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個支點、百倍槓杠

    一連寫了幾篇關於Naval Ravikant的文章,希望大家不會生厭,因為今天要講的,是我覺得他最重要的概念:leverages(槓杠)。

    幾年前在一場有關「如何不靠運氣致富」的「推特風暴」(Tweet Storm)中,AngelList創辦人之一Naval Ravikant講過不少有關創業、人生和致富的金句和概念,它們大部份都被收錄在Almanack of Naval Ravikant中,廣受歡迎。過去數週,我寫過有關天分(specific knowledge)、運氣、創造與推廣(To build and to sell)的文章,這些概念既和創業有關,也關乎怎麼為自己設定人生目標。如果說到創富,則今天要分享的至為重要。

    大部份人累積財富的方法離不開「出賣」時間。不管你從事的是體力勞動或專業服務,得到的回報大致和付出的時間成正比,分別只在多與少。一般來說,越辛苦的工作,付出與回報越成正比,如工廠的生產線;而付出與回報差距越大的,則成為人們心中嚮往的「筍工」。

    但Naval Ravikant認為,不論如何,出賣時間都難以令人致富,因為時間是有限的,而你總得睡覺吧,休息時怎麼賺錢?所以一個醫生能成為富人,主要不是因為他是大國手,而是他能創出一所賺錢的醫療集團;一個律師能成為富人,未必因為他雄辯滔滔,而是因為他是律師行的合夥人。一言蔽之,他們懂得利用槓杠放大回報,令自己付出和收入之間的差距大大增加,以此致富。

    Naval寫到,世上最常見的槓杠可分為三種:人力(labour)、資本(capital)、作品(media)人力是最古老的槓杠,想像在農耕社會,當一個人懂得僱十個人為自己工作時,他的回報自然是其他人的十倍。到進入工業社會,人力作為槓杠的作用更為清晰,一個工廠僱用了多少人,成為其生產力的指標,自然也是富裕與否的象徵。

    知識年代更講究資本的槓杠作用,稍為有點財務知識的都明白此道理,不必多作解釋。資本作為槓杠,比人力有效多了,因為管理人力資源是一件極困難的事,也不符合大部份創業者的個性。但不管人力或資本,在Naval眼中都屬過時,他認為全新的槓杠是「作品」,包括程式、影片、文章等一切「無須額外成本複製的產品」(products with no marginal cost of replication)

    工業社會產生了許多靠人力槓杠致富的人、知識年代致富的是懂資本槓杠的人如巴菲特,而新一代富人,則無不靠「作品」起家。如果有企業能同時包攬這三種槓杠,則可謂無堅不摧、無往不利了:利用人力槓杠,聘用程式員、設計師為自己工作;利用資本槓杠,大力推廣宣傳;同時以作品槓杠如程式等,征服全世界。這就是許多科網企業由初創崛起成為帝國的祕密武器。

    看到這裏,不知你有何反省?如果你希望成為富人,那現在還在從事出賣時間的工作嗎?抑或已開始利用槓杠來為自己增加財富?我寫下這些文章,好像在鼓吹大家以發達作為人生唯一目標,其實未必。記得這連串文章的第一篇嗎?那叫「尋找自己的火花」,找到自己的使命,才是一切的開始、你所做的一切才有意義。如果搞不清楚自己的人生意義,純綷以追求財富為目標,在這個急功近利的社會,很容易遇上瓶頸和迷失自我。以Naval的話,則是必先找到自己的specific knowledge,再押以槓杠效果,才有機會致富。說得也是,只懂槓杠,沒有支點又有何用?

    ***

    相關舊文:尋找自己的火花、如何不靠運氣致富、令你無敵的兩種能力

    ***

    本文精簡版同日見刊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

  • 令你無敵的兩種能力

    不知不覺已寫了好幾篇關於矽谷創投名人Naval Ravikant的文章。他在Twitter上提問如何不靠運氣致富」引起激烈討論,還造就不少「金句」。我覺得他的「致富論」很有意思,還想再寫兩篇為大家介紹一下。今天且談什麼是令人「所有無敵」(unstoppable)的兩種能力,下次再寫一個更重要的概念:利用槓桿(leverages)致富。

    相關舊文:尋找自己的火花、如何不靠運氣致富

    好幾年前,我曾引用一位本地創業者的話,寫了一篇文章「Sales vs Engineers」

    所有Start-up founders皆可被分成兩種人--一種是扮Sales的Engineer,另一種是扮Engineer的Sales

    無獨有偶,Naval所講的兩種能力,與之可謂異曲同工:to build and to sell,建設與推銷。Naval的原話是:

    Learn to sell. Learn to build. If you can do both, you will be unstoppable.

    Naval Ravikant

    一般來說,成功初創的CEO要不是個頂尖的工程師(engineer),要不是個世界級的推銷員(sales);工程師懂「建設」(to build),推銷員能「推廣」(to sell)。我們所認識的大部份成功的科技公司,幾乎都由這兩種人組成的團隊包辦,Apple的Steve Jobs和Steve Wozniak、Microsoft的Bill Gates和Steve Ballmer,便是頂尖「工程師」和「推銷員」結合的表表者,它們都是當世傳奇,堪稱所向披靡,改寫歷史。以內地的科企來說,馬雲能吹,馬化騰能幹,他們分別以不同的世界級能力,把阿里巴巴和騰訊帶到國際舞台,殊不簡單。

    而在Naval Ravikant眼中,SpaceX和Tesla的創辦人Elon Musk更是「身兼兩職」的完美化身,所以他可謂當代最無敵的創始人。細想一下,有兩三位我十分欣賞的本地創始人,比一般的出色,他們也或多或少同時擁有這兩種能力。

    我們之前提過Naval講的「天分」(specific knowledge),每個人都總有一些傾向,有的比較擅長建設,有的比較善於推銷,真正擁有這兩種截然不同能力的極少。如何令自己unstoppable?通常有兩種途徑,一是找能力和你互補的人組成團隊,如剛才提到的Apple和Microsoft;二是在自己的基礎能力上,強化另一種能力,冀達攻無不克的境界。

    一般來說,從優秀的工程師「扮」成優秀的推銷員比較容易,因為編程能力需要較長時間培養,很難一蹴而就。但我發現香港的工程師,往往很抗拒推銷,而且也不大懂聘用推銷人才,不知這是否窒礙香港初創登上國際舞台的一個因素?反倒是擅於推銷的人往往頭腦靈活,如今學習編程如此普及,若有心學,或許他們更易化身工程師呢。

    ***

    本文精簡版同日見刊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

  • 如何不靠運氣致富

    假如你一看到這篇文章的標題,衝口而出的第一句話是「慳啲啦,發左先咁講」,很抱歉,它不是寫給酸民(haters)看的。

    記得在去年香港被疫症肆虐最厲害那段時間,市道蕭條,百業待興,許多「餐搵餐食」的freelancer和slasher幾乎全無收入。當中有些薄有積蓄的,「改行」炒股票,一來打發時間,二來望交上好運一朝發達,從此財務自由。美國也有類似情況,這就是造就「GME散戶決戰華爾街大鱷」的背景,因為許多沒打工、領取了政府失業援助金的年輕人加入散戶大軍

    顯然在一般人心中,「運氣」和「致富」的關係不可或分。究竟有沒有不靠運氣致富的方法?

    原來這個題目,曾在Twitter上掀起一場風暴(TweetStorm),大家熱烈地討論有沒有不靠運氣致富的可能、如何做到等等。而提出此問題的,就是本文的主角,創業/投資者Naval Ravikant,一名印度裔的美國人。他當然是一名富人,但曾揚言,即使此刻被剝奪所有財產,只要讓他繼續在一個英語國家生活,也有信心憑自己的本事,東山再起。

    Naval為什麼有這樣的底氣?簡單說一說他的背景:1983年,他9歲從印度新德里移民到美國,大學本科為電腦及經濟。從25歲創立第一家公司Epinions開始,Naval多次創業,不過他曾說過,自己第一、二桶金都一度盡失,直到2010年、他34歲那年創立了著名的AngelList,此後就順風順水得多。目前他個人投資了200家企業(當中包括著名的Uber、Twitter等),而且是加密貨幣的信徒。身邊的朋友形容Naval是個「快樂及富有」的人。

    關於整個「推特風暴」的討論,大家不妨到訪Naval的網站好好端詳。今天僅引述他在Almanack of Naval Ravikant一書中提出的一個小題目:什麼叫幸運?Naval認為,世上有四種幸運:

    第一種,是全然盲目的幸運(blind luck),比如中了彩票。這是一種完全無法預測、計劃、總之就是忽然出現的天降好運。這樣的運氣,出現的機率極低,而且無法被有效地複製。

    第二種幸運,全憑努力。中國的命理學中有句話,叫「運者,動也」,即好運是靠「郁身郁勢」、不斷撓動生活而來的。如果你是保險代理,或地產經紀,大概對這道理毫不陌生。比如說100個人中有一位會簽下百萬元的大單,這機率對同一資歷的代理或經紀大致相若,那只要你比別人多打100個、200個電話,幸運降臨在你身上的可能就比別人高一些。靠接項目的顧問公司、小生意人等,只要多走動、自我宣傳,也有這個效果。

    第三種幸運是一種觸覺,那就是你比其他人更敏感、更容易發現帶來富裕的好運。比如那些十年前就發現、相信、持有比特幣的人,便屬此類;只要比特幣的價值不歸零。

    而最強大、最難達到的是第四種幸運,自製運氣,類似我們常言道的「機會只留給有準備的人」。Naval在書中舉的例子是,假如你努力成為世上最頂尖、最厲害的潛水員,當某天有人發現沉船寶藏(blind luck,第一種幸運),他們唯有向你求助把船上的寶貝打撈上來,讓你分成。這就是幸運找上門的例子。你得到這種好運的機會,比全世界所有人都高;得享寶藏的好運緊追你不放。如果用我剛才舉的經紀例子,那就是你先努力令一大群富人信任你、成為你的客戶,當這些富人一旦有需要時,他們首先想到你。換言之,你得到大單的機會率,比其他人高。Naval形容,股神巴菲特正是這種例子,全世界只有他才能用最低價錢買到最值錢的股票,因為這些公司需要資金時,除巴菲特外無他求。

    看到此處,你有領悟嗎?除第一種幸運無法捉摸外,Naval形容的其餘三種好運,或多或少可靠努力達到。即使很難練就第三種幸運的觸覺,或第四種幸運的聲譽,至少嘗試做到第二種幸運的「君子終日乾乾」吧。

    世上的確有靠幸運致富的例子,但那可遇不可求。凡人渴望致富,除上天眷顧外,還能求諸己,散戶想靠股票致富,除了問冧巴,還有許多功夫可下呢。當然若你只想靠那百萬分之零點零幾的blind luck一朝致富,祝你好運了。

    ***

    本文分上下兩期,於5月28日及6月4日在《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見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