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吃一口未來 – 純素雪糕試食記

    星期一下午我到大坑去,的士在蓮花宮西街一家餐廳門口徐徐停下,裏面熙熙攘攘很有氣氛。維港投資的朋友邀請我到這裏「吃一口未來」。

    年前李嘉誠旗下的維港投資投了一家美國的食品科技公司Perfect Day,他們利用發酵技術,研發出「純素無動物性乳清蛋白」,其營養和功能與牛奶蛋白質如出一轍,而生產過程所衍生的溫室氣體,比常規的少85-97%,對環境大為友善,也為茹素或對牛奶敏感者提供健康的替代品。

    此事經傳媒報導後,吸引了一位媽媽/創業家的注意,她主動接觸維港投資洽談合作,結果成功開發出全亞洲首款以Perfect Day乳清蛋白製造的雪糕品牌Iceage!

    她叫Larvina,童年隨家人移民加拿大,約十年前才回港。本來是一位建築師,後來因懷孕辭工,又在中環瑪頭開了一家雪糕店叫Igloo,因為「沒有人吃雪糕不開心」,後來再創出Iceage!此品牌。

    Perfect Day在美國也有推出不含動物成份的雪糕,但味道太甜不合亞洲人口味,而且尚未有進軍香港的計劃。如果不是這位創業媽媽的主動出擊,香港人還未有機會嚐到這口未來呢。

    這天維港投資搞試食,因為再有幾家餐廳,包括一家米芝蓮一星餐廳Yardbird,利用Iceage!的雪糕推出聯乘的「碳燒椰子雪糕串燒」(就是圖中黑漆漆的那枝東西)。我們每款嚐一口,感覺與吃「傳統」雪糕無異。據說還有一種享受雪糕的方法,就是加入丁點威士忌在雪糕中混搭來吃。我回家後把這用在Iceage!的雪糕上,結果⋯⋯回味無窮。

    相關報道:(香港01)本地雪糕店推零乳糖「毋庸牛」雪糕 呢款味係周凱旋最愛

  • 淘寶直播女皇薇婭

    我不上淘寶,從未看過一場淘寶直播,對在內地發生的潮流事物幾近一無所知。最近偶而聆聽「樊登讀書」介紹新書《薇婭:人生是用來改變的》,受訪者兼作者「薇婭」接受主持人提問,我才第一次聽說這位號稱在內地無人不曉的「淘寶一姐」;據講她一個人的「帶貨」銷售額,抵得上上海一家頂級的百貨公司。我在不知不覺間把訪問聽完,一方面被她本身的故事吸引,另一方面也通過她的個人經歷,感受到內地互聯網產業市場之大、競爭之劇、速度之快。不想坐井觀天,且看看別人怎麼駕馭驚濤駭浪,攀上尖峰。

    (相關舊文:樊登讀書

    薇婭的傳奇在2001年展開,那年她是只有15歲的少女「黃薇」。黃薇因父母離異,自小隨外婆長大,外婆離世後,她頓感無依無靠,索性一個人從老家安徽到北京闖天下。薇婭在書裏形容,「北京最不缺野心勃勃的年輕人」。

    她的發跡,由北京動物園站的服裝批發市場開始。那時薇婭擔任一家服裝店的「穿版」,每天必須清晨六點化好粧準時抵達,然後展開忙個不休的「穿戴」生涯直到晌午11點,月薪1800元。她形容那那份「人型衣架」的工作十分吃苦,每天半夜三四點就要起床,從一開始工作就不能坐下來,而且穿換的衣服還必然和當時的天氣錯開,即夏天穿冬天的衣服、冬天穿夏天的衣服。當時的批發市場是露天的,在北京寒風澟烈下只穿薄薄的衣衫,滋味可想而知。

    薇婭事業上第一個里程碑在2003年、「非典」(即「沙士」)之後發生。因為疫後租金便宜,她和後來的丈夫董海峰得以用較低的門檻創業,二人合伙在動物園對面開了一家服裝店,生意做得不錯。後來2008年北京舉辦奧運,物流受阻,她倆決定結束北京的生意,遷往西安繼續開店,且連開多間,生意也一直很好。期間薇婭的人生曾經岔開了一段,參加一個選秀比賽並奪冠,還當了一陣子歌手,可惜發展並不如意。

    創業的轉捩點發生在幾年後一個平凡的購物日。據薇婭回憶,當時一位顧客連試多套衣服後都不買,還當著她的面在淘寶上搜同款的服式,然後網購!那刻薇婭驚覺顧客的購物習慣正在發生劇變,她自己不也愛上淘寶嗎?於是在2012年,她和丈夫決定再次連根拔起,結束全部實體店,遷往廣州,在當地組織團隊,於天貓平台營運網店。

    薇婭首次從實體店走到網店,曾經交過不菲的學費。最經典的一役是在2014年,店裏某款衣物在「雙十一」購物節上大賣,但下單量超出工廠負苛、無法準時出貨,他們只好按章賠款。薇婭自稱之前開店賺到的錢「全賠進去」,維基百科的資料則指他們得賣掉廣州的兩套房子來填補公司的虧損。薇婭從此學了乖,嚴格按照自己的產能來銷貨,量力而為,先保證不虧本再說。

    好運仍然找上門,那是2016年,淘寶開始推廣直播,到處找「先投部隊」試水溫。薇婭當時經營的網店已晉身「淘寶500強」,成績相當不錯了,她還因外型亮麗,接下不少模特工作,為其他店子拍硬照,成為「淘女郎」,小有知名度。薇婭道,當時沒什麼模特兒願意做直播,因為收不到錢,而且還要費勁做推介,似乎不划算。但薇婭覺得自己有店有貨,直播不是純綷的模特工作,但試無妨,結果因為這樣一個小小的嘗試,薇婭不但因此聲名鵲起、迎來事業高峰,還可以說把中國互聯網新經濟的威力,形像化地展示出來。

    據網上資料所載,她晉身「淘寶帶貨主播」後才四個月,促成的成交額已達一億元人民幣。兩年後即2018年,薇婭以收入3000萬元、成交額7億元人民幣,首次晉身淘寶「淘布斯榜單」首位。從此薇婭「直播女皇」之名不逕而走,而經她賣出的貨,早已不限於服裝,上至名車和房產,下至一把雞毛掃,只要是「淘寶一姐」帶的貨,即便不賣個滿堂紅,也是一種噱頭了。

    (按:如果上網搜索,會找出大量和薇婭帶貨有關的統計數字,和香港的市場比較,那些都是天文數字了。但一來兩地市場大小太懸殊,二來我無法查證這些天文數字的真偽,所以本文盡量少提數字。)

    薇婭得以在內地新經濟市場這麼激烈的競爭中脫穎而出,自然有其與眾不同之處,她也付出不小的代價。她給我留下第一個深刻印像的,是她的聲線。薇婭的聲音比一般女性低沉,但十分嘹亮,中氣很足。她說自從開始直播後,聲音就逐漸沙啞起來,但這反而成為她的特色,我覺得有種霸氣、爽快的感覺,很配她的形像。此外薇婭過的也是非人生活:每晚直播到凌晨一時,然後開始選品,直到早上六七點回家才吃早點、睡覺,至下午三四點起床,又開始新的一天。她日復日過著緊湊的生活,幾乎從不休假,還自言雖然日夜顛倒,「但很規律」。唯一遺憾,是實在抽不出時間陪現年九歲的女兒。

    主持人樊登問道,別人都說你忙得連女兒都沒時間陪,賺這麼多錢幹嗎?薇婭卻道,她實在熱愛自己的工作、工作帶來的挑戰和成就,和「很怕喪失任何一個給你的機會」,即便擁有更多錢,她仍會過和現在一樣的生活,仍然會不休地拼搏。我感覺薇婭是個典型的創業者,使命感很強,而且不斷在尋找突破,在市場或她本身未遇上發展瓶頸之前,根本不會放慢腳步。

    一般漂亮的女孩子,能當個模特兒拍拍照賺錢就很不錯了,但薇婭的潛質遠不至此,她有更大的版圖要開發,而她恰巧碰上了內地新經濟起飛的時機,時勢配合心態,哪個創業者不渴望有這樣的機會?

    延伸閱讀:略看了一些有關薇婭的訪問,除文中提及的「樊登讀書」外,我覺得這個也做得挺好。主持人專業、不喧賓奪主,製作也佳,比「內容農場」的水平好多了。

    相關舊文:《Girlboss》創業煲劇指南之Girlboss

    ***

    本文精簡版一分為二,3月26日及4月9日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見報

  • 另一半喺邊

    應某網上節目邀請,談我剛出版的書《職女,豈只打份工》。事前主持人很盡責地與我商量屆時的討論話題,他問道:「不如談談創業者的另一半好嗎?」

    那一瞬間我呆了幾秒。好不容易在一個以男人為主導的界別(創業、科技界),出了一本關於女人的書,卻來討論她們的另一半?

    對方解釋,感覺上「創業男」多數有「賢內助」,而女創業者則以單打獨鬥居多。不是嗎?

    我相信主持人建議這樣的話題,完全出於一番好意,並且從節目的製作上,更多考慮題材的趣味性。但這樣的提議,恰恰反映我們一種根深蒂固的假設:成功男人不但事業有成,也把家裏管理得頭頭是道,太太更完美地示範何謂「賢內助」;而事業成功的女人,則無可避免地要犧牲家庭或個人幸福,淪為「單打獨鬥」的孤家寡人。這觀念如此理所當然,以致提出來還絲毫不察覺它帶著偏見。

    先不去找「成功人士」及其另一半的統計數字來研究,且看一些創科界著名例子:在美國,前有Steve Jobs拒認妻女、後有Elon Musk多次離婚;首富Jeff Bezos則在不久前「失守」,鬧出婚外情花邊新聞,致與「賢內助」離婚收場。那邊廂,致力鼓勵職場女生「挺身而進」(lean in)的FB一姐Sheryl Sandberg,則在人前人後都盛讚次任老公Dave Goldberg是其最佳人生導師,甚至不惜把自己事業放在第二位(他本身是Bain & Co.商業顧問、曾創業並獲雅虎收購、後加入風投Benchmark Capital,履歷不比妻遜色),陪妻穿州過省到FB履新,可惜英年早逝。50歲的Sandberg最近傳出已與男友訂婚,脫離「單打獨鬥」。

    我雖無統計數字,但也夠膽假設:不論男女,事業成功及其個人幸福並無必然關係,更不用說因果關係。希望更多學者以此為研究題材,看能否破除偏見。

    此外,主持人的提問,也令我想起稍早寫的一篇文章「女創業家逆轉勝」。一位曾經創業的美國年輕女學者發現,初創在進行融資時,如果創辦人是男性,風投傾向問一些正向的問題,如「怎樣擴充市場」;若創辦人是女性,風投則大比例地改問負面的問題,如「如何避免流失顧客」。由於問題具傾向性,令男創辦人回答時更展自信和進取,女創辦人則顯防禦和保守,結果導致兩者成功融資的金額亦大相逕庭。這聽起來和「賢內助」與「單打獨鬥」的說法,是否異曲同工?

    我猜想主持人後來大概也察覺這話題可能引起爭議,所以最終在節目上並沒有就此作出討論。性別議題不好處理,容易動輒得咎,就連我自己也曾碰過釘:在一個初創活動上找來「全男班」登台,完全把女創業者忽略掉,直到被前輩提醒才察覺不妥。但社會總是在進步的,看美國總統大選,民主黨的候選人拜登千挑萬選找來年輕、深膚色的女將賀錦麗任自己的「另一半」(副總統人選),可見向以白人男性主導的美國政壇,也在慢慢改變中。移風易俗是漫漫長路,有心人還得繼續努力。

    ***

    本文精簡版率先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