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移民與創新

    上周文章提到,以色列奉行精英制,於公開試中表現優秀的少年會被甄選出來,在兵役中收編於情報小隊8200或精英組織Talpiot,接受特殊的科技和管理訓練。這些少年服罷三年兵役,彷如美國的哈佛畢業生,既有自信又有條件,很多人會投身創業。想像一下每年香港公開試最優秀的學生,不去報讀醫科而投身初創,那是怎樣一番光景。

    除兵役與精英制外,還有什麼因素促進了以色列的創新和科技發展?說起來也和人才有關,那就是1990年代湧進來的新移民。前蘇聯解體後,大量來自俄羅斯的工程師、科學家、醫生等湧進以國,帶來鮮活的下而上創新動力,並持續至今。

    這和多年前的香港有些相似。四十年代國共內戰,大量難民從北方南下,當中不少是略有家底的商人,或讀飽書的知識份子,這些人才的投入,奠下香港七八十年代經濟起飛的基礎。

    而在美國,科技界有很多巨企的創辦人都是新移民。如Google創辦人之一Sergey Brin就是典型例子,其父母均為來自蘇聯的猶太人,80年代移民美國。其他還有WeWork的Adam Neumann、Tesla的Elon Musk等等,多不勝數。

    新移民往往對一國經濟起飛有關鍵作用,可惜現在民粹主義流行,說這話並不討好。為逃難而來的新移民能歷經千山萬水、橫渡怒海而來,當非好逸惡勞、貪生怕死之徒,如果給予他們安定和發展機會,他們往往比「原居民」刻苦、更願意創業,並因此為社會帶來更多就業,成為經濟的動力。

    說回以色列這個只有800萬人口的創新之邦。地理上以色列被強敵環伺(包括回教或阿拉伯國家),令他們的創新有兩大特色,其一是人們大力發展不需生產、硬件、或運輸等的電訊或資訊科技業,以突破地理上的封鎖;其二是盡可能以全世界為市場,不受本土經濟太小所困。

    以上種種,不知對即將隨GLO Travel到訪以色列遊學的一批香港中學生,有何啟發?我更期待聆聽他們的見聞。

    相關文章:創新之邦以色列

    本文同日見報,《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

  • 創新之邦以色列

    GLO Travel即將為一所中學籌辦以色列遊學團,主題和創新與宗教有關。碰巧我四年前在一資訊科技商會任職時,與以色列駐港領事館籌辦了一次以色列初創考察團,有相關經驗。GLO的創辦人Jamie遂問我,可否為同學們準備一些背景資料作出發前的參考。

    我看過一本十分精采的書叫Start-up Nation,近年以色列以「創新之邦」的姿態蜚聲國際,這本書的風行居功不少。它開首便提出連串問題:以色列之所以成為初創之都,是因為猶太人特別聰明嗎?還是因為以色列的徵兵制?抑或有其他獨特的因素?

    說到猶太人聰明,其實中國人和印度人皆不相伯仲,尤其在數理方面的表現,中印不但人才輩出,而且學生成績也在國際上名列前茅。人民智商似乎並非使以色列初創表現凸出的主要因素。

    兵役制度又如何?當同輩仍在溫室中生活時,以色列的年青人已要接受嚴謹的軍事訓練,這會否使他們更早熟、更敢於接受挑戰,故此格外具備企業家精神?但需要年青人服兵役的國家並不少,亞洲中便有台灣、新加坡和南韓,然它們在創新方面的表現,仍和以國有一定距離。

    Start-up Nation的作者補充以上兩者之外的觀點。首先,在以色列的軍事編制裏,上級將領較少,中下級卻很多,這種制度逼中下層軍人必須自行解決問題,不能事事向上請示;亦因此它與新加坡人的高度服從指令、或南韓人注重的長幼尊卑很不同。而這種自行解決問題、”be resourceful”的思維,也與創業的要求不謀而合。

    此外,以色列奉行精英制。因所有人都要參加公開試和服兵役,故公開試成績最優秀的學生會被挑選出來,再於三年兵役中給予頂尖科技與管理的訓練,這就是情報小隊8200和精英組織Talpiot的由來。這批最優秀的少年服罷兵役,幾乎不必考取大學,直接便創業。我們四年前參觀的初創企業中,就見識過擁有「8200舊生」的創辦團隊,對投資者來說,這幾成信心的保證(和美國的「Harvard drop-out」有近似的品牌效應)。

    (待續)

    本文同日見報,《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

  • 50歲可以創業嗎?

    吹熄生日蛋糕上的蠟燭,你在心中告訴自己,50歲了。看著家人盈盈笑臉,你覺得自己的人生過得還不錯:營營役役近30年,樓剛供完,孩子明年進大學,學費早就為他準備好,頓覺擔子一輕;身為大公司要員,在行內小有名氣,再往上爬的動力和機會或不如以前,但要穩妥地工作至退休,也不是什麼難事;這些年來謹慎理財,流動資產剛剛越過八位數字,今後的退休生活應該還有保障吧。

    此際你心裏有個小小的聲音在呼喚:創業吧。你有真材實料,何況這些年來在行內累積了不少人脈,現在連乳臭未乾的小子都跳出來創業,你為什麼不可以?你有經驗、有人脈、有點小錢…既然留在原公司也不外如是,何不放手一搏?你蠢蠢欲動,又不禁猶疑:50歲可以創業嗎?

    對此我沒有答案,但日本「趨勢大師」大前研一有,他認為50歲才創業的成功率「少於千分之三」,因為絕大多數成功的經營者在廿多歲時已大膽向老闆說不、把心一橫創業去了。一個人如果已被大公司「馴養」了近30年,他根本不具備挑戰常規的條件,也不大可能創業成功。大前不贊成「50+」在「夕陽無限好」的階段創業,但若逼切想轉換跑道的,大前有更佳建議:㝷找有潛質的年輕團隊,加入成為他們的顧問。

    視乎這年輕團隊的表現,「50+」顧問可挑選其中一種角色,並貫徹下去。如果團隊畏首畏尾、墨守成規,顧問可擔任「改革者」的角色,大力鞭策和鼓勵他們;若團隊毫無章法、不斷打倒昨日的我(想像美劇《Silicon Valley》中Piped Piper那樣的團隊),那顧問就應該幫助他們建立制度,設定實是求是的目標,讓他們心悅誠服:顧問不愧是行內縱橫卅年的老手啊!

    此外,大前認為不想留在舊公司的「50+」還有另一種選擇:換一份低兩級的工作。這是針對那些繼續留下來沒有什麼上位機會、心有餘力不足的「50+」。只降一級的話,還未做到退休就有機會回到不上不下的原點;但若選擇低兩級的公司,那一些本來在頂尖公司打生打死的50+,就可以在一個競爭和壓力大大減輕的環境中遊刃有餘,既幫助小公司提升,也可贏來滿足感:大公司訓練出來的前高層果然不同凡響。

    對「50+」創業的看法,我覺得大前在「應」和「不應」之間,提供了更聰明的選擇。不論是擔任顧問或降兩級工作,50+既能找到渴求的刺激,又不致冒失去一切的風險。環顧左右,發現我身邊也有不少成功的「超齡」創業者,共通處是他們大多選擇在自己十分熟悉的行業、並以顧問或管理小公司的態度去營運,結果成為大前口中那千分之三。50歲可以創業嗎?世事畢竟沒有絕對。

    本文參考自大前研一作品《後五十歲的選擇》

    ***

    本文精簡版同日見報:《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