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平行時空

    百無聊賴時上Facebook,真是越看越寂寞。朋友們的狀態不是美食就是旅行,自己卻斯人獨憔悴。

    看,這朋友過的生活尤其令人羨慕:婚前她喜歡展示男友送的禮物,附「心心眼」100個;婚後改成溫馨生活照,不管是一碟青菜或一張按摩椅,都附註#老公好鍚我;最近生下小孩,更見得意忘形,不斷炫耀那粉團兒似的嬰兒。她事業愛情得意、家庭孩子兼顧,真替她高興…慢著,這是她的真實人生嗎?

    越來越多研究顯示,上Facebook越多的人,越感到不快樂,因為人們會不自覺地把自己真實、暗黑的一面,和別人那美化了的表象作比較。

    最近翻看一篇《紐約時報》的專欄作者引述研究舉例道,一個美國人洗碗的次數比他打高球的多6倍,但人們在社交媒體上展示自己打高球的帖文,卻比洗碗的多2倍;另一例子,擁有平治和寶馬的人,展示自己坐駕的機會,比其他車主多2.5倍。

    因為我們太愛炫耀,所以Facebook上的形像和真實的或出入甚大;那麼,誰可更準確地捕捉「真我」?答案可能是Google。

    在Facebook上,我們的一舉一動都是做給別人看的;但面對Google那簡單的長方框時,我們卻會毫不猶疑地輸入迫切想知道的答案,毋須修飾或隱藏。

    前述《紐時》的專欄作者做了一個簡單實驗,你也可試試:在Facebook上用英文輸入「我老公…」,系統自動填補的常見答案可能是「係最好的」、「好正」;但若在Google上輸入同樣字眼,系統提供的常見輸入卻是「正衰人」、「好煩」和「係基佬」。

    Screen Shot 2017-05-19 at 9.01.05 AMScreen Shot 2017-05-19 at 9.01.44 AM

    有趣的是,Facebook和Google皆為當今全球最大「廣告商」,藉技術向精準用戶賣廣告圖利。到底「真實的我」或「美化的我」更能為科網巨企賺錢?可有一番龍爭虎鬥了。

    新手媽媽或許在Facebook上展示嬰兒的可愛笑臉,但她在Google上搜尋的,卻是「產後抑鬱」和「如何減肥卅磅」。

    ***

    此文刊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上為加長版。

  • 入得廚房出得廳堂

    以前用「入得廚房,出得廳堂」來形容家裏的女主人能幹大方,現在這個形容詞或許用在智能家居助理上更適合。

    在科技界的人工智能大戰中,以網上零售起家的Amazon竟不聲不響地先拔頭籌。他們去年推出家居裝置Echo,這個看來像揚聲器的小盒子,內附人工智能助理Alexa,早在2016年聖誕節前,已進佔約百分之四的美國家庭。

    Echo可連結家中其他在線智能設備,一旦啟動便開始「聆聽」,只要主人提及「Alexa」,它就會被喚醒,並按指示提供服務。簡單如:「 Alexa,播放音樂」、「Alexa,關燈」、「Alexa,今天天氣怎樣」,或者稍為複雜些像「Alexa,我想聽笑話」、「Alexa,訂半打可樂回家」、「Alexa,明早七點鐘叫醒我,七點半Uber在樓下接我回公司」等,「她」都可以一一妥貼安排。

    如代入小說的情節,「Alexa」好比一句咒語,變魔法般為主人效勞。很匪夷所思吧?但這種改變正在發生--iPhone的Siri如今每週處理20億個指令、在美國,五分一Android電話的Google搜尋是口語指令,不必通過屏幕輸入。當電腦「聆聽」語言的能力不斷提高,再配合人工智能的高速發展、增強其分析能力與速度,語音操控將繼觸控屏幕後,成為人類和電腦互動的新模式。

    《經濟學人》分析,這就好像手機的應用和功能,遠超「沒有電話線的電話」一樣,進駐我們家中的語音助理,不只省去了鍵盤或屏幕操控,其所帶來的範式轉移可能遠超想像。

    當語音助理的能力越來越高,其互動的模式越來越個人化,所引起的將不止私隱問題(美國調查一宗謀殺案時,曾要求Amazon提供屋主Echo聆聽所得,但被Amazon拒絕)。我看過美國一位女工程師在網上分享,說當她聽見男友在家中與「Alexa」對話時,感到很不安,但解釋不到那是妒忌或其他。有朝一日,像電影《觸不到的她》(Her)中男人愛上虛擬女助理的橋段,也許很平常。

    ***

    本文於2017年1月27日刊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