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82」

    疫情關係令大家都用多了網上服務,並習慣給予評分。我卻因此想起《黑鏡》裏,最令人不寒而慄的單元劇Nosedive:

    在主角Lacie身處的時空,很多社交接觸都可互相評分,匯集而成的總分,成為個人所得待遇的指標。Lancie為得到較佳評分以打入更高檔的圈子,事事討好,偏偏卻遇上連串意外,反致評分插水式下跌,結果萬劫不復。

    不少以科技提供平台服務的企業,讓雙方互相評分以促進有效配對,這看似高效、科學、透明,但問題漸漸出現。最關鍵的是,這些科技公司完全依賴數據作出判斷,根本缺乏以人為本的服務文化。我最近收到某服務配對平台一封措詞嚴厲的電郵(stern reminder),告之他們收到一「事故通知」(Incident。這是大機構的語言偽術,即「投訴」吧),致我可被永久停用服務。可惜對有關「事故」詳情,卻以「私隱」為由隻字不提。

    我當天只用了一次服務,是誰匯報發生「事故」,顯而易見。心想向來是個循規蹈矩的好用家,到底哪兒招惹了你?一氣之下,想「反擊」對方,把這次服務的評分打成一分…

    但就在那瞬間,我察覺有些地方不對勁。我生氣,不是因為服務欠佳,而是因為那封電郵的措詞、態度和內容令人不安;我生氣的對象,是發出那樣一封電郵的平台,並非服務提供者啊!如果我只打一分,那服務提供者想必也將收到一封類似的電郵,他也同樣會感到委屈,而且會被威脅遭凍結戶口,那可影響人家生計啊。這個思想掙扎的過程,令我不期然想起Nosedive的劇情。

    評分制度最大的負面影響,是為惡意提供了方便又匿名的出路。人性總有陰暗面,不問情由都可隨意給別人打低分,對方縱感到委屈也無從申訴,令一件小事都可以產生互給低分的惡性循環。像我這次遇到的「事故」,如果該科技公司先告之一方通報的「事故」詳情,再向另一方求證,必要時再以友善的口脗告之建議,效果想必更佳。不過這種具同理心的處理手法成本高,不符科技公司所恃的效益。

    如果評分制度普遍得如Nosedive的劇情,人人為那小數後的兩個位忐忑,深恐分數太低會影響自己得到的各種待遇,那將多可怕。為推遲這一天的來臨,唯有多用不同平台的服務,總之盡量勿讓一個平台獨大。對企業來說,壟斷市場是王道;但對消費者而言,唯有競爭不息,才能確保我們有機會得到較佳服務。

    ***

    本文精簡版率先見報:《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

  • 網上課程初探

    「自我禁足」望快成過去。回想宅在家中的日子,收穫之一是有機會初探Coursera這優秀的網上學習平台

    本來幾年前就聽聞過Coursera了。當時我想弄明白「區塊鏈」是什麼一回事,向這方面的專家求教,他就著我試試Coursera的課程,可是我最終因種種藉口作罷。這次因疫情影響長時間宅在家中,又得好友推薦課程The Science of Well-Being,終於找到合適的時機一試。Coursera八年前由兩位哈佛電腦系教授成立,與大學及學術機構合辦網上課程,全球活躍用戶近五千萬,去年剛剛晉身市值逾十億美元的「獨角獸」之列。它提供的課程包羅萬有,部份免費,不少頒授證書、學位,為汲汲營營的上班族提供方便的進修之途。

    我選修的The Science of Well-Being本來是耶魯大學一個極受歡迎的課程,由心理學系的Dr. Laurie Santos講授,原意是以科學角度探索快樂之道,助新生抗壓,口碑甚佳。Coursera採用了她其中一次小班教學的錄影為骨幹,輔以短測(Quiz)、文章、參考資料等,很用心地整合成豐富又井井有條的教材。我欣賞它把每節課的大綱都處理得脈絡鮮明,既使人輕易掌握學習的進度,也方便檢索資料。

    網上課程最大的好處是提供了學習的便利和彈性。塞車、生病等,統統不能再成為阻礙上課的藉口。親身體驗Coursera後,我發現它在便利和彈性之外更大的優點:接通龐大的網上資源,只要你對該題材感興趣,學習的機會可以不斷延伸。

    以我選修的The Science of Well-Being為例,某個周末上午完成一節課後興緻正濃,就把Dr. Laurie Santos在課堂上介紹過的TED Talk找出來聽。聽完覺得還不錯,又把教授的Podcast The Happiness Lab加入到播放清單中,並一邊收拾衣櫃,一邊聽她訪問Arianna Huffington。那一節她們提到好眠的祕訣,對常受失眠困擾的我大有用處,訪問中她們提到Arianna的書The Sleep Revolution,反正我仍有大堆衣服要整理,便從Blinkist的書單中把這本書的摘要翻出來聽…

    如此這般,一個上午過去,不但我的衣櫃變整潔了,精神上也感覺充實。網上資源多,有時若對某題材感興趣,困難之處不是找資料,而是找對的資料。可是以一個好的網上課程為基礎,按它提供的脈絡順藤摸瓜,就能更有效地選擇,節省時間和精力。

    如果不是受疫情影響令我動了上課的念頭,未必發現Coursera的介面設計得這麼好、體驗這麼愉悅。這大概就是烏雲的銀邊吧。

    相關文章:通往快樂之路

    ***

    本文率先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見報

  • 通往快樂之路

    2018年春天,耶魯大學心理學系的Dr. Laurie Santos針對新生們開了一門全新課程叫Psychology and the Good Life「心理學與美好人生」,以科學研究為基礎,教學生們正向思維的理論,加上一些小習慣的培養,助他們掌握快樂之道。這個世代的年青人物質上或許充裕,卻在社交和生活上面對極大的焦慮和壓力,精英大學尖子們的情況恐怕尤有過之。

    始料不及的是,這門對飛黃騰達沒什麼「實際」作用的課程竟大受學子們歡迎,最高峰時四位耶魯大學學生中,就有一位選修過,是大學成立317年來,最受歡迎的課程。經《紐約時報》報導後,Laurie Santos收到大量校外查詢,觸發她與網上教學平台Coursera合作,推出網上版,讓更多人受惠。

    我在疫情下大部份時間自我禁足在家,恰巧好朋友對這課程大力推薦,我便登記一試,感覺極好。

    第一節課很簡單,就是讓你做幾份問卷,看看自己的「快樂指數」如何,好在完成課程後再作比較;另外就是透過心理測驗發掘自己性格上的優勝之處(character strength),鼓勵你在日常生活上多多發揮,從中得到滿足感。

    Laurie Santos授課的口脗和姿態十分親切,而解說則扼要清晰,難怪深受學生們愛戴。她首先引經據典,指出高薪厚職、美好外型、圓滿愛情…等人人渴求的條件,都不能帶來持久的快樂。以收入為例,當月薪超越某臨界點後(大約是港幣五萬元),就再不能令人更快樂。愛情又如何?研究發現新婚一兩年後,有伴侶的人和單身者的快樂沒顯著分別。

    人類喜歡比較,即使未必察覺,但我們原來不斷透過比較來量度自己的快樂。如果見到別人的際遇比自己差,我們會自我感覺優越一點;相反,則會加倍不滿現狀。社交媒體普及令我們更容易窺看別人的生活,而人人都喜歡炫耀,難怪Laurie Santos引述研究指,看Facebook越多的人自我形像越差。她笑說,研究證實少上Facebook比加人工更令人快樂。

    由第四節課開始,Laurie Santos逐一講解提升快樂之道,而伴隨每一節課的「功課」,則是紀錄一些細微的習慣(如做運動、表達感恩等)。我還未完成課程,不知道自己的快樂指數能提升多少,但僅僅上課已帶來知性上的滿足和快樂,你也不妨一試。

    參考資料:Yale’s Most Popular Class Ever is Available Free Online (Business Insider)

    相關文章:世界停擺網上課程初探平行時空

    ***

    本文率先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