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救火少年

    平日人跡罕至的廣東增城太寺山森林公園一山頭,今天氣氛異常。秋天清晨時分,本應沉睡的山林迎來一批又一批客人,熙熙攘攘,人聲鼎沸,令平靜的大地聒躁不安。

    這些不是普通遊客。他們有來自各市的消防員,共六百人;各級領導,二百餘人;浩浩蕩蕩的電視台攝製隊;還有一小隊來自香港的年青人--他們是最早到達的一批,在這裏已佈置了三四天。為首那位叫岑棓琛(Rex),才廿六歲,高高瘦瘦,倒三角形的臉上掛著一副眼鏡,像個文弱書生。書生此刻正全神貫注,在帳蓬裏作最後部署。

    一陣風刮來,林子裏的枝葉沙沙作響,幾聲嘹亮的鳥嗚劃破長空,似為一切打開序幕。偌大的觀眾席已佈置妥當,嘉賓們紛紛坐下,準備就緒。岑棓琛身處帳蓬內,眼睛緊盯著屏幕,氣氛緊張。

    2011年,廣東省林業局選擇在這處作滅火演練與測試。在接下來的五個小時,專業人員會祕密地在此山不同位置點火、製造不同火勢、並採用不同的滅火設備測試功能。但與以往最大的分別是,今天他們還有一項全新的測試要做--岑棓琛團隊研發的「山火監察機械人」,看它能否在指定監察範圍內,迅速而準確地找到火源。珠江電視台將直播這一切。

    帳蓬內,毫無預兆地,顯示此帶地圖的屏幕突然彈出一個火的訊號!旁邊顯示了座標,同時電腦如蜂嗚器般「嗶嗶」作響,並傳來兩張相片:一張紅外線熱成像、一張可見光彩照,清楚顯示火源。在另一個帳蓬內收到訊息的消防總指揮不敢怠慢,旋即在地圖上劃出救火部署路線,並通知前線立往滅火。

    五年後,香港人岑棓琛的山火監察機械人將進駐全國17個省、41個市,取代煙霧探測器和攝像鏡頭等,守護百萬公頃的森林。這一切皆源於今天百分百準確無誤的測試結果。

    ***

    視野機械人(Insight Robotics)剛完成700萬美元的B輪融資,領投的是深圳的風投「南橋資本」。創辦人之一、主責團隊研發的岑棓琛以無人機和機械人覆蓋萬邦的夢想,因為資本壯大而能進一步實現。

    岑棓琛自小愛砌機械人,成立公司那年他才25歲,事隔六年,模樣還一如少年。上月人大委員長張德江訪港,最後一天的行程是到科學園參觀初創企業,岑是代表之一,與國家領導人交流的時間也最長。

    「他未及握手便問我多少歲。」岑笑著回憶,他回答31歲,對方先是愕然,道「我還以為你剛畢業呢」,然後才冒出一句:多好的年華,我也想回到31歲。氣氛很好,岑得以有條不紊介紹他的發明。

    森林大火不但是造成碳排放的元凶,也帶來極大經濟損失。單在中國,每年便有相當於28幅整個香港大小的土地被山火破壞。幾年前的俄羅斯、今年的加拿大,都深受其害。

    監測、通報、及早撲滅,是應付山火最有效的方法。傳統的煙霧感應攝像鏡頭和紅外線熱成像系統,以探測煙霧或熱源溫度為主,算法過於簡單,誤報率高。但岑棓琛研發的山火監察機械人,搜集的並非單一數據,而是不斷量度熱源和其周邊環境產生的變化,分析多種氣象數據,綜合判斷該熱源是不是「火」,準確度大大提升。

    山火監察機械人自從2013年面世以來,從未漏報過一次火災。它可以在八公里半徑範圍內,探測到最小六平方米的熱源。應用在平原的話,最快200秒內可完成一次掃描,即使有火種出現,也能及時通知滅火,貢獻良多。

    香港太小,岑棓琛的機械人與無人機反而無用武之地。他的發明除中國外,還應用在印尼、馬來西亞、墨西哥等農業國家,南非也是他們開拓之地。

    31歲,許多同輩在為一個400呎的單位苦苦鑽營,岑棓琛卻在世界各地推銷研發成果,連回家的時間也不多。這確是實現夢想的最好年華。

    ***

    此文六月三日及六月十七日刊登於《晴報》

  • 本土創業家

    剛認識Leo時我心想:「壞人」大概就是這樣子的。

    當時他染一頭發亮金髮,以電單車代步,顴骨有點凸出,眼神略帶凌厲,身型偏瘦,是個想像中有複雜背景的小混混模樣。後來他說他上街的確經常遭警察截查。

    他的FB有非常高的「花生」價值:月旦時事、含沙射影,不知得罪多少人,但我行我素依然。有時夾雜私事,像與母親的相處、和(前)女友(們)的互動之類,充分表現Leo是個有血有肉的人。

    認識久了才發覺Leo在「兇狠」的外型下手無縛雞之力,倒是思維非常清晰,很適合做電腦編程。他從唸大學起便接外包工作做,畢業後邊上班邊賺外快,直到外包的工作多得做不完,便索性辭工和拍檔自組公司創業,專接大企業項目。

    但Leo最為人知的不是為他人做的嫁衣裳,而是那些他視為「小玩意」的應用程式,既本土又有創意。2009年他寫了一個程式叫《衝廁》,用當時還未十分流行的定位技術和UGC(User Generated Content,由用戶提供的資訊),打造全港首個「搵廁所」App。看似十分無聊,但自從幾年前有「自由行」隨處便溺、險釀「中港矛盾」後,有人發掘了這程式出來供旅客參考,及後連旅發局也加以推廣。

    又如幾年前他和別人合作,利用統計處數據,以一兩項看來不涉私隱的個人資料(例如住哪區、通常乘搭什麼交通工具等),推算某人月入多少。這個App叫「求偶大作戰」,因為話題十足,還上過報章的頭條。

    很多投身科網創業的人都有極大宏願:改變世界、征服宇宙之類,定要把版圖擴張得要多大有多大。這很好,因為互聯網本身沒有界限,理想何妨宏大。如果這些人想做星巴克、麥當勞,Leo寧可做好一間街坊茶餐廳,讓伙計和顧客打成一片、奶茶個個讚、多士飛邊走油烘底任君選擇。

    當誰都想往外跑征服世界時,有人卻樂心樂意做最適合本地人口味的生意,也是功德。

    ***

    2016年4月22日刊於《晴報》

  • 將白宮變做Startup

    Haley Van Dyck在2008年加入奧巴馬的競選團隊,負責他參選美國總統的「手機策略」--利用流動科技與短訊,向選民拉票。這幾乎是史上公認首宗也最成功的科技競選策略,藉網絡將當年寂寂無聞的奧巴馬送入尋常百姓家,再一舉登上美國總統寶座。

    奧巴馬當選三天後,才廿二歲的Haley Van Dyck被邀加入華府,負責改革政府的科技應用。在她接手一台手提電腦著手工作時,立即明白眼下的挑戰有多大:那電腦用的是Win 98,足足比時代慢了十年。

    其後她在白宮之內建了小小的Startup叫United States Digital Service(姑譯作「美國網上服務」),決心改革冗長而非常昂貴的政府服務。

    美國號稱世界大國,其官僚習性也是「世界級」的。舉例,一名退伍軍人若要申請政府資助,平均需時137天。他更有可能要翻查過千個網址、九百多個電話,才能找到申請的門路。聯邦政府94%的科技項目是超支或延期的,百分之四十永遠不見天日。

    Haley Van Dyck深信一個利用科技顛覆了各行各業的國家,必然人才濟濟,豈容政府服務因循守舊。她上任後廣邀矽谷人才到訪白宮,讓那些在Amazon、Facebook、Google等科技巨企工作的人了解政府運作,激發他們利用科技改革官僚運作的動力。

    此白宮之內的Startup成績斐然。一個六人小隊就把整個移民申請全面無紙化(過去申請需時半年、文件要多番穿州過省才能完成),而如今一個退伍軍人只須到訪一個網址就可立即找到他最需要的傷殘津貼申請方法。

    最近和朋友開展一間Startup的籌備工作,這初創企業有社企的使命,但我們不以社企標籤自己。因為科技必然帶來進步、成功的企業理應都是社企,助解決難解的社會沉痾。Haley Van Dyck示範如何在最官僚的地方引進創業精神,我們在號稱最市場化的城市創業,不可能不帶來改變吧。

    ***

    2016年4月15日刊登於《晴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