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郁吓有錢賺

    Keith向有跑步習慣,但他最近在社交媒體上張貼有關跑步的帖子,卻和以往的不一樣。

    (相關舊文:創業行者

    Keith Li Facebook動態截圖

    圖片是一隻色彩斑斕的波鞋,配幾個奇特的符號和數字。Keith寫道:

    「今日終於儲夠2 Energy,夠我跑十分鐘,收返4.59 GST,兌美金現價 $5.06 X 4.59 = $23.22,大概港幣$180。」

    驟看令人丈八摸不著頭腦,但知情的一看就懂,原來Keith是在參與目前web3最炙手可熱的項目、一個帶起「Move to Earn」(邊運動邊賺錢)潮流的玩意,STEPN

    被名人們炒得火熱的NFT(Non-fungible Tokens),其中一個為人垢病之處,是缺乏應用場景,NFT擁有者被譏為花鉅款買一個不怎麼樣的JPEG檔案,除高價轉售圖利外別無他用。STEPN得以迅速走紅,正因為替NFT找到一個非常好的應用。

    Keith在社交平台上展示的那隻「波鞋」,其實是一個NFT。按自己的運動偏好購入此NFT後,用家才可啟動應用程式,「動著賺錢」。「錢」以STEPN發行的代幣GST發給用家,用家隨後可在加密幣的交易平台上把GST換成和美元掛鈎的穩定幣USDC,變相套現。像Keith便在其社交平台上提到,他這天跑了十分鐘,賺下4.59GST,當時每GST相當於5.06USDC,即共23.22美元,約值港幣$180。

    很有吸引力吧?但注意,想「郁吓有錢賺」,必先跨過一個不低的門檻,那就是以最低12.95SOL行文時SOL約值101美元,即總值逾1300美元)的價格,像Keith那樣購入一隻「波鞋」NFT,才能參與遊戲。不同的「波鞋」NFT有不同的「效能」,可賺的GST便有高低之分;而擁有超過一隻「波鞋」者,回報更可觀。說時遲那時快,Keith如今已買了第二隻「效能」更好的「波鞋」,他現在跑步賺的GST便成了之前的一倍。

    「窮L」哪有錢?沒問題,想無本生利者,可以玩一個類似的遊戲,本地Game-Fi開發團隊OliveX新鮮發行的「The Dustland」。OliveX的CEO也叫Keith,他從web2.0走到web3,累積大量和「運動遊戲化」相關的經驗,而且對科技潮流亦步亦趨。最近數月,Keith忙得不可開交,因為必須把握STEPN帶動的move2earn巨浪,儘快趁勢推出The Dustland。和STEPN不同之處是,玩家下載應用程式後可直接上線邊跑邊賺,而所獲「酬勞」也是他們自家發行的代幣DOSE。

    (相關舊文:有關Keith Rumjahn的文章

    因為OliveX和深具「元宇宙」概念的公司Animoca Brands為策略夥伴,而後者與其他主要元宇宙玩家包括Sandbox、Bored Ape Yacht Club、 OpenSea等關係密切,令The Dustland和DOSE的發展引人遐想。三月底DOSE的價格忽然暴升三四倍,不知是否與此有關。

    其實Keith幾年前就想買下一家設於英國的初創叫Six to Start,他們旗下的「沉浸式」(immersive)遊戲Zombies, Run!非常受歡迎,玩家被設定為廢墟中的主角,必須奔跑以逃避殭屍襲擊,寓運動於娛樂。該遊戲由2012年推出至今,每年均有嶄新劇情推進,保持新鮮感。去年OliveX終籌得665萬美元將Six to Start羅致下來,並正好把Zombies, Run!的元素加入The Dustland中,使之比STEPN的玩法更豐富。

    不論STEPN或The Dustland,它們在整個web3發展中最重要的貢獻,是把一些web3圈子以外的人,如遊戲玩家、跑手等,帶進web3之中,進一步拓寬web3的市場。再加上DOSE或GST的利誘,元宇宙的熱度看來將進一步升溫。

    (相關舊文:歡迎光臨元宇宙

    ***

    本文分上下兩集,於上周五及今天見刊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

  • 《IT狗》以外的香港IT人

    ViuTV製作的劇集《IT狗》曲終人散,這個有關本地科技創業家的奮鬥故事,贏得不少掌聲與共鳴。在鏡頭以外,究竟香港的互聯網生態是怎樣一番光景?

    香港的第一代IT人,出現在九十年代中後期,他們分兩大陣營:Internet Service Providers(ISP,互聯網服務供應商),和Internet Content Providers(ICP,互聯網內容供應商)。ISP為用戶提供上網服務,以黃金富創辦的「星光國際網絡」(Hong Kong Star Internet Ltd)莫乃光創立的HKNet為代表,但這兩家初創數年後就被巨企併購,所以至今仍知道它們的人不多。ICP方面,則以新浪、雅虎香港等為首,任用了不少年輕港人。同期,美國誕生了Google、eBay、Amazon等科企,並屹立至今。是為web1.0年代。

    (相關舊文:雅虎香港幫)

    Web2.0始於2000年代中,以「用戶提供內容」(user generated content, UGC)掀起互聯網革命,標誌性的科企為Facebook、YouTube、Twitter、Wikipedia等,以社交平台為主。加上無線網絡(mobile)和智能手機(smartphone)的普及,web2.0完全融入人們的生浩,變得無處不在、無孔不入。《IT狗》的劇情屬web2.0年代,它所影射的本地創業者們也以這個年代的為藍本。幸運地,少數誕生於這個年代的香港初創終將踏上上市之路,不會因被併購而漸遭遺忘。

    我前後出版了兩本有關香港科網創業的書,《科網六子蕩寇誌》(2008年)和《創業大時代》(2015年),都以web2.0年代的初創為主角,迄今大部份有關創業的文章,也和web2.0有關。這些創業者們如今大約三、四十歲,大部份仍汲汲營營,躊躇滿志,二次創業的並不少。

    不知不覺間,web3已轟然來臨。年初有一位熟悉區塊鏈技術和加密貨幣投資的科企老闆在家中宴客,我躬逢其盛,才發現香港已隱然形成一個新的web3圈子。他們又大約可分成兩種人,一種是具科網背景的「技術人」,比如LikeCoin創辦人高建;另一種是具金融背景的「投資者」,活躍於加密幣交易和NFT買賣。我很記得席上一位廿多歲的少年淡然自我介紹道,「我有15年投資經驗」:他在對沖基金公司上班,同時自行以程式進行股票和加密幣交易,估計月入港幣六至七位數。有別於極力爭取曝光的web2.0創業者們,web3參與者在現實世界多數頗為低調。一方面他們未必需要傳媒的光環加持,另一方面擁有與加密貨幣相關的巨額財富也使他們不得不小心翼翼。

    (相關文章:歡迎光臨元宇宙

    說到這裏,值得一提香港在web3世界的特殊地位:我們是世上絕無僅有兼具資訊流通和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的城市,吸引了一些世界級的加密貨幣交易所以此為總部。去年年底《經濟學人》刊出了一篇精采的採訪文章The Most Powerful People In Crypto,揭開四位在加密貨幣世界舉足輕重的創業者之神祕面紗,部份訪問就是在位於香港的FTX辦公室進行的。訪問對像包括FTX創辦人Sam Bankman-Fried、幣安(Binance)創辦人趙長鵬CZ、Coinbase創辦人Brian Armstrong和BitMEX創辦人Arthur Hayes,個個都是一時豪傑,兼對社會現狀有一番偉論。

    以上就是有關香港互聯網生態一個粗疏的縱向切面。每次科技變革,都會為現狀帶來劇烈的地殼變動,並造就新的機會、新的企業、新的富裕階級。美國首富從「前互聯網」年代的微軟Bill Gates、web1.0的亞馬遜Jeff Bezos、到web2.0的臉書Mark Zuckerberg,每次更替都標誌了一個新時代,下一個首富幾可肯定和web3有關。至於香港,過去兩次互聯網革命都沒動搖過頂層的富豪階級,未來會否仍然如此?

    ***

    本文精簡版分上下兩集,於上周五及今日見刊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

  • 竟向web3說不

    NFT、元宇宙、區塊鏈等和web3有關的概念,再一次為科技界帶來劇烈的地殼變動。不少web2.0年代已冒起的團隊也在磨拳擦掌,期望藉此推陳出新,再下一城。但凡事總有例外。

    甲和乙是我認識的兩個團隊,他們的核心技術和應用接近, 而且市場都夠國際化,深得用戶和投資者歡心。但在web3掀起的巨浪下,兩者的取捨卻頗不同。

    甲團隊本來計劃在2020年大舉出擊,卻因瘟疫持續不休而作罷。幸而團隊並無因此怠慢,他們一直密切觀察全球用戶的使用習慣,並收集數據,因應這些回饋優化和改革其應用,這段時間以來已推出2.0版本,還有3.0版本蓄勢待發。其不懈努力也得到回報,半年前B輪融資到位,足夠團隊繼續按其藍圖推進。至於web3巨浪,他們卻顯得踟躕不前。

    乙團隊在2020年推出的第一代產品成績不錯,本該順著原定方向繼續前行,但忽然掀起的web3巨浪,令團隊決心全面更改航道,遂浪而上。他們發幣(token)、打造元宇宙、積極地建立web3社交平台,其全面擁抱web3熱潮的態度令團隊成為投資者的寵兒,資金湧進的速度更前所未見,團隊士氣大振。他們想不通為什麼甲團隊在這勢頭竟向web3說不,對方是不是太保守了?這等於向錢說不啊。

    我覺得兩支團隊迥異的取態很有趣,就稍為思考了一下這個問題。因為甲團隊全是精英,又非首次創業,所以我幾可肯定他們作風一點也不保守;他們只是不跟風。不跟風又代表了一種堅持:不向投資者屈服

    要知道初創和投資者之間,既須有相同理念,但也各有所取。初創的初心,總是做出驚天動地的產品,一舉改變世界;投資者著眼的則是面子和回報,至於能否改變世界、用家是否滿意,並非他們真正關心的課題。乙團隊緊貼潮流、滿盤元宇宙大計,正中投資者下懷,他們怎會不動心?不但要買,還得加注,因為投資在風口上的項目,才能增加他們低買高賣的回報,更可藉此向同行炫燿。乙團隊「深明大義」,自然成為投資者心目中的搶手貨。

    至於甲團隊,我相信他們遲遲未進軍web3的態度,必令部份投資者不滿,但明知有投資者不滿仍堅持原路,為什麼?我想到的唯一解釋,是他們對用家的重視更勝投資者。已推出的1.0和2.0產品都得到用家喜愛,為什麼不繼續優化它?為什麼要捨棄那些支持者?我估計對甲團隊而言,為用家提供更佳體驗、替用家解決痛點,是他們的首務,這比為投資者帶來回報更重要。吸資不是不重要,元宇宙也不是不做,但不必一窩蜂搶住做。因為沒有優先加入web3浪潮,才予人保守的感覺。

    據知乙團隊因為元宇宙概念得到投資者青睞,更集中資源在這方面開發,那個才面世不久的第一代產品,已被打進冷宮。我不識好歹地問一位知情者,那買剛下第一代產品的用家怎麼辦?對方聳聳肩道,購入科技產品總會遇上這樣的事吧。

    ***

    本文精簡版同日見刊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