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lubhouse怎麼了?

    今年一月底,社交平台Clubhouse突然爆紅,有關它的話題橫掃Facebook和Twitter,紅人如Elon Musk和Mark Zuckerberg也忙不迭受邀「亮相」Clubhouse平台,令其知名度瞬間爆增,聲勢更一時無兩。

    (相關舊文:Clubhouse爆紅之謎

    當時的Clubhouse只有iOS版本,而且必需通過現有用戶的邀請才可加入,越矜貴越渴市。為免錯過龐大的用戶需求,Clubhouse團隊快馬加鞭研發Android版本,終於趕及在五月上架;至七月,Clubhouse平台全面開放,新用戶可免邀直接註冊。正當大家以為將迎來新一波Clubhouse熱潮時,卻什麼也沒有發生!一個曾經令全球萬千用戶趨之若騖、另外萬千人想要卻不得其門而人的社交平台,竟然在全面開放後,增長還不如前。堪稱矽谷最令人費解的現象之一。

    我也曾一度沉迷Clubhouse,每天花五六小時在上面,到不同的「房間」蹓躂,聽聽這聽聽那,若遇上有熟人在的房間,間或搭訕幾句,份外過癮。因為Clubhouse的模式類似電台,用家完全可以一邊做別的事一邊聆聽,不知不覺便消耗大量時間在上面。這在當時,一度被認為是擊倒Twitter或Facebook的殺手鐧。但沒想到它的熱度消退得這麼快。事後孔明的解釋多不勝數,我認為最簡單的原因是:疫情受控下,社交距離消失,人們回覆面談,不再依賴Clubhouse作為社交工具;它的替代功能因而迅速消失。

    Paul Graham和Peter Thiel都曾講過,最有機會成功的產品是找到Product-market fit的產品:一個完全滿足市場需求的產品。作為用家,衡量Product-market fit的方法簡單直接,你用過這個產品後,還能回到過去嗎?我想用過Uber、Netflix、甚至「轉數快」的人,都很難回到過去吧。這就是成功的、難以取代的產品。

    (相關舊文:關於創業,只須做對一件事

    在處處封城下,Clubhouse成為朋友間毋須見面也能輕鬆交談的平台,它的Product-market fit一度非常成功,可惜這個獨特的Product-market fit空間只是曇花一現而已。

    當然,Clubhouse的用家、團隊還在,不是沒有扭轉局面的機會。但它平地一聲雷後歸於平靜的現像,卻也充分表現出創業成功有多艱難: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

    本文同日見刊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

  • 一口能吃掉的「膠」

    見面這天,GoGoX創辦人林凱源(Steven)剛剛完成42公里的馬拉松賽事,他一邊揉著酸痛的大腿一邊說:「如果香港主辦方也採用它就好了;昨天沿途派水,浪費的紙杯真多!」

    這個「它」,就是由英國初創團隊Notpla發明的創新產品Ooho小包。驟眼一看,它真像科幻小說中的產品:完全透明的包裝,裏面可以盛載各種液體如水、酒等,或醬料如蕃茄醬、橄欄油之類,你可以把它連包裝一口吃掉,非常過癮。它曾在2019年的倫敦馬拉松賽事上曝光,供主辦方沿途派予選手解渴(當時裝的是運動飲料),目標是為大會省下20萬個膠樽。此番登場,令這「一口水」迅速走紅全球:

    看到這支影片的還有一位年輕香港人,維港投資團隊成員鄭嘉泳Wayne Cheng。他畢業自科技大學商學院,2014年加入維港投資,專注發掘這類有志改善全球環境問題的初創團隊。上述影片曝光那年(2019年)Notpla團隊剛剛融資了400萬英磅種子資金,維港與之緣慳一面,但Wayne對他們念念不忘,一直追縱其消息。今年終於遇上團隊再度融資,他馬上把握機會,卒在上月成功參與了A輪融資,令這家創新的初創成為維港囊中物。

    Notpla矢志用這種完全取自天然、可分解、可進食的小包,取代塑膠包裝,減少對環境的污染。Notpla採用的物料提煉自一種「褐海藻」(brown seaweed),它們生長速度快,每天可長一米,而且毋需灌溉或施肥。以此製作的軟包裝既可吃,也能在4-6週內完全分解,回歸自然。Wayne在維港投資舉行的簡介會上舉例道,我們經常用到的茄汁小包,全球每年棄置達8,500億個,它們不能分解、無法回收,每用一次,徒增地球負擔。想像只要有一小部份用完即棄小包改以Notpla取代,效果已足夠令人振奮。

    當天出席簡介會的維港投資創辦人周凱旋補充道,她們的投資信念之一是「No scale, no impact」,產品必須達到足夠大的規模,才能為社會帶來變革;而Notpla的發展方向,正符合此要求,難怪成為重點推介對象。

    不知明年Steven若再度參加馬拉松賽事,會否與這小包重遇?

    ***

    本文同日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見刊

  • 送貨的老闆

    范俊彥(Vincent)大學畢業後從事企業顧問十多年,他還擁有電商(eBusiness Management)碩士學位和MBA,怎會想到有一天要換上Polo制服,為24小時營業的快餐店送外賣,還毫無怨言?這種心情,大概只有創業的過來人才明白。

    他和兩位合夥人趙家祺(KK)、謝杰明(Cliff)成立Zeek智能物流平台前,在一家物流龍頭企業任職,接手一個項目,要為香港的麥當勞提供24小時即時配送服務,這在當時屬於該物流企業未開拓的領域。

    物流是非常貼地的行業,任你再能言善道,也得把貨送到才是王道。為完成任務,Vincent需要為客戶物色一支可堪信賴的在地團隊,他看上了由國內回港創業的KK和Cliff。

    話說KK和Cliff是中學兼大學同窗,2015年KK回廣州創業,以手機App「幫幫兔」提供跑腿服務。這類服務當時正處風口,競爭非常激烈,他們籌得數百萬美元苦戰兩年不果,只得回港重整旗鼓。恰巧遇上尋找合作夥伴的Vincent,可謂一拍即合,Vincent更辭去原來的高薪厚職,加入成為新公司的三位合夥人之一。順利成章地,麥當勞是他們的首批客戶,而該龍頭物流公司也成為這家公司的早期投資者之一。Vincent形容,這是企業內部創新、分拆的典型案例。

    24小時配送服務正式面世初期,三人不容有失,緊盯客人的下單情況,隨機應變,「試過半夜真的有人下單,我都要自己送。」Vincent回憶道。說來話巧,最近我和一位客戶閒聊,他們剛巧是Zeek的合作夥伴,提到某天與Zeek進行網上會議期間,其中一位合夥人不得不臨時中斷,「我在送貨,要入𨋢先!」堂堂老闆親力親為,想必是非常任務。

    Zeek標榜「快電商」,自然非常重視貨物配送的速度。其中,他們的「即時配送」提供最快30分鐘內完成的服務,獲不少餐廳採用。我問Vincent,現在的外賣配送已有Deliveroo,Foodpanda和Uber Eats三大平台,為什麼還有餐廳要用你們?

    答案是數據。餐廳使用上述外賣速遞服務當然方便,但顧客下單的數據亦被拱手相讓,若將來想擴展業務,如推出具針對性的營銷資訊增加生意額,就會一籌莫展。Zeek可為餐廳提供SaaS方案,讓他們「自己流量自己管」,故能以此突圍。經他解釋後,我才恍然大悟。真是隔行如隔山。

    成立兩年多,最近Zeek轉趨高調,大賣廣告。其實他們的顧客以企業為主(B2B),一般來說毋須向消費者宣傳,不過他們已累積融資2,500萬美元,又決心進軍東南亞市場(目前收入以香港為主),提高知名度有利開拓。疫情爆發後配送服務生意倍增,他們亦籌躇滿志,KK更不諱言以兩年後上市為目標

    同為本地物流方案,GoGoX披荊斬棘地用了八年時間,才從初創走到上市,Zeek會否走得更快更遠?不久便知分曉。

    ***

    本文同日見刊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