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集體IQ低落症

    最近香港新冠肺炎疫情出現大反彈,一天內錄得61宗本地確診個案(22日),政府不敢掉以輕心,迅速在同日宣佈應對措施,其中之一是為鼓勵市民進行檢測,向本地感染確診的市民提供5000元津貼

    一位初創企業家聞訊感到怒不可遏,忍不住在群組中發炮,說這不但浪費納稅人金錢、加劇政府財赤、無助抗疫,更糟糕的是,它可能為染疾提供經濟誘因,「鼓勵」一些生活逼人的市民「鋌而走險」尋求感染,以獲取5000元津貼。他認為這措施簡直愚不可及。

    朋友對高官們的批評,令我想起十年前(2009年12月底出版)看過大前研一寫的一本書叫《低IQ時代》,所講的「如果只看個人,(…)IQ的確很高,(…),但是集合許多個人成為一個團體後,IQ就明顯降低」之現象。

    大家都知道,在香港要考上政務官(AO)一點也不容易,學業成績必須非常優秀;而現任高官之中,特首林鄭月娥向有「好打得」外號、局長羅致光擁有達資優程度的智商(IQ160)…這都不算新聞了,為什麼把許多個聰明人集合起來後,沒有產生1+1大於2的效果令施政更有效,反而每每推出令人費解的政策?

    我想像高官們集體討論出「確診可獲5000元津貼」措施的背景,那就是沒有人敢逆民意主張推行強制檢測,大家就像迴避黑洞吞噬那樣,小心奕奕地不提出與之接近的做法;加上每個政策局都不想有機會孭鑊,結果在各自盤算、右支右絀下達成這個具「創意」的措施。高官們或出於好意,擔心基層若不幸染疫會手停口停,所以用5000元津貼略表心意;但能確保它不會成為基層「搵命搏」的誘因嗎?另一問題是,正在擴大的「跳舞群組」中,恰恰有不少是富人,如退休醫生之類,他們若一旦確診,便穩袋「津貼」$5000。對這種「無差別」的津貼, 不知高官們討論時可有考慮過市民觀感如何?這有助抗疫嗎?

    回到《低IQ時代》一書。在大前眼中,並不是所有官僚都會出現「集體智慧低落」的,比如新加坡就展現了非凡的集體高智慧,這歸功於其強勢的領導和優秀的教育政策(大前如此形容新加坡:「新加坡這個國家的個人能力確實不怎麼樣,但是國家的集體IQ卻是出類拔萃的。新加坡發展的模式是少數菁英在前面拉著國家往前走,國民則踏穩腳步緊跟在後頭。」)。此外,同樣為組織,私人企業尤其初創,就比官僚少出現「集體智慧低落」,因為市場競爭太激烈,組織的每個決定都必須準確、每個錯誤都必須得到及時糾正,無法容認「集體低IQ」,否則一定會在殘酷的市場競爭中被淘汰掉。

    (相關舊文:政府送你Apple Watch

    大前以十餘萬字縷述「低IQ時代」的前因後果,值得有興趣的朋友細讀。我認為本書其中一個最重要的訊息,是他提出個人可以憑自己的力量,擺脫社會的集體智慧衰落。大前說,要令自己成為「勝利組」,必須有三大兵器:英語能力、IT知識、金融素養。而且你還得拒絕思考懶惰,並時刻保持危機感

    大前說,「即使國家衰退了,個人還是有無數的方法可以讓自己不跟着衰退。也就是說,我們不要依賴國家,要靠自己的力量站起來。」這真符合香港人的精神。

    ***

    本文精簡版率先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見報

  • 想做的事就去做

    疫情持續,商人們盼了好久才出現的市面榮景,一瞬即逝。在大機構上班的僱員還好,只要企業沒裁員計劃,職位與薪酬也許保得住,還能再嚐WFH的好處;但自僱與做小生意的就沒那麼幸運了,即使還撐得下去,但市道疲弱、生意難做,實在一籌莫展。

    對那些暫無生活壓力,卻因「社交距離」而望天打卦的朋友來說,反正無事可為,不如趁這空檔,思考自己想過怎樣的人生。這是受到大前研一的舊書《想做的事就去做!》所啟發。

    出版這本書的時候(2001年),大前58歲,已從管理顧問公司麥肯鍚退休,並曾參加東京都知事選舉但落敗。然而他沒有閒起來,爽快告別上一個階段後,繼續帶著旺盛的好奇心和對生命的熱情積極生活。有一段時間,他聆聽超過1600名上班族的諮詢,發現日本許多卅多至五十歲的人十分迷失,既無向上的動力,又欠缺自信,卻為了還房貸之類的生活所需,無可奈何繼續工作,像行屍走肉般只想「捱」到退休,然後才做想做的事。

    大前警愓這些人,世上沒有「以後」才做的事,想做的事要立即行動,因為「現在覺得快樂的事,上了年紀以後不一定覺得快樂」。他舉了SONY創辦人盛田昭夫的故事做例子:

    當年大前曾和盛田昭夫約好,次年三月去奧地利的超豪華酒店Hotel Almhof Schneider渡假,到那「最棒的地方滑雪」。預約辦好了,大前十分期待,但盛田卻在出發前改變計劃,說要代表日本一個商會出訪意大利,「以後再去吧」。大前認為那個訪問團根本是可有可無的應酬,不值得為之取消滑雪之旅,但更遺憾的是,盛田不久打網球後昏倒、接著去世,沒機會「以後再去」了。

    類似的人生遺憾還有很多,你可能從朋友家人口中聽過,如果你躬身自省,相信也有不少。大前勸人以此為鑑,一定要順從自己的熱情,有想做的事時,再忙碌也要做。他又寫道,決定做要做的事,即使受挫也不後悔:「每當我遇到死路,總是像按掉電腦的AC鍵一樣,一鼓作氣清除一切,重新起步。」他認為只要每次重來都按自己的想法行事,即使走了彎路也無憾。

    在這本書裏,大前記錄了他遊歷世界的見聞,從壯觀的伊瓜蘇瀑布到稀奇的冰島,甚至羅列了十多個「候選」的「臨終之地」。我宅在家中翻閱此書,隨他的筆觸神遊處處,覺得還有許多想體驗的生活,和想去的地方。你也一樣,面對疫症、封城、市道蕭條…生意也許很難做下去,但只要有勇氣「按下重來」,利用這個「無所事事」的機會思考自己想過怎樣的人生,下一段路也許更風光明媚。

    ***

    本文率先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見報

  • 50歲可以創業嗎?

    吹熄生日蛋糕上的蠟燭,你在心中告訴自己,50歲了。看著家人盈盈笑臉,你覺得自己的人生過得還不錯:營營役役近30年,樓剛供完,孩子明年進大學,學費早就為他準備好,頓覺擔子一輕;身為大公司要員,在行內小有名氣,再往上爬的動力和機會或不如以前,但要穩妥地工作至退休,也不是什麼難事;這些年來謹慎理財,流動資產剛剛越過八位數字,今後的退休生活應該還有保障吧。

    此際你心裏有個小小的聲音在呼喚:創業吧。你有真材實料,何況這些年來在行內累積了不少人脈,現在連乳臭未乾的小子都跳出來創業,你為什麼不可以?你有經驗、有人脈、有點小錢…既然留在原公司也不外如是,何不放手一搏?你蠢蠢欲動,又不禁猶疑:50歲可以創業嗎?

    對此我沒有答案,但日本「趨勢大師」大前研一有,他認為50歲才創業的成功率「少於千分之三」,因為絕大多數成功的經營者在廿多歲時已大膽向老闆說不、把心一橫創業去了。一個人如果已被大公司「馴養」了近30年,他根本不具備挑戰常規的條件,也不大可能創業成功。大前不贊成「50+」在「夕陽無限好」的階段創業,但若逼切想轉換跑道的,大前有更佳建議:㝷找有潛質的年輕團隊,加入成為他們的顧問。

    視乎這年輕團隊的表現,「50+」顧問可挑選其中一種角色,並貫徹下去。如果團隊畏首畏尾、墨守成規,顧問可擔任「改革者」的角色,大力鞭策和鼓勵他們;若團隊毫無章法、不斷打倒昨日的我(想像美劇《Silicon Valley》中Piped Piper那樣的團隊),那顧問就應該幫助他們建立制度,設定實是求是的目標,讓他們心悅誠服:顧問不愧是行內縱橫卅年的老手啊!

    此外,大前認為不想留在舊公司的「50+」還有另一種選擇:換一份低兩級的工作。這是針對那些繼續留下來沒有什麼上位機會、心有餘力不足的「50+」。只降一級的話,還未做到退休就有機會回到不上不下的原點;但若選擇低兩級的公司,那一些本來在頂尖公司打生打死的50+,就可以在一個競爭和壓力大大減輕的環境中遊刃有餘,既幫助小公司提升,也可贏來滿足感:大公司訓練出來的前高層果然不同凡響。

    對「50+」創業的看法,我覺得大前在「應」和「不應」之間,提供了更聰明的選擇。不論是擔任顧問或降兩級工作,50+既能找到渴求的刺激,又不致冒失去一切的風險。環顧左右,發現我身邊也有不少成功的「超齡」創業者,共通處是他們大多選擇在自己十分熟悉的行業、並以顧問或管理小公司的態度去營運,結果成為大前口中那千分之三。50歲可以創業嗎?世事畢竟沒有絕對。

    本文參考自大前研一作品《後五十歲的選擇》

    ***

    本文精簡版同日見報:《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