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初創律師

    我收到C來訊,自稱是中學的師妹。她入行以來專攻和初創有關的法律服務,偶而看到我寫一些關於初創的文章,又隱約記得我的臉,便來相認。師妹不愧是律師,見面前為確保無誤,她還親自向修女校長求證了我的身份(題外話:向母校求證的應該是接到陌生人來訊的我才對,不是嗎😛)。

    我畢業時師妹才唸初中,如果不是她主動相認,我想無論如何也認不出她:眼前的C一頭清爽短髮,杏色寛鬆西裝外套配同色長褲,內搭白恤衫,恰到好處的化粧和首飾,打扮瀟灑入時。

    看她一副能幹的樣子,我便單刀直入問有關她專業的核心問題:「初創為什麼需要律師?」初創的主要目標是求存,重中之重是市場、產品、團隊,法律服務似乎並無逼切性。

    師妹答得爽快:「初創在最好和最壞的時候都需要律師。」她舉例道,許多初創一開始並不注重股權結構(shareholding structure),合夥人之間的權責十分含糊,平時隱忍不發的問題,往往會在他們融資成功更上層樓,或者生意失敗決定拆夥時被引爆。

    又如許多初創為省錢,依賴模塊(template)處理合約,但許多條款都有可酌斟之處,哪些該放哪些該收,最好由懂法律,又有經驗的人把關。此外,給予員工股權(options)的激勵計劃、和客戶之間買賣的合約等,都是容易「出事」和她主要的工作範圍。

    我又問道,主攻和初創相關的律師不多吧?她說很少,自己是個例外,因為港大畢業後跟隨的第一位師傅,恰恰同時是位天使投資者,所以她從一開始就接觸許多和初創融資、併購等相關的工作,十餘年下來,成了專家。

    師妹五六年前開始在一家律師樓掛單,招徠生意全靠自己。她說自立門戶後第一個月,收入才數千元,如今總算上了軌道。她當初放棄穩定收入,原來是為了家庭 – 看不出眼前這位幹練的女子,已是三孩之母。脱離打工生涯,掌控自己的時間,是她兼顧家庭最好的方法。

    午飯吃到尾聲,師妹徒手拿起切完的豬鞍骨吸吮起來,展現豪邁作風,逗得侍應大樂,「你真懂吃!連骨的肉是最美味的部份,許多客人為保斯文都不肯吃,把它浪費掉了。」師妹笑笑,繼續啜得津津有味。師妹名字與「超男」同音,看她作風不拘一格,家庭事業都能兼顧,果然沒辜負父母改的好名字。

    ***

    本文同日見刊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

  • 創業維艱

    我一個好朋友創業逾十年,經歷過種種高低起伏。他第一家公司,曾打入美國的著名初創加速器、籌到不少錢、成為傳媒寵兒,但也曾因過度擴張而迫不得已緊縮人手。把第一家公司賣盤後,他令第二家公司成功上市,並在web3大行其道時推陳出新,緊貼元宇宙潮流,吸引風投倒過來向他獻媚,欲分一杯羹。但風光背後,是不為人道的巨大壓力。

    我知道朋友向有閱讀習慣,那天見面時便提到:「不如抽空重看Ben Horowitz寫的The Hard Things About Hard Things吧,第四章有幾頁講『Struggle』(掙扎),對今天的你應該頗有啟發。」

    (相關舊文:創業者的血淚汗CEO的快樂指數

    Ben Horowitz是矽谷明星級風投Andreessen Horowitz (a16z) 的合夥人,也是創業者們最尊敬的前輩之一。例如Facebook創辦人Mark Zuckerberg當年因俄羅斯利用社交平台介入美國2016年總統大選受牽連、焦頭爛額之際,也靠閱讀Ben Horowitz另一本書What You Do is Who You Are而得到啟發,找到重整旗鼓的方向。Ben Horowitz有這種能耐,因為他在多年創業與經營的生涯中,關關難過關關過,淬練出不少智慧。

    (相關舊文:亂世領袖vs盛世領袖、普京與Facebook的恩怨情仇

    Ben Horowitz1990年以程式員的身份出道,95年加入Marc Andreessen創辦的瀏覽器公司Netscape(網景),是第一代互聯網人。98年將Netscape賣盤給AOL後,他99年和Andreessen創立新公司Loudcloud,為其他互聯網公司提供雲端服務。憑Netscape的成功往績配合科網熱潮,Loudcloud一起步便快似火箭,勢不可擋,想請誰請誰,想拿誰的錢拿誰的錢,但極樂日子沒過幾天,就遇上科網泡沫爆破,市場、資金、生意…全被瞬間冰封,大量客戶倒閉,公司亦陷破產邊緣,逼不得已在2001年進行上市計劃,冀籌募資金週轉。

    好不容易在寒冬中拉扯上市後,還未喘過氣來便遇上911恐襲,市場危如壘卵,他們只得將Loudcloud的業務100%賣給對手,只留下一小隊精兵將公司轉型為軟件服務Opsware,維持上市地位。在最窘的時候,Opsware的股價只有0.35美元,邁向被除牌邊緣,Horowitz唯有再以不懈努力開發產品和拉投資,90天限期內硬把股價站穩在1美元以上。捱到2007年,Horowitz終將Opsware賣予HP脫手,當時股價為14.25美元。2009年,Horowitz告別十載創業/經營者生涯,與Andreessen再度合夥,成立a16z,轉型為風投至今。

    Horowitz之所以在創業者心目中享有祟高地位,因為創業中可以遇到的困難,他幾乎全經歷過,而每次都咬緊牙關挺過去,沒被擊倒。在Struggle這一短短的章節中,Horowitz便以Steve Jobs和Mark Zuckerberg為例,說「垂死掙扎」是每個CEO的必由之路,也是一個CEO能否成為偉人的最佳試練。

    The Hard Things About Hard Things並非新書,很多創業者都像我朋友般一早讀過,但未有相關經歷時,智慧之言也不過是紙上談兵。今時今日朋友身在局中,旁人未必理解他的困難,但Horowitz這種創業老兵的話卻有機會發揮作用,助他從迷霧中領悟到出路來。

    ***

    本文精簡版同日見刊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

  • 加密幣程式交易員

    上周文章提到,「穩定幣」UST及其相關加密幣LUNA的崩盤,令許多加密幣投資者損失慘重。但我認識一位加密幣的程式交易員,非但沒蒙受損失,還在相關交易中微賺一萬美元。原來他採取了一種較少人用的對沖手段叫「配對交易」(pair trade),得以力保不失。

    (相關舊文:加密幣的浴火重生?

    朋友叫蔡嘉民(Calvin),他還有個臉書專頁,追隨者(followers)約17,000多人。Calvin在其專頁上公開這個交易結果,卻引起酸民(hater)不滿,指他自我吹噓。他認真對待酸民的抗議,一一羅列證據並作解釋。我問,多數人都對酸民視而不見,因為他們只會消耗你的時間和精神,何必回應?沒想到Calvin正色道,他們亂罵因為他們不懂,這正是投資者教育的好機會。

    (相關舊文:菜鳥初涉加密幣菜鳥再談加密幣當你失去銀行戶口

    Calvin年紀輕輕才27歲,但他小六開始接觸股票投資、15歲就用哥哥開的股票戶口操盤買賣、入讀大學後自學程式交易(algorithm trading),如今累積的股票交易經驗,比不少較他年長的人還多。香港的程式交易員為數不多,兼懂加密幣投資者更少之又少,那天我向Calvin介紹一位在投資銀行從事程式交易多年的朋友,他十分高興,立即把握機會向這位大學師兄取經。畢竟能和他在這方面交流的人太少了。

    除操盤經驗老到外,Calvin還有其他特點頗讓我意外。比如他說,一般人通勤都會採取最省時的交通工具,但他卻刻意選擇耗時較多的方法,如花上30-45分鐘。為什麼?他說採用省時的交通,花在通勤的時間好像較少,但卻無法好好利用碎片化時間,結果反而浪費時間在滑手機等沒建設性的習慣上。他花在交通上的時間長,卻正好利用這些機會來完成一些較複雜的事項,「例如寫專欄」,他說。Calvin每週要寫三個財經專欄,他正好利用交通時間,在手機上完成它們,「這還能確保我不會花超過45分鐘時間在上面」,他解釋。

    剛才提到我那位從事程式交易多年的朋友,一直十分低調,很少公開談投資,遑論開臉書專頁,反正做這行不大需要曝光。但Calvin竟一反常態,為什麼?他說自從他在大學宿舍擺出四個熒幕的陣勢買股票開始,其「大學股神」之名便不逕而走,每天遭十多廿人索取「貼士」,不勝其煩,於是乾脆將之放上專頁方便大家。更重要的原因,是他可以利用專頁來作交易紀錄,自我檢討。他本來已有寫交易日記的習慣,將之公開,沒什麼大不了。

    寫到這裏,你大概想知道Calvin怎麼「部署後市」吧?說出來也難以實行,因為他做的交易短線至只幾小時,在程式輔助下也不時調整「追/沽」指示,一般人怎麼跟隨得了?而且程式交易亦非必勝,只是賺多蝕少而已。許多人投資只是「問冧把」,盼一朝致富,心態和賭博無異。但Calvin視投資為學習,上班之餘還創業開班授徒教投資。能從投資中取樂,自然穩賺不賠。

    (相關舊文:如何不靠運氣致富

    ***

    本文精簡版同日見刊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