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初創如何應付負面報導?

    不久前我為中大培育初創企業的Pi Centre主持了一個1.5小時的工作坊,分享初創如何獲得傳媒報導的技巧。參加者在最後30分鐘踴躍發問,其中一位問道,初創如何避免傳媒的負面報導?當時我簡單回應了,後來覺得這問題值得多講幾句。

    先講一點背景:初創一如各大企業,同樣需要正面曝光,以提升知名度、建立形象等,有助融資或招聘。但初創通常資源有限,影響力又小,很難得到傳媒青睞。一直以來,我合作的對象以初創為主,其中一些頗得傳媒歡心,我就以它們為案例,向參加者提供一些「貼士」。從反應看來,似乎頗受落。

    回到「負面報導」上,初創需要為此準備嗎?我當時回答道,一般來說,初創本身沒什麼影響力,所以很少遭傳媒刻意「抹黑」,不必過份擔心。

    之所以這樣回答,因為我記得多年前看書提到黎智英創辦《壹週刊》時,他說人們喜歡看「有錢人X街、後生仔發達、靚女…(大概是性感照之意)」,所以以此定位的雜誌,一定受歡迎。此句出處我印象模糊,但對這句話卻印象深刻(或未必是百分百原話,只大意如此,因歷時甚久)。黎不愧是香港的傳媒大亨,深明人性。以此推之,初創屬「後生仔發達」類別,被描繪成「X街」的機會不高,所以一般來說不會無故遭傳媒的負評。

    當時我又補充道,如真的深懼「負評」,可一如某些大企業那樣,只接受「友好」媒體採訪,對有懷疑的敬而遠之便是。

    不過工作坊完結後我想,迴避始終不能解決問題。萬一不幸遇上負面消息,遭傳媒窮追猛打,初創該怎樣回應?我想起一位好友,正好有此經驗,不如分享一二。

    這位朋友的初創因捲入一宗新聞,被電視台負責調查報導的記者窮追不捨,對方甚至硬闖辦公室要求訪問。朋友因自問事無不可對人言,便接受了。他事後找我談,我覺得他回應得頗不錯,可惜播出的版本卻對他不利。

    朋友的經驗有三點值得參考:

    1. 若捲入醜聞,被傳媒要求訪問,應接受嗎?一般來說,肯就醜聞要求當事人回應的,多數是負責任、專業的媒體,以免報導一面倒,所以應善加利用這個機會,作恰當的澄清。因此當朋友找我談、並指自己已坦然接受訪問時,我也稱讚他做得好,沒採取少做少錯的駝鳥政策。
    2. 可惜朋友缺乏經驗,答應得太爽快,以致準備不足。朋友與我談時,回應得很得體,所以我覺得他的確君子坦蕩蕩,可惜鏡頭卻放大了他的窘態。接受任何回應醜聞的訪問前,必須有十足的準備,設想一切答問,並作反覆鍛練,以免因緊張影響表現,弄巧成拙。只要並非刻意拖延,記者若有心持平報導,一般也願意多給予一點時間當事人作準備。
    3. 還有一招自保,就是邀請另一「友好」媒體同場採訪,或把採訪過程錄下來備用,必要時在自己的平台上作公開澄清。這是非不得已才採取的手段(如被刻意剪接醜化、回應被扭曲之類),免引起更大風波。

    初創底子薄,若不幸遇上一宗「關公」事件,隨時令艱苦經營的心血化為烏有,怎不令創辦人提心吊膽。但一般來說我相信傳媒對初創較包容,不似對「霸權」那樣絕不留情,所以以上留來參考就是,可能根本用不上。

    ***

    相關舊文:機關槍與聰明彈「士多」關公事件初創公關有所不為

    本文精簡版率先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見報

  • 樊登讀書

    一個創業的朋友向我推薦「樊登讀書」,說他和幾位創業朋友最近都迷上它,每天駕車聽「說書」,上班來回一小時,剛好「聽」完一本書。

    我是英文書摘App Blinkist 的付費用戶(它現已增加audiobook功能,可整本書聽),每週最少完成一本,早已習慣「聽書」;比樊登更早登場的羅振宇和其產品羅輯思維,也一度令我入迷。這位樊登有多捧?令我很好奇。

    一口氣聽了幾本,包括中文寫的歷史書《宋徽宗》、《歐陽修》,和英文原著Lean In與Zero to One,感覺不錯,中文書尤其說得好。如《宋徽宗》,樊登邊說邊加插徽宗寫過的詩詞,聽來甚悅耳;至於英文書,我還是比較喜歡Blinkist的風格,精簡、直接,像筆記一樣。樊登的演繹是把整本書看完融匯貫通,再加上自己的心得講出來,這作為「節目」來說無疑更好聽,但風味卻和原著大相逕庭了。

    (後來我看樊登接受的訪問,他將一般的書摘稱為「物理式解讀」,自己的則為「化學式解讀」。孰優孰劣?各有所好吧。)

    香港人好像沒有聽書的習慣(看書就更不用說了),但在內地和台灣,樊登和他之前的羅振宇都很受歡迎。熟悉國情的創投圈朋友說,羅振宇幾年前以「羅胖」的渾號成功開發出「羅輯思維」這個「知識付費平台」,一度在創投界很火,市值節節上升,後來似乎犯上一些內地初創愛犯的毛病,旁騖太多,後勁不繼。但他成功開拓了一群愛書人的市場,樊登冒起後,「接收」下這個市場,也火起來了。

    樊登比羅振宇年輕三歲,二人背景有點接近:都是書獃子、曾在中央電視台擔任節目主持人,口才皆十分了得。他們學而優則「商」,憑本身的興趣和優點,借互聯網的普及迅速俘虜神州大地的網民和文青,把「知識產業」轟轟烈烈地大搞起來,各自的會員數量,皆以千萬計。

    我有閱讀習慣,不會以書摘App取代看書,如Blinkist,更像是個助我挑書看的好幫手;儘管如此,Blinkist、羅輯思維和樊登讀書等App,卻是填補碎片化時間的好夥伴,尤其在不利看書的時候(如駕駛或洗碗中)。此外羅輯思維和樊登讀書的成功,令我不得不佩服內地與台灣人對渴求知識的熾熱。我的創業朋友心思思想搞樊登的廣東話版,服務海內外香港人,你認為有這樣的市場嗎?

    相關舊文:聽書成習慣
    樊登讀書試聽:《宋徽宗》

    本文率先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見報

  • 《區塊鏈社會學》

    一位好友看完高建的新書《區塊鏈社會學》後,忍不住發短訊給我:「Wow,高建的新書太精采了。簡直是本哲學書!」

    「是啊,」我附上一個笑到哭的emoji,「所以我相信不少人沒看懂。」

    高建見到這句話,心裏大概不好受。他寫這本書的原意之一,正是因為知道很多人「聽不懂我講什麼,純綷因為相信我而支持」,所以想借此書好好解釋,希望「大家不用再支持得不明不白」。

    高建請你別為此糾結;借另一位好友的話,要理解高建,「須得有一定的智力與知識水平」,我就常透過這位好友理解高建,一點一滴突破自己的盲點。

    作為一名搞不懂區塊鏈技術的「麻瓜」,以下嘗試做一件不討好的事,就是把我對這本書的理解極簡單地整理出來,如果因此啟發了你對原著的興趣、甚至成為世上少數擁有密碼貨幣(cryptocurrency)的一員,就算功德無量了。

    高建在我用5,500LikeCoin買下的這本書上題了八個字:「人文為體、科技為用」,全書就是這八個字的最佳體現。它在一眾有關「區塊鏈」的書中別樹一幟,不是經濟書、不是科技書,就是如我朋友所言,是本哲學書,直接告訴我們「區塊鏈」的應用如何顛覆現行的社會制度。如果說深奧,全書最深奧(也最重要)的大概是最後一章、第五章「區塊鏈與治理」,因為它完全突破了我們對社會制度、民主和國家的想像,讀者就如忽然從二維平面跳到三維空間那樣,得費點勁才能有所領悟。

    但不要因此被嚇怕。本書的首兩章、「誤解詞典」及「區塊鏈與信任」寫得非常好看,用上許多生活例子,助讀者從根本上反問、思考一些看似理所當然的事物,如價值vs價格、真實與虛擬等。我曾目睹高建在一個場合上,被激動的聽眾揚起手中鈔票詰問,閱讀這兩章時恍如重現高建不厭其煩地向人孜孜解釋「什麼是真錢」的一幕。

    像剝洋蒽般,看完第一、二章後若想繼續學習如何透過區塊鏈來顛覆金融制度和大眾媒體,不妨接著看第三章「區塊鏈與價值」及第四章「區塊鏈與媒體」。本身對互聯網有一定認識的,這兩章讀來應該不難,引用作者的話,「區塊鏈可理解為互聯網的延伸,同時也是互聯網糾正的機會」。即使是像我這樣的「麻瓜」,如果你無法接受或忍受Facebook霸權、「同溫層」作惡和假新聞充斥的話,相信這兩章也可以提出不少可供思考的出路。

    我和好友看此書的經驗是,不必急於完成它,有需要時暫停、思考、重看。他看到「金錢較適合用作形容詞而非名詞」時(第三章、第94頁),不得不停頓了五分鐘深入思考。至於我自己,除首兩章掌握得比較快以外(因為曾我不止一次,聽高建親自解說過),其他章節有些部份都需要一看再看。這是一本寫得相當認真、嚴謹的「思考書」,別把它當一本消閒書看,匆忙看完後好在社交媒體上吹噓「成就解鎖」。

    看到這裏也無法引起你對原著的興趣,或幫助理解此書的內容的話,完全是我的責任。但套用高建的話,不必嘗試先了解區塊鏈的技術、再去學習它的應用;不如倒過來,先學習怎麼去用它再說。「人文為體、科技為用」,透過生活作載體加以應用,科技的價值才能得到呈現。來,行動吧。

    相關舊文:

    銀行的恐懼

    自己的錢自己融

    菜鳥初涉加密幣

    高總出市區

    ***

    本文率先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