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人創業賺錢多

    過去兩週寫到女性創業時,因為性別偏見而有所輸蝕:她們的初創籌錢比男性的少,即使融資成功,之後獲併購的機會也遠比異性的低。可是一個著名諮詢機構卻發現,女性創立的公司賺錢能力遠比男性的高。肯給機會女創辦人的風投有福了。

    波士頓顧問公司(Boston Consulting Group, BCG)調查了350間公司五年內的表現,發現有至少一位女合夥人的公司(佔92間),平均只籌得93.5萬美元,比全男班初創籌得的210萬元少一半;但五年內,這些有女合夥人的公司,累積營業額較全男班的初創多,為73萬對66.2萬美元。而且她們還為投資者帶來較佳回報,每一元賺7.8角,比全男班初創的3.1角多逾一倍。

    https://www.bcg.com/publications/2018/why-women-owned-startups-are-better-bet.aspx

    這麼明顯的回報差異,風投界對此實在太忽視了。假如我是風投的話,面對兩間表現相若的初創,若只能投一間的話,閉上眼選有女合夥人的一家便可。為什麼女合夥人有此威力?

    我想這和男女的本質有關。男性創業時,傾向樂觀、冒險、急進,他們往往高估自己的實力,也會在未必有十足把握時,拍拍胸脯做左先算。這對融資來說是好事,因為風投喜歡高風險高回報的項目,而且九成以上風投也由男性主導,他們「同聲同氣」,所以這令男性在融資上大為佔優。但在營運階段,他們卻未必說到做到,甚至有可能搏得大、輸得甘。

    但女性則恰好相反。我和好些女創業家聊過天,發現大家對創業都十分戰戰兢兢,思前想後,做足萬全的準備,還是覺得不夠信心,幾乎是情非得已了,才硬著頭皮向前衝。因此女創業家在融資時,會顯得較保守,而以男性為主的投資者,有時亦未必理解一些女性創業的領域(如:護膚品、嬰幼兒用品),令她們在融資時飽受挫折。但或許如此,一旦女創業家獲得青睞有本錢在身,她們就會小心奕奕,加倍謹慎營運,尤其著重維持健康的現金流–而這正是初創能否維持下去的關鍵。

    我認識一位開花店的女創業家,剛開始時她另有正職,沒想過要做一盤生意,僅抱著玩票性質,覺得賣花有得賺才做。她透過社交網絡接項目,確定有買家後再買材料,而且堅持要有50%利潤才做。卻沒想到此招居然非常成功,更客似雲來,她這才下定決心辭職創業,再由網店做到實體店,而且開分號。若創辦人不是謹小慎微的女性,未必肯小步走,可能一開始就「大花筒」租舖、請人、整個App,未見利潤先虧本。

    以上解釋或較粗疏,但無論如何,有女合夥人的公司,賺錢能力更高卻有市場數據證實。如果風投肯給女創業者多些信心,扶她們一把,將來自己也是有機會嚐到甜頭的一員啊。

    ***

    相關舊文:

    女創業家 先苦後甜

    女創業家逆轉勝

    ***

    本文2月15日刊登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

  • 女人創業 先苦後甜

    曾經有個創業的朋友邀請我加入他的團隊成為合夥人(co-founder),原因是「研究顯示,有女合夥人的初創成功率較高」。我這位一切講求科學和證據的創業朋友如是說。雖然我最終沒有加入,但對這句話一直印象深刻。

    不是說女創業家或有女合夥人的初創,融資特別少、特別困難嗎?憑什麼有證據顯示女人創業成功率更高?我對朋友的說法大惑不解,直到最近深入求證,始知這原來一點不假。

    先看一點數據:在2017年,全美只有區區2%的風投資金投入女創業家的初創。導致這種嚴重分配不均的主要原因,當然是本來創業的女性就極少(佔全部初創的約十分一),而她們在融資過程中,又容易被以男性為主的投資者(美國僅11%風投為女性)有偏見地對待,包括如我在上週文章所寫,向她們問較多負面導向的問題,令女創業家在融資時顯得保守,無法充分展示其初創的潛力,結果「輸在起跑線」。

    不但在首輸融資如是,若繼續追縱成功融資的初創,就會發現女性創辦的初創在其後的融資中,亦節節落後:有35%全男班初創在首輸融資後能繼續找到資金,但僅2%全女班的初創有機會獲得次輪融資。時間軸拉長一些,如果初創發展得好,後來得到「退場」(exit)的機會,則大約11%由男性創辦的初創最終被收購,至於女性的初創,獲收購的比率只有0.5%。

    這是多大的鴻溝啊。說到職場上的性別差異,相信沒哪個行業比最講究創新的科網更差。既然女創業家一開始就比男性面對更大的阻礙,她們可以怎樣為自己的初創扭轉局面?另外,當時我那位朋友憑什麼堅信加入女合夥人可以增加勝算?我稍為再看一些資料,發現朋友真的沒騙我:如果你是投入資金給那區區2%女創業家的風投,你得到的回報將遠超另外那98%風投–他們走寶了。何解?

    (待續)

    相關舊文:

    女創業家逆轉勝

    女人創業難

    科技界的男尊女卑?

    ***

    本文2月8日刊登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

  • 女創業家逆轉勝

    美國有38%企業由女性創立,但她們只獲整體風投的2%資金,比例真的低得太離譜。這現象引起一位年輕女學者Dana Kanze的好奇,決心找出問題的癥結,並為女創業者爭取更好的表現。

    Dana Kanze未唸博士學位前,曾經創業五年,一邊經營業務,一邊努力向投資者融資,笑言幾乎向每一位認識的親友討過錢。過程中她發現,雖然她和一位男性合夥人為同一初創融資,但投資者向她提問時,往往針對負面的情況(prevention),向其男性合夥人提問時,卻集中問正面的表現(promotion)。她認為這種偏見,可能是女創業家獲較少風投垂青的原因。攻讀博士學位時,Kanze決心證實這個觀察。

    她的研究對象是TechCrunch Disrupt Startup Battelfield,美國最矚目的初創擂台。能踏上舞台的初創,都是年度千挑萬選的隊伍,他們自我介紹後,有六分鐘時間與知名風投進行答問,優勝者可獲種子資金,有機會名利雙收。

    Kanze把歷年擂台上逾2,000條答問環節的問題進行分類,發現67%男創業者獲問正向(promotion)的問題,如「你預計今年會增加多少新顧客?」,而66%女創業者卻得到負面的發問,像「如何避免流失用戶?」之類。而這種提問的偏見,往往令男創業者在回答時顯得自信和積極,女創業者則不經意地流露出防禦(defensive)的一面,顯得處處提防,落於守勢。這些男女創業者們在作自我介紹時,其用字並無明顯正/負的差異。換言之,是投資者在提問時,在不知不覺中,有所偏見。

    Kanze更進一步發現,在擂台上獲問正向問題的初創,其在公開市場的融資額比回答負面問題的多七倍!

    好了,既然性別偏見存在,女創業家如何逆轉勝?Kanze的建議簡單直接:當風投向你提問時,留意其發問是否屬於防禦(prevention)性質,若是的話,別忙於辯解,應將答案放在正向的框架下作答,轉守為攻。Kanze發現,有效扭轉答題的初創(frame your answer),比直接回答負面問題的,可多獲14倍資金。

    我認為這技巧不但適用於融資,對求職者也同樣有用。下次求職面試時,不妨細心聆聽考官提問背後的假設,選擇對自己有利的積極回答,爭取突圍而出。

    本文參考TED Talk: The Real Reason Female Entrepreneurs Get Less Funding

    相關舊文:

    科技界的男尊女卑?

    女人創業難

    ***

    本文2月1日刊登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

  • 離奇過小說

    好久沒追看一本書到這個地步!而且看的不是小說,是一本300多頁的報導文學《Bad Blood》,作者為兩度獲普立茲獎的《華爾街日報》記者John Carreyrou。我9月24號中午從Kindle上下載這本書,一看就不能自拔,幾乎佔據了這個繁忙的星期裏、除工作以外的所有時間,直至掩卷之際還意猶未盡。它的情節比小說還曲折離奇,使人格外佩服作者的能耐–他並非憑空寫作,而是從浩瀚的資料和訪談中重新建構一個跨越15年的故事,每一章每一句都佐以證據,實在是不凡的心血結晶。

    簡述一下:Theranos曾是矽谷估值最高的一間初創,頂峰時市值高達90億美元,超越UBER或Airbnb。它2003年由年僅19歲的Elizabeth Holmes成立,當時她和Facebook的Mark Zuckerberg一樣,是一名沒有完成學位的史丹福大學生(Stanford dropout)。Holmes聲稱她所發明的血液檢測系統,只須從用家指尖抽取極小量血液樣本,就能在短時間內,準確作出數以百計傳統的抽血檢驗,而且價格甚低。她的願景是,這套輕便的系統一旦得到廣泛應用,千千萬萬用家就可以很方便地以極低的代價,幾乎無痛地隨時進行血液測試,及早發現疾病,又可供醫生監察長期病患者的藥理反應,隨時調較劑量等。這將是顛覆醫學保健界的iPod或iPhone。

    從2003年到2013年的十年間,Theranos都以極低調的姿態發展,很少出現在鎂光燈下。它一方面默默進行一輪又一輪巨額融資,另一方面不斷和連鎖超市或藥房洽談合作,冀在全國推廣其抽血服務。Elizabeth Holmes憑過人魅力,吸引了不少極有影響力的政經名人晉身Theranos董事局:前國務卿George Shultz、 Henry Kissinger、國防部長Jim Mattis等皆為表表者,其餘還有不少高官政要。Theranos前後共融資超過四億美元,不少投資者皆赫赫有名,其中最著名的個人投資者為「傳媒大亨」梅鐸。

    經過多年部署,2013-2014年,Elizabeth Holmes通過George Shultz的關係,開始矚目登場。她首先出現在《華爾街日報》的評論版專欄內,不久Forbes將她塑造成封面人物,接下來有New Yorker的長篇報導,她還被《時代雜誌》封為百大最具影響力人物等。一夕之間,這位年輕的金髮可人兒成為矽谷最炙手可熱的超新星、新女性的代言人。Elizabeth Holmes是矽谷有史以來,最年輕的、最富有的女創業家,光芒四射,勢不可擋。

    當《華爾街日報》的John Carreyrou收到有關Theranos欺騙用戶、捏造檢測結果的線報時,他剛剛完成一宗有關醫療的調查報導,正閒得慌。他首先從一位已離職的研究人員口中得知Theranos欺瞞的狀況,然後開始接觸更多知情者,並到Theranos有提供血液測試的地區實地調查,得知一些醫生不滿Theranos的檢驗,因其報告極不準確,為病人帶來不必要的困擾。John Carreyrou不斷搜集證據,逐步接近真相,發現Theranos向外聲稱的一切,幾乎全是謊言。Elizabeth Holmes改革血液測試的願景雖好,可惜她已推出市場的儀器,根本無法正常運作。2015年年中,調查經驗豐富的John Carreyrou覺得時機成熟,打算發表報導時,卻遭到前所未有的阻撓。

    (待續:金髮美人成魔之路矽谷超新星的殞落

    ***

    本文精簡版10月5日刊登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