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廣告人揸UBER

    離開午宴場地,我15分鐘後要到附近開另一個會。這段路距離不遠,走路也不過十來分鐘,但瞄一眼腳上那雙嬌滴滴的鞋子,只得坐車。繁忙時間路擠,這麼短的距離截的士,幾可肯定被拒載,唯有召UBER。

    不多久,一架混能車徐徐駛至。男司機身穿黑色衞衣,配墨鏡和cap帽,轉過頭來和我打招呼:「小姐,咁塞車,行路仲快啊。」他語氣友善,並無譏諷之意。墨鏡遮蓋了容貌,但那聲線配外型,居然與電影導演彭浩翔有九成相似。我無奈回答:「可惜今天沒穿運動鞋呢。」

    「彭浩翔」竟十分理解,還笑出來,「哈哈,我之前替一個老闆開車,個老闆娘唔知點解成日趕時間,於是叫我放了多雙拖鞋在車上,一見塞車,就換拖鞋跳車走。」他還說那老闆娘到步後,有時會把拖鞋藏在某處,讓他開車去取。講起歷次「搵鞋」經歷,「彭浩翔」越發眉飛色舞、繪形繪聲,那刻我真懷疑他是彭浩翔假扮的。於是繼續搭訕,「咦,為什麼要改開UBER呢?」

    「唉…」「彭浩翔」長嘆一聲,「我也不是開車的,我是個廣告人啊,可是已經三個月沒糧出了,不開UBER怎麼維生?」原來「彭浩翔」本來在一家規模約五六人的小型廣告公司工作,可是自去年年中以來公司生意大受打擊,坐困愁城下唯有改揸UBER幫補生計。

    「我老闆連層樓都賣咗!」「彭浩翔」連連嘆息,「我本來也有兩部車,一部讓老婆開車送兒子上學,可是沒法呀,剛賣掉一部。」

    我想不出法子安慰他,便問:「能開UBER幫補一下都好呀,不是嗎?」

    這一問,卻令「彭浩翔」激動起來,「我今早7:30送兒子上學後開始揸,現在下午2:30, 總共才賺了$X00多。我從某區出來,連隧道錢都蝕埋!」他一邊說,一邊想把自己的dashboard按出來給我看。

    這時剛巧我的目的地到了,臨下車之際,我本想引用廣告公司老闆曾錦強的話「經濟低潮是洗牌機會」來安慰「彭浩翔」幾句,又自覺很無力。關上車門,我把話吞回去,在手機上按了5粒星和$15小費給他。

    急景殘年,在這城市裏營營役役的都是同路人。希望「彭浩翔」懷著好心情,下一張單接個大客,早些回家與妻兒團年。過了這關,說不定當UBER司機的經歷,可以令他成為更有創意的廣告人呢。

    ***

    本文精簡版同日見報:《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

  • 老細太有料

    我一位朋友在幾家頂尖的跨國企業合共打滾了差不多二十年,不管在哪家公司,都是「明日之星」,三番四次成為歷來最年輕的管理層。他最近毅然辭工創業,擔任初創CEO的「管理教練」,助企業家克服員工人數由5人突增至50人、甚至500人的管理挑戰。他最近接了一個新案子,客戶的問題是「太有料」。

    老細太有料都有問題?當然有問題,我朋友認真地說。他舉例,這家公司每次開會,同事們幾乎都不發言,因為CEO太能幹,「世情已被看透」,大家不如慳番啖氣;最近該公司成功達到某個里程碑,同事們紛紛向CEO道喜,卻沒有互相恭賀,彷彿自己和這件事無關,一切都是老細英明,萬歲萬萬歲。

    難道這位能幹的CEO,不懂分配任務給下屬嗎?我問。朋友解釋,分配任務(delegation)是一回事,放權(empowerment)是另一回事。這位能幹的CEO當然懂得分派任務,問題是同事們接手時,老細什麼都設想好了,下屬純粹執行,即使把工作做好,也沒太大滿足感。所以我朋友作為管理教練,要教這位能幹的CEO盡量賦予多些發揮空間給同事,讓下屬得到更大的學習機會和滿足感。

    認識幾個很廢的CEO,本來一直讓我瞧不起,但經朋友一解說,我開始明白,相比太有料的老細,廢的老細未必最差。這些廢老細對公司的日常營運、人事關係、業務發展等,僅一知半解;他們廢到一個點,是同事們凡有大小抉擇或遇上困難,皆自行解決或互相商量,懶得請示老細。廢老細們以為自己「無為而治」,其實他們只是「無為」,沒有「治」可言。但無獨有偶,這些廢老細通常有兩個共通點,其一是有十分得力的左右手,撐起公司運作,不必辛苦廢老細;其二是性格隨和,不好大喜功,不搞什麼「大躍進」式項目令下屬們疲於奔命。

    世事多麼諷刺。CEO廢,只要不搞破壞,反而為有能力的下屬提供發揮空間,公司發展未必太差;CEO太有料,讀書考第一、仕途又得意,下屬在其眼中,沒幾個不是廢人,往往養成唯我獨尊、剛愎自用的作風,一旦做錯決定,可能陷公司於萬劫不復。我朋友的客戶很幸運,在節骨眼上願意聆聽管理教練的提醒,避免恨錯難返。

    ***

    本文精簡版同日見報:《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

  • 不要浪費彈藥

    兩個90後少女J和K,大學畢業後合夥創業。產品是「半客製化」胸圍,讓客人先作3D掃描,得到準確的量身尺寸後,再通過她們的平台訂製內衣。大約三週後,客人就可以收到仿如度身訂製的合身胸圍了。

    我問她們為什麼想做這產品。J答,身邊的女生都很喜歡網購成衣,卻很少網購內衣,因為未試過,擔心買到不合身的。K修讀內衣設計,發現很多女生對自己最貼身的衣物了解有限,在她們未推出3D掃描前,曾容許客人自己量身,然後到網頁輸入尺寸訂製內衣,竟有人「量錯十多厘米!」教她瞠目結舌。二姝想藉這個產品,助女生找到最舒適合身的胸圍。

    她倆在學期間已得到大學的創業基金支持,投身這個項目近四年,但生意增長緩慢。小妮子們曾花過一點錢在社交媒體上賣廣告,可是吸納每個新顧客的成本(customer acquisition cost)竟達數百元,根本無利可圖。她們通過朋友找上我,想看看有沒有法子幫她們增加推廣的效果。

    我一邊細細品嚐Lady M的伯爵茶千層蛋糕,一邊聽兩位女生你一言我一語地描述,聽完後我輕輕搖頭,微笑著給她們說:「別浪費彈藥做推廣了,你們還未找到product / market fit。」

    小妮子們看來大惑不解,我扮哂old seafood地向她們解釋:「找到product / market fit好比開車走上高速公路,條路順哂,一加油加速(市場推廣),可望很快到達目的地(產品銷售成功)。未找到product / market fit前就加速,有如在小路上盲頭烏蠅般橫衝直撞,還不傷亡慘重嗎?」

    她倆似乎不抗拒這些不負責任的意見,於是我繼續口若懸河地噴口水。我說,你們找到一個龐大的市場,即少女的網購市場,挑得好;此外,你們也找到市場的痛點,就是女生買不到合身內衣的煩惱,也不錯。可是你們提供的產品,卻不能徹底解決這個市場的問題:可供客製的配套有限、產品欠突破,所以無法令生意做大。

    我說認識另一家本地初創,針對的也是網購成衣不合身的問題,方案亦抱括一台3D身體掃描機。但這家初創的產品與兩位少女的頗不同:客戶量身後會得到一個3D「替身」(avatar),並可與多家品牌的網購平台對接。客戶利用「替身」,就可放心地「試穿」平台上成千上萬的衣服,體驗暢順之餘,還可減少買錯衫的機會,初創則從中抽佣。我覺得這家初創的product / market fit比較好,生意大幅增長(scale up)的機會也更高。

    少女聽完後若有所思,我接著有會要開,只好與她們怱怱告別。轉身時我心想,這產品頗有噱頭,加上由兩位少女主理,略為包裝一下,不難吸引媒體報導,拍照拍片也好看。可是我竟著她們「不要浪費彈藥」,這不是和自己的生意過不去嗎?看來我要檢討自己的product / market fit了。

    相關舊文:

    珍奶販賣機
    關於創業,只須做對一件事

    ***

    本文精簡版同日見報:《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