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0後少女當家

    2月7號第一次與KKday的香港區負責人見面,始料不及地,迎接我的是兩張笑咪咪的少女的臉;她們只有25歲。KKday剛成功融資1,050萬美元,想爭取香港媒體的關注。

    幾天後我們就制定好新聞發佈的方向。我說這次一定要出動創辦人陳明明到港接受訪問,因為他有豐富的故事:包括KKday在內,今年45歲的他先後四次創業,四個項目都和旅遊有關,兩間最終在台灣上市、一間獲攜程收購。少女笑咪咪地說一定行。我欣見這事進行得如此順利。

    年三十那天,少女忽然大驚失色告之,陳明明在日本意外受傷、摔斷了腳,能不能來港成了變數。她們說,看相片真是傷得好嚴重啊。

    隔了一個農曆假期、加上受傷的創辦人行程未卜,但香港的辦公室並沒有亂了套。我這段時間與兩位少女,和她們的另外兩位少女同事一起準備新聞發佈,十分佩服這幾位年輕女孩子做事的效率、細心、冷靜和沉著。

    約傳媒這邊,由於創辦人最終真的不能成行,訪問只能以視像會議進行,我估計有些傳媒可能會不來了,但幸運地,沒有一位臨時失約。

    訪問完畢後,我和幾位少女們還有一系列的功夫要跟進,她們聰明、反應快、待人處事合情合理,遠比許多大公司的什麼資深要員好得多!

    我想起訪問中,有記者問為什麼陳明明愛請年輕人(他們集團280人,平均員工年齡27歲)他說,除了因為年輕人同時也是他們的主要客群外,90後員工大多沒有經歷過物質匱乏,所以他們追求的不只錢,而是成就感。如果上司能給予引導和鼓勵,90後員工的表現「會大大超出你的預期」,這話他重覆了兩次。

    未了他還笑著補充,為什麼愛請年輕人?因為我創業時,也是年輕人啊。

    ***

    2月22日(新聞發佈即日)和23日有關KKday融資千萬的報導(香港區):

    (蘋果日報)【旅遊平台】KKday獲日本旅遊集團投資逾8000
    NOW TVKKday獲日旅遊集團等投資逾8000
    (信報)KKday獲日旅遊集團等投資逾8000
    Topick)旅遊平台KKday獲投資8000
    HK01) KKday成功融資逾8000萬 日資HIS有份認投
    (信報StartupbeatKKday獲融資8190以旅遊數據穩定客源
    (晴報)獲投資$8000旅遊平台KKday開拓歐美市場
    (明報)KKday獲機構融資8000
    AM730)【專訪】鯊魚同游猛男Show 富士山Glamping 港人愛特色遊台旅網吸逾8000萬投資
    (頭條日報)KKday融資逾8000萬 獲日資H.I.S支持
    (蘋果日報)旅遊平台KKday營業額升30

  • 整個App就得?

    你還記得上次到Starbucks星巴克買latte是多久以前的事?今天上午?周一午後?上星期?也許你已記不起。對,曾是白領「潮物」的Starbucks,一如許多瘋靡全球的大品牌,似乎漸呈疲態、形像老化。莫非星巴克也猶如紅顏,敵不過歲月的洗練?

    在美國上市的星巴克上月底公佈最新季度業績強差人意,當天股價即應聲下挫近5%。本季度反映的業績包括傳統旺季聖誕節,理應有助振興業務,可惜星巴克扭盡六壬調配的季節限定飲品,似乎無助為其注入強心針。究其原因有二:一是家用咖啡機普及,消費者減少在街上買咖啡;二是獨立咖啡店如雨後春筍,以特色和小店風味搶去不少星巴克原來的客戶。星巴克腹背受敵,業績不受影響才怪。

    而且,不管美國本土或海外,除咖啡外,市場上其他零售飲料的選擇也越來越多。如據我午飯時間在中環的觀察,在「茶湯會」門口排隊的人,就比附近的星巴克多得多。這是對消費者最好的年代,卻可能是對星巴克最壞的時代。

    星巴克此次業績最大的亮點,是其在中國的銷售按季增長6%–只要它保持此增長態勢,長遠有望為集團帶來轉機。但遠水難救近火,星巴克的高級行政人員們畢竟不是省油的燈,故宣佈將加緊拓展及宣傳手機應用程式Apps的功能,包括利用Apps落單、付款及儲積分等。因為傳統經驗證實,已登記儲積分的消費者,消費金額比沒登記的多;而且,大企業的營銷部門往往引經據典,指Apps可利用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為消費者提供更個人化的選擇,有助業務,所以明年預算,此處還要再添一筆。

    讀到此處,可能你已忍不住牽動了嘴角–又是這套!對,大企業面對消費者習慣的改變,和科技的衝擊,最常見的應對之道,是「整個App 」。如銀行面對金融科技Fintech的挑戰,方法是「整個App」;百貨公司面對電商e-Commerce的威脅,出路也是「整個App」。但身為消費者的你比誰都清楚,「整個App」並無為大企業帶來革命性的改變,亦難以使用家與之重修舊好。

    初創Startups能以大衛之姿戰勝巨無霸歌利亞,不是因為懂「整個App」,而是因為初創能以大企業完全無法想像、猶如從平面跳進三維空間的激烈手段,一舉擊滅之。能自我顛覆而存活下來的大企業,可能少於1%–這樣的機會,柯達錯過了(菲林沖印被數碼攝影顛覆)、諾基亞錯過了(手提電話被智能電話顛覆)、星巴克…能不能像當年的IBM般,浴火重生

    如果星巴克在業績不振後宣佈的,不是「整個App」,而是以「星巴克智能咖啡機」之類的劃時代產物取代零售店,可能逆轉勝的機會更大。我拭目以待。

    ***

    本文2月9日刊登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上為加長版

  • 由灰變白

    日本資深新聞工作者溝口敦不久前出版了一本書叫《操縱闇黑經濟的怪物們》,深度訪問九位從事「灰色產業」的創業者。我覺得這本書非常精采,尤其他筆下的灰色創業者,撇開道德價值不談,在思考與進攻一門生意時,和許多新興領域或科網創業者的考量很相似。

    灰色產業是遊走法律邊緣、非黑非白的經濟領域。它們的創業者通常有幾大特徵:一,他們對人性有深入透徹的掌握,知道如何透過操縱人性的慾望或弱點,令自己獲利;二,由於涉足的領域高度敏感,所以他們的經營手法十分謹小慎微,甚至可以說是迂迴曲折。這是因為若一旦誤觸法網,或被稅局盯上,他們小心奕奕築起的王國可以被一舉瓦解;三,他們對自己所從事的生意羞於啟齒,如果有機會,希望可以由灰變白,過普通人一樣的生活。

    單就首兩個特徵而言,其實灰色產業的創業者,和新興產業的創業者實在很相似。比如說,手遊設計者就要對玩家心理有一定的掌握,才能設計出令人上癮、和自願不斷課金的遊戲;在攻克一個新興產業時,或法律未必追得上,或現有渠道被既得利益者牢牢掌握,所以創業者往往要以非常曲折的方法,繞過種種障礙建立新的網絡,供產品流通。

    至於特徵三,在科網創業中也很普遍,倒不是因為他們做了什麼不能見光的事,而是他們涉足的創新尚未普及,實在很難令普通人理解。比如說一個從事和區塊鏈(Blockchain)技術相關行業的人,三姑六婆一聽,往往就定性他們是投機比特幣的騙子。

    溝口敦筆下九位灰色產業創辦人,除以上三個特徵外,還有一個共通點:他們幾乎都從身無分文起家。正因不能靠「父幹」,他們才要涉足藝高人膽大的領域,因其性質使然,競爭比較小、成功率相對高。

    灰色創業者欲變白,最有效的方法是以其灰色產業儲起第一桶金,然後轉攻正行。溝口敦因此說,「灰色產業的確是貧窮人士躋身企業家的捷徑」。

    ***

    相關舊文:闇黑創業

    ***

    本文2月2日刊登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

  • 闇黑創業

    溝口敦是畢業於日本早稻田大學政治經濟系的資深新聞工作者,報導日本的黑幫新聞長達50餘年。不久前他出版了一本書叫《操縱闇黑經濟的怪物們》,深度訪問九位在日本從事「灰色產業」的創業者,是一本相當過癮的另類創業書。

    我曾寫過兩本有關香港科網創業家的書,筆下人物總算少年得志、有勇有謀;但和溝口敦筆下的九位「怪物」相比,他們的創業實在是「正路」得過份,缺少教人拍案叫絕的刁鑽。

    什麼是「灰色產業」?就是介乎黑與白之間的產業。它們之所以非黑,是因為那些活動並非和黑幫有關,或未必非法;但它們也非白,因為說出來總有不夠光明正大之處。

    舉個例子,書中第二章主人翁P,經營多個交友網站。它們大規模發送引人入勝的垃圾郵件(如:我想送你一千萬元),誘使上釣者回覆。回覆者在不知不覺間和發訊者建立關係後,就要藉不斷購買點數來繼續他們之間的通訊。曾有一位有錢女因此累積付出了二億日元的代價!

    這些郵件本身未必構成詐騙,但經營者因為掌握了人性的慾望、針對人性的弱點作出攻擊,並因此得到金錢上的報酬,說這種生意堂堂正正,也說不過去。所以P經營這門生意極度小心奕奕,不惜付出大量成本築起一道道防火牆,以免驚動稅局或警察。

    因此溝口敦形容灰色產業是「遊走法律邊緣的產業,同時也是至今無人投入創業的領域」,正因為灰色產業並不是一個「眾人爭相投入的領域」,所以,「同業競爭率非常低,也可以說是成功機率相當高的產業」。單就這些特點而言,灰色產業和許多新興創業幾乎沒兩樣!例如召車服務UBER可以說是「遊走法律邊緣」,而且面世時也是「至今無人投入創業的領域」。

    那灰色產業有機會變白嗎?下週再續。

    ***

    本文1月26日刊登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