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oogle不要來

    武漢肺炎肆虐,政府計劃徵用饒宗頤文化館的旅館「翠雅山房」作檢疫中心,供與確診者有密切接觸及沒病癥者入住。「翠雅山房」位於山上,距美孚市中心民居約5-10分鐘路程,但美孚居民對安排不滿,發起抗議。

    病毒來勢洶洶,居民對家園與檢疫中心為鄰的恐懼,可以理解。如果來的是Google總部,大家又會欣然接受嗎?

    Google決定在加州聖荷西市(San Jose)興建新總部(campus),預計佔地600萬平分呎,以容納25,000名僱員。當地政府對此喜不自勝:Google的青睞,代表更多稅收和就業機會(想當年Amazon決定「選都」時,幾個大城市還要互相「競投」 ,如今Google將成囊中物,聖荷西卻全無對手);但始料不及的,是當地居民對此並不歡迎,多番抗議。

    說穿了,都是貧富懸殊惹的禍。年多前我在文章「灣區不易區」裏寫到,近十年來因為科技行業在矽谷發展蓬勃,令灣區的「士紳化」(gentrification)情況日趨嚴重。高薪的科技行業從業員源源流入,區內生活指數猛增、住所供應不足,灣區漸成「不易區」,有些地區甚至難以聘請教師或消防員,因為他們無法負擔高昂租金與生活費。灣區的仇外與仇富情緒,可想而知。

    聖荷西位於矽谷南端,幅員廣闊,本身也是個人口多、收入高的大都會。Google欲選址火車站附近,便利來自三藩市南部的同事上班。他們與當地政府就「建都」的磋商始於2016年底,迄今已花掉4.5億美元購置選址附近的物業,「新都」計劃2024年峻工。能否落實,還看與當地市民的討價還價。

    兩年前蘋果耗資50億美元在Cupertino興建新總部,卻被比鄰居民垢病增加了10,000個車位,但沒增加房屋供應,加劇樓市供應失衡。汲取有關教訓,Google此番「建都」絕不掉以輕心,一方面許諾十億美元,在三藩市灣區捐地、建屋,另一方面捐款予為露宿者提供庇護的慈善機構,盡量將「建都」對當地居民帶來的影響減少。

    財可通神,科技巨企近年已學乖,在灣區「攻城掠地」時不忘用錢收買人心。除Google外,Facebook也承諾興建可負擔居所,並為住在Palo Alto的教師們交租—只要租金佔其薪金三成以上,Facebook補貼多出來的部份,平均每年每人逾3萬美元;蘋果亦撥出25億美元擬在加州開發廉價住所。

    富可敵國的巨企為擴張東征西討,不惜承擔部份公共服務,以爭取地區人士的支持,不管其「初心」如何,到底擺出願意磋商的姿態。反觀我們的政府,在推出政策時,可有把香港人作為持份者看待?

    ***

    相關舊文:灣區不易居

    本文精簡版同日見報:《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

  • 獨角獸又如何?

    2013年,當Aileen Lee離開矽谷最具地位的風投基金Kleiner Perkins自立門戶時,她為當時的創投行業寫了一篇分析文章。其中提到有些鶴立雞群的Start-up,成立才短短幾年,尚未上市就擁有逾10億美金市值,是風投基金的寵兒。她以「獨角獸」(Unicorn)去形容這些Start-up:矜貴、罕有、可遇不可求

    兩三年間,「獨角獸」一詞被高唱入雲。科企以躋身「獨角獸」為榮,投資者為打造「獨角獸」不遺餘力。這股浪潮由矽谷席捲香港,可在東方之珠還未誕生首隻獨角獸之際,矽谷的風向卻已改變。獨角獸被抨為估值不合常理地高,跡近泡沫爆破,而常人對獨角獸以至科企霸權的反感,漸漸形成。

    這一切也從2013年年底的矽谷鄰近地區拉開序幕:三藩市居民不滿科企員工進駐該區扯高樓價,又無回饋社區,深覺科企霸權拉闊貧富差距、造成社會不公,於是向Google接載員工往返居所與辦公室的穿梭巴士示威。這一鬧喚醒了許多人:曾被視為推動社會進步、打破既得利益者壟斷的科技精英(Tech Elites),在不知不覺間,是否取代了華爾街精英,站在大街(Main Street)的對立面?

    說到壟斷,矽谷「教父」Peter Thiel有精闢見地。他曾撰文力證「壟斷是個好東西」、科企一定要有壟斷市場的能力,才毋懼競爭者挑戰、不斤斤計較於短期收益、專注提供最好的技術或服務;只有輸家(Losers)才高喊競爭、公義。他以「Do No Evil」(勿行邪惡)的Google(又是Google!)為例,指Google因為壟斷了搜尋市場,所以才有餘裕把利潤投進研發,不斷創新,為用家製造價值。

    Peter Thiel站在科技精英、成功資本家的立場,當然擁抱壟斷和「贏家通殺」;但那些代表大多數的「巴士抗爭」者,卻無法分享科技帶來的好處,未見其利先見其弊,自然抗拒新一代精英階級的形成。本地GoGoVan遇到的反彈情緒,和這類似。

    在科技創新方面,香港比矽谷慢了幾拍;但在「覺醒」方面,卻毫不遜色於脫歐的英、或巴士抗爭的美。這是香港的進步,抑或宿命?

    ***

    本文2016年7月29日刊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