• 獨角獸又如何?

    2013年,當Aileen Lee離開矽谷最具地位的風投基金Kleiner Perkins自立門戶時,她為當時的創投行業寫了一篇分析文章。其中提到有些鶴立雞群的Start-up,成立才短短幾年,尚未上市就擁有逾10億美金市值,是風投基金的寵兒。她以「獨角獸」(Unicorn)去形容這些Start-up:矜貴、罕有、可遇不可求

    兩三年間,「獨角獸」一詞被高唱入雲。科企以躋身「獨角獸」為榮,投資者為打造「獨角獸」不遺餘力。這股浪潮由矽谷席捲香港,可在東方之珠還未誕生首隻獨角獸之際,矽谷的風向卻已改變。獨角獸被抨為估值不合常理地高,跡近泡沫爆破,而常人對獨角獸以至科企霸權的反感,漸漸形成。

    這一切也從2013年年底的矽谷鄰近地區拉開序幕:三藩市居民不滿科企員工進駐該區扯高樓價,又無回饋社區,深覺科企霸權拉闊貧富差距、造成社會不公,於是向Google接載員工往返居所與辦公室的穿梭巴士示威。這一鬧喚醒了許多人:曾被視為推動社會進步、打破既得利益者壟斷的科技精英(Tech Elites),在不知不覺間,是否取代了華爾街精英,站在大街(Main Street)的對立面?

    說到壟斷,矽谷「教父」Peter Thiel有精闢見地。他曾撰文力證「壟斷是個好東西」、科企一定要有壟斷市場的能力,才毋懼競爭者挑戰、不斤斤計較於短期收益、專注提供最好的技術或服務;只有輸家(Losers)才高喊競爭、公義。他以「Do No Evil」(勿行邪惡)的Google(又是Google!)為例,指Google因為壟斷了搜尋市場,所以才有餘裕把利潤投進研發,不斷創新,為用家製造價值。

    Peter Thiel站在科技精英、成功資本家的立場,當然擁抱壟斷和「贏家通殺」;但那些代表大多數的「巴士抗爭」者,卻無法分享科技帶來的好處,未見其利先見其弊,自然抗拒新一代精英階級的形成。本地GoGoVan遇到的反彈情緒,和這類似。

    在科技創新方面,香港比矽谷慢了幾拍;但在「覺醒」方面,卻毫不遜色於脫歐的英、或巴士抗爭的美。這是香港的進步,抑或宿命?

    ***

    本文2016年7月29日刊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

  • GoGoVan闖關

    三年前的七月,GoGoVan橫空出世,一個App就把雄霸行業多年的龍頭逐一擊倒,港人電召客貨車的習慣亦隨之劇變,它為科技企業顛覆傳統作出完美示範。

    GoGoVan生逢其時,不但改變了香港的電召客貨車業,還在一輪又一輪投資者垂青下、以三次融資合共籌得的最少2,654萬美元,迅速擴大版圖:八個中國主要城市、台灣、新加坡、南韓等,都被GoGoVan進駐。它並無公佈今年最新一輪的融資額,但外間估計它市值逾三億美元。

    試想像你是GoGoVan其中一個創辦人。你的Start-up本來只有五個人,彼此全屬大學好友,你們以二萬港元起家;三年內它驟然膨脹成逾350人的「跨國企業」,轄下司機數萬名,市值逾億,你怎麼管?Start-up的成長,遠超創辦人個人的成長,這正是GoGoVan林凱源(Steven)面對的最大挑戰。

    上月GoGoVan正式開始向司機徵費(過去司機和乘客免費使用此App,平台並無抽佣),按當時的供需情況等考量,向大額值定單抽取約百分之十佣金。這是GoGoVan由負現金流轉向正值的必經之路,事前想必經過深思熟慮,但造成的反彈仍勢不可擋。

    即使GoGoVan強調平台上九成定單仍屬免費,而且會檢討抽佣制度,但已引起部份司機鼓噪。怨聲載道的司機和競爭對手藉此向GoGoVan口誅筆伐,創辦人經驗不足,黔驢技窮下釀成接二連三的「關公災難」。別的企業或許經營十年才會遇到的挑戰,GoGoVan成長太快,才三年就嚐到。

    從GoGoVan的例子可見,初創企業縱有市場和投資者加持,但從本土、走向亞太、晉身國際,每一關都是硬仗;創辦人由管理幾個人、到數百名、至數千數萬的員工,改變的不止是量,更是格局上的質變。將來能否成為「獨角獸」,這一關GoGoVan要闖,林凱源更要闖。

    ***

    相關文章:

    誰是香港第一家獨角獸?

    9GAG不做的三件事

    9GAG會做的三件事

    香港靠FINTECH突圍?

    ***

    本文2016年7月22日刊於《晴報》,此為加長版

  • 香港靠Fintech突圍?

    龍沛智(Simon)1998年大學畢業後,在銀行界打滚了15年,先後服務於渣打和花旗,擅長風險管理,熟悉借貸市場(如私人貸款、信用卡業務)。

    2013年,龍沛智從史丹福大學進修回來不久,眼見金融海嘯後,銀行監管日趨嚴謹、業務寸步難行,索性把心一橫創業,顛覆他出身的金融界。

    他的Startup叫Welab,起步快靚準,在香港,以第一批Fintech(金融科技)為名打響旗號。首輪融資2000萬美元,投資者包括紅杉資本、TOM集團、俄羅斯巨亨Yuri Milner等,一口氣在中港兩地設點,瞄準年輕人市場,強攻網上貸款、手機貸款,殺手鐧是銀行或一般放貸公司不大做的市場:又快又平地批出短期小額貸款。

    一般而言,銀行批出的貸款利息較低,但所需時間較長,因審批需時,而且成本也高;放貸公司批出貸款相對銀行快得多,因其基本不作審批,以超高利息作補償。Welab利用科技,毋須申請人露面,憑其網上申請或手機行為,便能迅速判斷其還款能力,又平又快地批出貸款。最厲害是開業以來,其30天逾期還款率低至1%,比傳統銀行信用卡還低,而且中港兩地的fraud case(虛假申請)都是零(兩地申請總額迄今為止,達港幣230億元)!顯見科技的威力。

    做中港兩地的放貸生意,市場這麼大,吸納顧客最為重要,而這需要雄厚資本驅策。今年初,Welab再度融資,規模達1.6億美元之鉅,投資者包括馬來西亞主權基金、歐資基金ING及香港的南豐集團等,難怪市場揣測,Welab市值可能已達獨角獸(Unicorn,未上市而市值逾10億美元的科技初創公司)門檻。

    對此龍沛智不作評論,一副怡然之姿。我覺得Welab在內地拓展金融科技業務,其優勢不是財力--論財力,誰堪與BAT較量--而是龍沛智以港人身份、在國際金融市場打滚的經驗,這才是投資者敢押注在Welab的信心來源。

    ***

    相關文章:
    誰是香港第一家獨角獸?
    GoGoVan闖關
    9GAG不做的三件事
    9GAG會做的三件事

    ***

    本文2016年7月15日刊於《晴報》

  • 9GAG會做的三件事

    最近和9GAG的CEO陳展程(Ray)談公司的近況,驚覺一年前他躍躍欲試的許多動作,今一一作罷(不搞融資、不做手遊、甚至不以好玩的工作環境作招聘的條件),但有三件事,他卻堅持如一:

    第一,專注。與Ray談9GAG,他說得最多的一個字,是”Focus”(專注)。不搞融資,因為現在的平台仍大有空間改進,專注做好再說別的;不容忍庸才,因為「勁人」才會專注做「勁」的事,不浪費時間搞多餘動作;盡量不出席形形色色創業者活動,因為他深信專注做好本份、交出成績,自會吸引高手加盟合作,應酬可免則免。Ray說很多人明白做事要「取捨」,卻不知如何選擇,focus on impact(專注在影響力),Ray說,哪件事影響力大,就先做好哪件事。

    第二,繼續發展9CHAT/Cookie。去年9GAG除推出遊戲外,還寫了一個新App叫9CHAT(後易名Cookie),供用家聊天、交流用,目的是增加他們花在平台上的時間。一年下來,這個還在測試階段的App已錄得過百萬下載、每月用戶數十萬。他們在平台上推出「代幣」cookies,一般來說擁有越多代幣的用家級別越高,但在這個平台上,向別人派出代幣越多的人級別越高。這種顛倒的做法鼓勵用家之間向對方派發cookies,「付出代價以引起注意」,反令交流更熾熱。Ray說這個交流平台和代幣的應用,仍大有發展空間,將繼續投放資源發展。

    第三,猛將加盟。Ray過去曾計劃聘請主理內容的總編輯、專搞活動的策展人…談過不少高手,現在統統擱置。9GAG目前沒有計劃另拓營收渠道,因為他們從前述發佈手遊的經驗中發現,9GAG的廣告平台極有潛力(四週內令一隻遊戲的下載達到百萬次),但其價值卻沒有充分展現。談了大半年,即將加盟9GAG的一員猛將,其目標就是要釋放此平台的潛在廣告價值。換言之,9GAG要做好的,仍是圍繞自己核心價值的事。

    不計業績,單單通過大規模融資,令一些Startups成為市值逾10億美元「獨角獸」(Unicorns)的例子,並不罕見,但9GAG卻似乎捨近圖遠。Ray現在的方向,是借鞏固9GAG的核心實力來增加活躍用戶、提升活躍用戶的價值、增加平台的廣告效益等,從根本上釋放9GAG價值。比起財技,這條路艱險得多,但基礎也更穩固。9GAG的獨角獸之路,因此更遠了還是更近了?現在誰也不知答案。

    許多初創企業平地一聲雷,卻後勁不繼,因為追逐短期盈收或融資,忘了初衷。9GAG堅持初心至今,有所為、更有所不為,力抗誘惑,極難得。我對他們的發展,再看高一線。

    ***

    相關文章:
    誰是香港第一家獨角獸?
    9GAG不做的三件事
    GoGoVan闖關
    香港靠FINTECH突圍?

    ***

    本文七月八日刊於《晴報》,此為略作加長版

  • 9GAG不做的三件事

    2008年創立的9GAG,是近年打入國際創投圈子的香港Startup中,最成功的一員。他們的每月活躍用戶達8,000萬,FB和IG上的追隨者,各逾3,000萬。

    闖出國際名堂,9GAG面對的競爭也屬國際級。創辦人兼CEO陳展程(Ray)常調整方向,經常變陣就是他不變的作風。過去引以為榮的方程式、其他Startup趨之若鶩的做法,最近他一一摒棄:

    第一,不搞融資。自2008年在矽谷融資A輪280萬美元後,9GAG就鳴金收兵,以廣告收入支持營運,不搞多餘動作,好像不缺錢似的。這些年來Ray不是沒想過再度融資,壯大資本,併購其他Startup增加實力,但他左思右想後,還是決定還原基本步。他說,要做好融資,一段時間內必花創辦人大量心力,而兼併Startup回來也要費時融合、管理,Ray乾脆抗拒誘惑,專心做好眼前。

    第二,不做手遊。去年9GAG曾展新猷,在平台上發佈一印尼Startup的手遊,再與之攤分利潤。當時以為是9GAG拓展收入的一個新引擎,豈料今天Ray卻說,不做了。為什麼?Ray說經此一役,他們知道在自己的平台發佈遊戲,有四週內達到100萬下載的能力,「實驗成功」,而增加的盈收並不顯著,決定暫時擱置發佈網遊計劃,再考慮其他更有效利用他們龐大平台的計劃。

    第三,不請庸才、不搞康樂。9GAG厲行高薪養優,公司最「平」的一個程式員,月入也達三萬元。他說,只要同事證明自己是行內最頂尖的,公司就付行內最高的人工;而不達標的,敬請另覓高就。他說「叻人喜歡和叻人共事」,而中庸的人只會在一起做中庸的事,缺乏生產力。他們曾以乒乓球桌、豆豆梳化之類的閒適環境吸引員工,但這些俱成明日黃花。現在的政策是:請最勁的人,做最勁的事。如此而已,沒廢話。

    9GAG不搞融資、不做手遊,甚至不以「好玩」的工作環境作聘用的撒手鐧,那創辦人陳展程(Ray)想做的究竟是什麼?他的計劃,能令9GAG成為香港首間「獨角獸」嗎?請留意下集,「9GAG會做的三件事」

    ***

    相關文章:
    誰是香港第一家獨角獸?

    GoGoVan闖關

    9GAG會做的三件事

    香港靠FINTECH突圍?

    ***

    本文六月廿四日刊於《晴報》

     

  • 誰是香港第一家「獨角獸」?

    在Startup世界,「獨角獸」(Unicorn)是指未上市、而市值逾10億美元(US$1 billion)的科技公司(Tech Startups)。CrunchBase Unicorn Leaderboard顯示全球有168間科技公司是獨角獸,加起來市值逾6,400億美元。首五家獨角獸依次是Uber、螞蟻金服、小米、Airbnb和滴滴出行。

    雖然「獨角獸」一詞在美國快將開到荼靡、一些被吹噓得太厲害的「獨角獸」估值可因醜聞一落千丈,但在比美國慢半拍的香港,誰是第一家獨角獸的猜測正方興未艾。

    大熱門是GoGoVan。他們已完成C輪融資,最新投資者包括阿里巴巴旗下、總額十億港元的「香港創業者基金」。這家2013年才成立的電召客貨車公司,截至B輪的融資總額已達2,654萬美元,外間估計市值達3億美元。

    另一炙手可熱的是Fintech公司WeLab。 他們今年一月剛完成新一輪融資,如今總融資額達1.8億美元,盡破香港紀錄,是很可能已經踏進「獨角獸」門檻的本地Startup。也是2013年成立的WeLab,早期投資者粒粒皆星,包括不久前宣佈與科學家Stephen Hawking合作、以無人飛船深測外太空的俄羅斯大亨Yuri Milner。

    Start up Book_Welab Final Edited-19

    還有9GAG。 這個網站是本地Startup界老大哥,他們是近年最成功打入國際創投圈子的本地Startup(成為500 Startups與Y Combinator一員),每月活躍用戶達8,000萬。迄今9GAG只進行過A輪融資280萬美元,時為四年前,此後創辦人再無融資舉措,令9GAG的估值更惹人遐想。

    Startup Book_9gag Main

    而還有其他人在磨拳察掌,包括一些所謂的old money - 如南豐集團主席梁錦松、前財政司長兼香港金融界最資深人物之一,剛高調宣佈領投生物科技公司「水中銀」的B輪融資,令其市值達千萬美元,還矢言要將之打造成獨角獸。

    資本帶動更多資本,香港的創投界真正熱鬧起來。

    (香港獨角獸系列之一)

    ***

    本文六月十日刊於《晴報》

  • 創業三部曲之三:時勢

    找到市場痛點和可持續營運模式,是創業最基本的兩件事。但有不少創業者縱擁有完美計劃,推進業務仍甚艱難,為什麼?

    譬如研發一套教育軟件,以香港市場來說,只要在數十萬學子中,有一兩個百分點的人採用,盈利已很可觀;若再加上海外市場,Excel上的數字更加誘人。但現實卻事與願違。我不時聽到創業的朋友吐苦水:條數係咁計,但…

    我們的初創企業Pawsible,以「共享經濟」(Sharing Economy)的概念,連接寵物民宿和寵物主人。條數咁計:香港有280萬住戶,當中約十分一,即28萬戶,有養寵物。假設其中一半養狗(即14萬戶),只要百分之一成為民宿家庭,每年就可為市場提供至少1400個「寵物宿位」,足以和全港寵物酒店平分秋色。事實是否如此?

    不知道。這也是創業最刺激的地方:不試過你永遠不知道。

    所以除了要找到市場痛點和可持續模式外,還要看時勢是否造就一間Start-up。走得太快,時勢不就,無論多努力都功虧一簣--經典案例之一是1999年成立的「蘋果速銷」,當時港人網購習慣未形成,加上競爭對手大力打壓,才一年便以失敗告終。據說蝕本十億元。

    但若走得太慢,進入市場時已無太多空隙可乘,也只有捱打的份。唯有在巨大趨勢來臨時剛好同步,不徐不疾乘勢而起的,才有機會成為贏家。

    三年前講「共享經濟」,說讓陌生人做你的司機?到千里之外「三唔識七」的家庭投宿?很多人不能接受。但在Airbnb和Uber不遺餘力的推動下,多少人已成為其忠實擁躉。餘此類推,三年之後,讓陌生人上門煮飯、洗衣、抹車、蹓狗…可能是件理所當然的事。你相信嗎?

    ***

    相關文章:

    創業三部曲之一:找痛點

    創業三部曲之二:找收入

    ***

    本文原刊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

  • 創業三部曲之二:找收入

    香港的流浪動物難有善終,即使有機會被收容所暫托,得到領養的機會亦微乎其微,因為港人領養的意識不高,而領養的渠道也不便。

    很多動物關注組織和義工想改變現狀,他們透過募捐,一方面加強教育,另一方面呼籲領養,還有不少親自介入拯救與暫托工作,勞心勞力。可惜回報與付出往往不成正比,令全心全意為動物福祉努力的人泄氣。

    除愛心以外,有沒有更有效的方法解決流浪動物這老大難的問題?這是一年多前「狗狗民宿」平台Pawsible創辦人林永君不斷思考的「痛點」。

    四十五歲的林永君曾多次創業,他相信有些社會問題,透過市場方法解決可能更有效。於是有了Pawsible的構思:利用「共享經濟」(Sharing Economy),連接寵物主人與寵物民宿,並為收容所裏面的遺棄動物,提供更多接觸領養家庭的機會。

    港人外遊次數甚多,每年出境人次達8,500萬,當中不少是有飼養寵物的人(香港有28萬戶養寵物)。主人外遊時,寵物怎麼辦?有些交給親友、外傭,不少選擇「寵物酒店」。每逢旺季,全港多所寵物酒店轉眼曝滿,供不應求。

    如果有飼養寵物的住戶中,有部份成為寵物民宿又如何?情況可能大大不同。因為寵物主人的選擇大增,他可挑選住所附近的民宿,便利接送寵物;公開透明的評分系統,令主人放心選擇有信譽的民宿家庭。

    對民宿家庭而言,他們除可在旺季幫助其他寵物主人解決燃眉之急外,又可利用淡季,暫托收容所裏的動物,把牠們帶入社區,增加其接觸未來飼主的機會,獲得領養。

    就是這個構想,打動了我成為Pawsible的一份子。我們既找到市場的痛點,又有可持續發展的營運模式,似乎很圓滿。

    ***

    相關文章:

    創業三部曲之一:找痛點

    創業三部曲之三:時勢

    ***

    本文原刊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

  • 創業三部曲之一:找痛點

    此刻我在寫作,而六六一直在旁陪著。牠翻了身,舒適地伸個懶腰,肚子朝天,眼睛眯起,然後動作越來越慢,呼吸漸變均勻…不多久,竟打起呼嚕來,睡熟了。

    六六是我的寵物,一隻橘色的貓。五年前,當六六還是一隻小貓時,牠非常瘦弱,害了流感,跟著流浪的貓媽媽在停車場/垃圾站覓食,性命堪虞。後來牠被弟弟撿了回家,從此命運改寫。有時我想:別的流浪小動物也能得到六六的機會嗎?

    關於香港飼養寵物/流浪動物的現況,我找了一些數據:

    香港每年合法處死大約10,000隻動物,當中除流浪動物外,還有不少是遭主人棄養的寵物
    有飼養寵物的住戶約佔全港的百分之十,即280,000戶左右,當中約一半養狗
    超過八成狗主表示,他們的寵物購自寵物店或由親友轉贈,只有約一成來自領養

    換言之,香港大部份流浪動物沒有出路,即使有幸逃過死門關、被動物收容所接收,但得到領養的機會也相當渺茫。並不是太多貓可以過六六一樣的生活。

    在我養六六和另外兩隻貓之前,所有有關小動物的數據對我而言,皆不痛不癢。但在牠們進入我的生活後,任何小動物遭遇到的悲慘經歷,都令我有切膚之痛。這成為我加入一個初創團隊、冀助更多動物得到領養的遠因。

    不少人因為看中某些潮流或勢頭(如電子商貿、英語學習)而創業,認為只要加入其中,就能乘勢分享成果。但由外界誘因推動的方案,往往缺乏願景與重點,容易越做越變得不倫不類,結果失敗收場。

    相反,絕大多數成功創業的人一開始不是想怎樣改變世界,而是反覆問自己一個問題:這件事能為我改變什麼?先嘗試解決一個對自己有切膚之痛的問題,才能鍥而不捨,解決一個市場的共同問題。

    ***

    相關文章:

    創業三部曲之二:找收入

    創業三部曲之三:時勢

    ***

    本文原刊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