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雕欄玉砌應猶在

    我來過這裏

    它位於荃灣一幢工廈的16樓,建築面積約7000呎,本來是個倉庫。2015年,9GAG從矽谷「衣錦還鄉」後約兩年,決定在香港設立總部,看中了這個地方。他們聘用本地建築公司LAAB,花了大約200萬港幣為這裏重新裝修。

    新裝修的辦公室採用開放式工作環境、採光充沛。整整三分一面積被劃成休憩空間,舖上人造草皮,還設有有乒乓波枱、豆豆袋、足球機等,感覺寫意又有活力。我來的那天,他們在這裏設了一台投影機,巨大的屏幕顯示當時Google Analytics上、9GAG網頁的瀏覽實況。後來聽說這台投影機很快又被撤走了。真符合初創的作風。

    可是這天上午,9GAG創辦人Ray卻傳來兩張人去樓空的相片。他告訴我,9GAG已決定全面讓同事們在家工作,整個總部已告清空。從今以後,一度被本地初創視為「示範單位」的9GAG總部,便成絕響(直到他們另起爐灶lol)。

    早於去年年中,Ray已有讓同事遙距辦公的想法,但因為沒有逼切性,所以從未實行過。今年年初疫症來襲,9GAG自農曆新年後一直讓卅來個同事在家工作,幾個月下來,發現工作效果並不差,於是五位合夥人向同事們徵詢了意見後,決定坐言起行,實施永久遙距辦公。才幾天功夫,便已和業主解約、清空總部、交還單位,效率驚人。還有一些輔助同事的配套和跟進,這裏就不贅述了。

    我所認識的本地初創中,9GAG不是第一家實施全面遙距辦公的。在他們之前,LifehackOneSky便已師承美國的BasecampWordPress母公司Automattic,一早「去辦公室化」。同事們在家工作或租用共享工作間,以通訊軟件和項目管理系統時刻相連,行之有效。在香港這吋金呎土之地,遙距工作不但可省下租金,還大大縮短同事的通勤時間,且讓他們有更高自由度安排自己的工作,難怪試過的都不想走回頭路。對企業來說,節省租金固然好,更大的好處是令招聘人才更加全球化,有利聚天下兵器

    不過在當時,遙距辦公未成潮流,不論在香港或在美國也沒引起太多關注。但當新冠病毒肆虐全球、令大小企業紛紛實行遙距辦公後,早著先機的美國科企,以Twitter率先宣佈將「永久」容許員工在家工作其他如Facebook和Google等,則表示今年之內,同事都沒必要回辦公室。

    曾幾何時,9GAG總部是本地不少初創辦公室的「示範單位」。乒乓波枱、豆豆袋、有型的standing desk等,是不少初創的「指定道具」;後來還有初創以按摩椅、PlayStation、無限量供應的啤酒零食等來吸引人才加入。現在風氣改變,擁有漂亮辦公室的上班族令人羨慕,還是沒有辦公室的上班族更令人羨慕?9GAG再度「先行先試」,或能又一次掀起本地初創的潮流。

    部份相關報導:TOPick – [在家工作]9GAG全面推行WorkFromHome 解除租約全面遷出荃灣七千呎總部 (轉載)

    立場新聞 – 9GAG全面#WorkFromHome 與業主解除租約 全面遷出7000呎的總部(轉載)

    香港01 – [Home Office]9GAG推行全面遙距辦公 撤7000呎總部公司上下支持 (轉載)

    信報 – 9GAG全遙距辦公月慳20萬 回應員工要求退租7000呎總部 (跟進採訪)

    頭條日報 – 9GAG退租7000呎辦公室 讓全體員工留家工作(跟進採訪)

    相關舊文:不通勤不是夢聚天下兵器

    ***

    本文率先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見報

  • 廣告人揸UBER

    離開午宴場地,我15分鐘後要到附近開另一個會。這段路距離不遠,走路也不過十來分鐘,但瞄一眼腳上那雙嬌滴滴的鞋子,只得坐車。繁忙時間路擠,這麼短的距離截的士,幾可肯定被拒載,唯有召UBER。

    不多久,一架混能車徐徐駛至。男司機身穿黑色衞衣,配墨鏡和cap帽,轉過頭來和我打招呼:「小姐,咁塞車,行路仲快啊。」他語氣友善,並無譏諷之意。墨鏡遮蓋了容貌,但那聲線配外型,居然與電影導演彭浩翔有九成相似。我無奈回答:「可惜今天沒穿運動鞋呢。」

    「彭浩翔」竟十分理解,還笑出來,「哈哈,我之前替一個老闆開車,個老闆娘唔知點解成日趕時間,於是叫我放了多雙拖鞋在車上,一見塞車,就換拖鞋跳車走。」他還說那老闆娘到步後,有時會把拖鞋藏在某處,讓他開車去取。講起歷次「搵鞋」經歷,「彭浩翔」越發眉飛色舞、繪形繪聲,那刻我真懷疑他是彭浩翔假扮的。於是繼續搭訕,「咦,為什麼要改開UBER呢?」

    「唉…」「彭浩翔」長嘆一聲,「我也不是開車的,我是個廣告人啊,可是已經三個月沒糧出了,不開UBER怎麼維生?」原來「彭浩翔」本來在一家規模約五六人的小型廣告公司工作,可是自去年年中以來公司生意大受打擊,坐困愁城下唯有改揸UBER幫補生計。

    「我老闆連層樓都賣咗!」「彭浩翔」連連嘆息,「我本來也有兩部車,一部讓老婆開車送兒子上學,可是沒法呀,剛賣掉一部。」

    我想不出法子安慰他,便問:「能開UBER幫補一下都好呀,不是嗎?」

    這一問,卻令「彭浩翔」激動起來,「我今早7:30送兒子上學後開始揸,現在下午2:30, 總共才賺了$X00多。我從某區出來,連隧道錢都蝕埋!」他一邊說,一邊想把自己的dashboard按出來給我看。

    這時剛巧我的目的地到了,臨下車之際,我本想引用廣告公司老闆曾錦強的話「經濟低潮是洗牌機會」來安慰「彭浩翔」幾句,又自覺很無力。關上車門,我把話吞回去,在手機上按了5粒星和$15小費給他。

    急景殘年,在這城市裏營營役役的都是同路人。希望「彭浩翔」懷著好心情,下一張單接個大客,早些回家與妻兒團年。過了這關,說不定當UBER司機的經歷,可以令他成為更有創意的廣告人呢。

    ***

    本文精簡版同日見報:《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

  • 老細太有料

    我一位朋友在幾家頂尖的跨國企業合共打滾了差不多二十年,不管在哪家公司,都是「明日之星」,三番四次成為歷來最年輕的管理層。他最近毅然辭工創業,擔任初創CEO的「管理教練」,助企業家克服員工人數由5人突增至50人、甚至500人的管理挑戰。他最近接了一個新案子,客戶的問題是「太有料」。

    老細太有料都有問題?當然有問題,我朋友認真地說。他舉例,這家公司每次開會,同事們幾乎都不發言,因為CEO太能幹,「世情已被看透」,大家不如慳番啖氣;最近該公司成功達到某個里程碑,同事們紛紛向CEO道喜,卻沒有互相恭賀,彷彿自己和這件事無關,一切都是老細英明,萬歲萬萬歲。

    難道這位能幹的CEO,不懂分配任務給下屬嗎?我問。朋友解釋,分配任務(delegation)是一回事,放權(empowerment)是另一回事。這位能幹的CEO當然懂得分派任務,問題是同事們接手時,老細什麼都設想好了,下屬純粹執行,即使把工作做好,也沒太大滿足感。所以我朋友作為管理教練,要教這位能幹的CEO盡量賦予多些發揮空間給同事,讓下屬得到更大的學習機會和滿足感。

    認識幾個很廢的CEO,本來一直讓我瞧不起,但經朋友一解說,我開始明白,相比太有料的老細,廢的老細未必最差。這些廢老細對公司的日常營運、人事關係、業務發展等,僅一知半解;他們廢到一個點,是同事們凡有大小抉擇或遇上困難,皆自行解決或互相商量,懶得請示老細。廢老細們以為自己「無為而治」,其實他們只是「無為」,沒有「治」可言。但無獨有偶,這些廢老細通常有兩個共通點,其一是有十分得力的左右手,撐起公司運作,不必辛苦廢老細;其二是性格隨和,不好大喜功,不搞什麼「大躍進」式項目令下屬們疲於奔命。

    世事多麼諷刺。CEO廢,只要不搞破壞,反而為有能力的下屬提供發揮空間,公司發展未必太差;CEO太有料,讀書考第一、仕途又得意,下屬在其眼中,沒幾個不是廢人,往往養成唯我獨尊、剛愎自用的作風,一旦做錯決定,可能陷公司於萬劫不復。我朋友的客戶很幸運,在節骨眼上願意聆聽管理教練的提醒,避免恨錯難返。

    ***

    本文精簡版同日見報:《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