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形勢比人強

    這個夏天,比任何一個夏天都漫長。

    做生意的朋友,在中美貿易戰的陰影籠罩下,早就預計這年的營生不容易。但始料不及的是,香港社會運動的衝擊隨六月驕陽而至,猛烈得躲也躲不開。

    上週本地初創最大的一宗新聞,是向酒店提供手機租賃業務的Tink Labs傳出大幅裁員、業務重組的消息。Tink Labs由「九十後」的郭頌賢於2012年創立,在短時間內成功大額融資,獲包括台灣鴻海集團旗下的富智康、李開復的創新工場、美圖董事長蔡文勝及日本軟銀(SoftBank)等星級投資者垂青,自稱市值超過10億美元,晉身「獨角獸」之列。

    但饒是這位小郭融資能力再強,也強不過公司燒錢的速度、更強不過逆轉的風投形勢。網媒Fortune Insights引述富智康的年報指,持有Tink Labs的Mango International Group Limited去年收入1,300多萬美元,但虧損高達1.22億美元,嚴重「洗大左」。

    本來初創出現虧損並不罕見,今年在美國上市的UBER也沒盈利,只要有投資者相信它的前景,願意投錢進來,那表面上什麼事都沒發生,錢接著燒。但如今Tink Labs傳出裁員重組,「音樂椅」活動突告暫停,就證明缺錢了。

    香港初創的投資氣氛比起美國或內地,一向不算熱鬧,所以Tink Labs出現裁員重組的消息,就像什麼新鮮事。若問問熟悉內地風投的人,就知道形勢早就起了變化,因財困而瀕危的初創比比皆是。比如共享單車Ofo,2014年轟轟烈烈地問世,刮起一陣颶風,去年屢傳資不抵債,今年終被銀行凍結公司戶口,創辦人則被禁止高消費與限制出境。在內地做風投的朋友說,上面現在不缺錢,但缺流動性,沒新的投資者投錢進來,舊的投資者套現不了,動彈不得,靠資金流轉撐起的生意,就開始出問題了,Ofo如是,Tink Labs恐怕也如是。應了投資大師巴菲特的名言:退潮時才知誰沒穿泳褲。

    令人悲觀的是不只靠燒錢的初創才出現經營困難,腳踏實地做生意的一樣為勢所迫。比如Ofo破產,它的服務供應商自然有一筆壞帳收不回來,實力夠的硬撐下去,底子薄的隨時成為collateral damage(殃及池魚),死得冤枉。此外,社會出現低氣壓,不少品牌都暫停了線上線下的推廣,相關行業生意受損,又找誰喊冤去?

    我也不想危言聳聽,但眼前形勢比人強,無可奈何,尤其我已「脫離組織U盤化」,對環境的變化更為敏感。近來看有關Stoicism(「斯多葛主義」,源自古希臘的哲學)的書,學習怎樣控制身心、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逆境自處等,但知易行難。沒法,人生就是不停的戰鬥,如那些受挫的初創,裁員、重組、破產、再上路。

    ***

    本文精簡版同日見報:《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

  • 女人創業賺錢多

    過去兩週寫到女性創業時,因為性別偏見而有所輸蝕:她們的初創籌錢比男性的少,即使融資成功,之後獲併購的機會也遠比異性的低。可是一個著名諮詢機構卻發現,女性創立的公司賺錢能力遠比男性的高。肯給機會女創辦人的風投有福了。

    波士頓顧問公司(Boston Consulting Group, BCG)調查了350間公司五年內的表現,發現有至少一位女合夥人的公司(佔92間),平均只籌得93.5萬美元,比全男班初創籌得的210萬元少一半;但五年內,這些有女合夥人的公司,累積營業額較全男班的初創多,為73萬對66.2萬美元。而且她們還為投資者帶來較佳回報,每一元賺7.8角,比全男班初創的3.1角多逾一倍。

    https://www.bcg.com/publications/2018/why-women-owned-startups-are-better-bet.aspx

    這麼明顯的回報差異,風投界對此實在太忽視了。假如我是風投的話,面對兩間表現相若的初創,若只能投一間的話,閉上眼選有女合夥人的一家便可。為什麼女合夥人有此威力?

    我想這和男女的本質有關。男性創業時,傾向樂觀、冒險、急進,他們往往高估自己的實力,也會在未必有十足把握時,拍拍胸脯做左先算。這對融資來說是好事,因為風投喜歡高風險高回報的項目,而且九成以上風投也由男性主導,他們「同聲同氣」,所以這令男性在融資上大為佔優。但在營運階段,他們卻未必說到做到,甚至有可能搏得大、輸得甘。

    但女性則恰好相反。我和好些女創業家聊過天,發現大家對創業都十分戰戰兢兢,思前想後,做足萬全的準備,還是覺得不夠信心,幾乎是情非得已了,才硬著頭皮向前衝。因此女創業家在融資時,會顯得較保守,而以男性為主的投資者,有時亦未必理解一些女性創業的領域(如:護膚品、嬰幼兒用品),令她們在融資時飽受挫折。但或許如此,一旦女創業家獲得青睞有本錢在身,她們就會小心奕奕,加倍謹慎營運,尤其著重維持健康的現金流–而這正是初創能否維持下去的關鍵。

    我認識一位開花店的女創業家,剛開始時她另有正職,沒想過要做一盤生意,僅抱著玩票性質,覺得賣花有得賺才做。她透過社交網絡接項目,確定有買家後再買材料,而且堅持要有大幅度利潤才做。卻沒想到此招居然非常成功,更客似雲來,她這才下定決心辭職創業,再由網店做到實體店,而且開分號。若創辦人不是謹小慎微的女性,未必肯小步走,可能一開始就「大花筒」租舖、請人、整個App,未見利潤先虧本。

    以上解釋或較粗疏,但無論如何,有女合夥人的公司,賺錢能力更高卻有市場數據證實。如果風投肯給女創業者多些信心,扶她們一把,將來自己也是有機會嚐到甜頭的一員啊。

    ***

    相關舊文:

    女創業家 先苦後甜

    女創業家逆轉勝

    ***

    本文2月15日刊登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

  • 女人創業 先苦後甜

    曾經有個創業的朋友邀請我加入他的團隊成為合夥人(co-founder),原因是「研究顯示,有女合夥人的初創成功率較高」。我這位一切講求科學和證據的創業朋友如是說。雖然我最終沒有加入,但對這句話一直印象深刻。

    不是說女創業家或有女合夥人的初創,融資特別少、特別困難嗎?憑什麼有證據顯示女人創業成功率更高?我對朋友的說法大惑不解,直到最近深入求證,始知這原來一點不假。

    先看一點數據:在2017年,全美只有區區2%的風投資金投入女創業家的初創。導致這種嚴重分配不均的主要原因,當然是本來創業的女性就極少(佔全部初創的約十分一),而她們在融資過程中,又容易被以男性為主的投資者(美國僅11%風投為女性)有偏見地對待,包括如我在上週文章所寫,向她們問較多負面導向的問題,令女創業家在融資時顯得保守,無法充分展示其初創的潛力,結果「輸在起跑線」。

    不但在首輸融資如是,若繼續追縱成功融資的初創,就會發現女性創辦的初創在其後的融資中,亦節節落後:有35%全男班初創在首輸融資後能繼續找到資金,但僅2%全女班的初創有機會獲得次輪融資。時間軸拉長一些,如果初創發展得好,後來得到「退場」(exit)的機會,則大約11%由男性創辦的初創最終被收購,至於女性的初創,獲收購的比率只有0.5%。

    這是多大的鴻溝啊。說到職場上的性別差異,相信沒哪個行業比最講究創新的科網更差。既然女創業家一開始就比男性面對更大的阻礙,她們可以怎樣為自己的初創扭轉局面?另外,當時我那位朋友憑什麼堅信加入女合夥人可以增加勝算?我稍為再看一些資料,發現朋友真的沒騙我:如果你是投入資金給那區區2%女創業家的風投,你得到的回報將遠超另外那98%風投–他們走寶了。何解?

    (待續)

    相關舊文:

    女創業家逆轉勝

    女人創業難

    科技界的男尊女卑?

    ***

    本文2月8日刊登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