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疫市贏家

    疫情持續,市況凋零,餐飲業首當其衝,零售業哀鴻遍野。但逢經濟低潮都是洗牌的機會,這次似乎也不例外。就香港而言,起碼有三個行業和它們的代表企業,在「疫市」下異軍突起。不約而同地,它們都與新經濟有關:

    首先,是外賣速遞平台。為免傳染,人人盡量足不出戶,可是一日三餐總得解決。這段日子以來,市況越靜,Deliveroo和foodpanda的車手們越見忙不過來。月中Deliveroo接受訪問,提到其一月的定單量按月增加六成,二月增速更快;foodpanda在一月底農曆年假後,定單量也比平日升了五成。誰能在這段時間搶佔更大的市場,誰就更有機會成為市場盟主。雙雄緊咬對方不放,對消費者最有利。

    此外,是一眾便利遙距辦公的軟件與服務,其中以提供視像會議的Zoom表現最惹人注目。Zoom在美國上市不足一年,相比有提供類似服務的科技公司如Microsoft或Skype,較為小眾,在疫情爆發前,我僅有一些從事初創、站在科技前沿的朋友用它。但一月底以來,Zoom的知名度和使用率急增,更有趣的是,香港傳媒「恰巧」一窩蜂地發現,李嘉誠旗下的維港投資,是Zoom首個機構投資者,早於2013年的B輪領投!這對「誠哥」和對Zoom的形像都相得益彰,其公關對訊息發佈的時機完美掌握。Zoom去年四月以36美元的招股價上市,當時已錄得盈利,執筆之時,其股價已逾100美元。Zoom將於3月4日公佈全年業績,不妨拭目以待。

    疫情下,Deliveroo與foodpanda的業務增長順應了市場趨勢,Zoom則名利兼收,比前者更勝一籌;但若論最懂「有風駛盡𢃇」的,在香港,則非王維基創辦的「香港電視」莫屬。

    一如外賣平台,疫情下「香港電視」的網購服務本就「食住個勢」表現亮麗,但王維基旗下猛將們懂做生意之餘更懂公關,把團隊「三日五程飛機」往東南亞城市採購口罩的經過,圖文並茂上載社交網站,贏盡掌聲和共鳴。這還不止,在生意額、知名度、股價連日高漲下,「香港電視」再把握時機來一招配股集資,以5.15元向專業投資者配售9000萬股,預計集資逾4.5億。王維基完美示範「有智慧不如趁勢」的「香港仔精神」,堪稱疫市最大贏家。

    很多人受疫情影響頓失所依,感到前路茫茫。但成功的企業家卻總能從危難中發掘出機會,這種不屈不撓的精神或許值得常人學習。

    相關舊文:當你低處未算低

    //「財富500」上有一半企業,是在熊市或經濟衰退中創立的,包括在1929年股市大崩盤後90日成立的《財富》雜誌本身、1973年石油危機中創辦的FedEx、2002年科網爆破後面世的LinkedIn等。生於亂世,我們或許束手無策,但多年後回首,能不能因為曾在巨浪中屹立不倒而自豪…//

    ***

    本文精簡版率先見報:《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

  • Google不要來

    武漢肺炎肆虐,政府計劃徵用饒宗頤文化館的旅館「翠雅山房」作檢疫中心,供與確診者有密切接觸及沒病癥者入住。「翠雅山房」位於山上,距美孚市中心民居約5-10分鐘路程,但美孚居民對安排不滿,發起抗議。

    病毒來勢洶洶,居民對家園與檢疫中心為鄰的恐懼,可以理解。如果來的是Google總部,大家又會欣然接受嗎?

    Google決定在加州聖荷西市(San Jose)興建新總部(campus),預計佔地600萬平分呎,以容納25,000名僱員。當地政府對此喜不自勝:Google的青睞,代表更多稅收和就業機會(想當年Amazon決定「選都」時,幾個大城市還要互相「競投」 ,如今Google將成囊中物,聖荷西卻全無對手);但始料不及的,是當地居民對此並不歡迎,多番抗議。

    說穿了,都是貧富懸殊惹的禍。年多前我在文章「灣區不易區」裏寫到,近十年來因為科技行業在矽谷發展蓬勃,令灣區的「士紳化」(gentrification)情況日趨嚴重。高薪的科技行業從業員源源流入,區內生活指數猛增、住所供應不足,灣區漸成「不易區」,有些地區甚至難以聘請教師或消防員,因為他們無法負擔高昂租金與生活費。灣區的仇外與仇富情緒,可想而知。

    聖荷西位於矽谷南端,幅員廣闊,本身也是個人口多、收入高的大都會。Google欲選址火車站附近,便利來自三藩市南部的同事上班。他們與當地政府就「建都」的磋商始於2016年底,迄今已花掉4.5億美元購置選址附近的物業,「新都」計劃2024年峻工。能否落實,還看與當地市民的討價還價。

    兩年前蘋果耗資50億美元在Cupertino興建新總部,卻被比鄰居民垢病增加了10,000個車位,但沒增加房屋供應,加劇樓市供應失衡。汲取有關教訓,Google此番「建都」絕不掉以輕心,一方面許諾十億美元,在三藩市灣區捐地、建屋,另一方面捐款予為露宿者提供庇護的慈善機構,盡量將「建都」對當地居民帶來的影響減少。

    財可通神,科技巨企近年已學乖,在灣區「攻城掠地」時不忘用錢收買人心。除Google外,Facebook也承諾興建可負擔居所,並為住在Palo Alto的教師們交租—只要租金佔其薪金三成以上,Facebook補貼多出來的部份,平均每年每人逾3萬美元;蘋果亦撥出25億美元擬在加州開發廉價住所。

    富可敵國的巨企為擴張東征西討,不惜承擔部份公共服務,以爭取地區人士的支持,不管其「初心」如何,到底擺出願意磋商的姿態。反觀我們的政府,在推出政策時,可有把香港人作為持份者看待?

    ***

    相關舊文:灣區不易居

    本文精簡版同日見報:《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

  • 新書出爐

    年初就在嘟囔,想出一本書,以女創業家、職業女性為主題。這事行行停停,來到今年的最後兩個星期,終於有把握宣佈,新書要出爐了。

    這將會是我第三本關於創業的書。第一本《科網六子蕩寇誌》大約十年前面世,當時「Startup」對大部份港人來說是個新鮮字、「初創企業」這個詞幾乎沒人用過(我當時在書中用的是自行翻譯的「始創企業」),我寫了六個廿多歲的朋友,如何展開他們驚心動魄的科網之旅;第二本《創業大時代》在2015年出版,兩書相隔不過五年,香港的初創生態已出現翻天覆地的變化,那時創業熱潮方興未艾,該書寫了一系列具「顛覆性」(disruptive)的初創企業,其中最少兩家,今已成為市值逾十億美元的「獨角獸」(unicorn)。

    即將出版的這本新書和前兩本不同,而又一脈相承。相似者,乃三本書都和「創業」這大前提有關;不同者,則每本書都代表一種不同的創業階段或心態:《科網六子蕩寇誌》寫的是嶄露頭角的年輕人,《創業大時代》寫一批或躍在淵的企業家,而新書則聚焦一個在香港未成氣候的議題:女性與創業

    前面提到這本書終於有把握出版,因為出書的三個關鍵條件均已達到。首先《晴報》前總編輯潘少權介紹了本書編輯唐惠苓小姐給我,她不但慨然答應替我出版,還告訴我,之前曾替我兩本書寫過介紹。這份知遇之感,怎不教我感激涕零呢?

    其次,全書的所有文章都已選編好。第一章暫名為「她的創業故事」,是15個中外女創業家的故事,篇篇不同,個個精采,希望總有一位能帶來啟發;第二章「她的職場挑戰」,綜合個案與觀察,寫一些職業女性常遇到的「陷阱」,最常見的莫如不敢展現鋒芒,避免成為眾矢之的;第三章「她和他的轉型之路」,除幾篇我自己由打工轉為創業的心路歷程外,更把觸角伸延到90後和千禧世代,他/她們的職場觀和上一代大相迥異,這章希望能引起新一代共鳴,不限於女性。

    最後,我還請了三位好朋友替這本新書寫序:Paxxioneer創辦人何靜瑩上市公司主席袁彌明教英文的蕭叔叔。在我心中,他/她們各自具備一些特點,和本書至少一章的精神不謀而合。

    書名還未想好。我向編輯建議《女當家》,封面模仿時裝雜誌Vogue香港版五月號的封面,是一個叉腰的女人。可這個形像有點兇巴巴。你有好提議嗎?

    相關舊文:

    何靜瑩 非一般女子

    袁彌明 女創業家速寫

    Uncle Siu 無人不識蕭叔叔

    ***

    本文精簡版同日見報:《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