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少女、媽媽、女強人

    五月份的時裝雜誌《Vogue》本地版,以The Power of Next為主題,從不同的專業範疇裏挑選多位獨當一面的職業女性做訪問,談她們在事業上的取捨和得失。部分訪問我有份牽線,從旁觀察,想記下當中一個小片段。

    The Power of Entrepreneurship(創業者)的兩位受訪者,分別是創辦手機應用程式MinorMynas的少女CEO葉礽僖(Hillary),和Facebook的大中華區總裁梁幼莓(Jayne)。訪問那天,Hilary隨媽媽羅雅慧(Joey)一起來Facebook的辦公室會合,她背上沉甸甸的背囊,裏面都是書。

    我們先和Jayne聊天。她身型高瘦,留著清爽的短髮,幾乎沒化粧(她的髮型和大眼睛讓我想起梁詠琪)。一如任何大企業高層,Jayne有備而來,數據和例子皆瑯瑯上口,對答準確卻無驚喜。然而當提到曾遇過的多位好上司,她的大眼睛開始閃出光芒,內容也活潑起來。

    Jayne記得,當她初入行還只是一名經理時,一位上司給她鼓勵:「Jayne,有一天你會坐上我的位置。」她當時心想那怎麼可能!作為一名初出茅蘆的少女,她也曾懷疑自己的能力。直到事業路上闖過一關又一關,她每每迎難而上,才覺悟不妨自信些,一切試了再說。

    Hilary才14歲,接受訪問的次數卻不輸任何名人。她天資聰穎,愛好與同齡的孩子格格不入,結果曾在學校飽受欺凌。後來媽媽不忍女兒承受巨大壓力,毅然讓她退學、在家學習(home schooling),並且全力支持她發展MinorMynas,一個讓兒童學習外語的手機應用程式。Hilary記得曾有投資者直言她太bossy(跋扈),把人嚇怕。小妮子不禁反思:如果我是男生,會受到這樣的批評嗎?

    在這短短的交談中,我最意外的發現是Hilary的媽媽Joey。這位同樣蓄短髮的女性給人很幹練的感覺,她是女兒最強大的後盾,全心全意支撐起Hilary的事業和個人成長,但她並非一直僅是個「背後的女人」。為照顧Hilary兩姐弟,Joey約十年前辭去工作,當時她是一名高級督察,隸屬「爆炸品處理課」(即「拆彈專家」),是為數極少的女成員之一。她也曾有濃厚的事業心,卻甘為家庭作出取捨。

    訪問尾聲,Jayne問Hilary:你能想像十年後的自己會怎樣嗎?小妮子率直地答,「我覺得24歲好遙遠啊」,惹得我們一眾大人都笑了。十年、廿年後,不管少女成為像Jayne一般的職業女性,還是像自己的媽媽那樣,為家庭而退下火線,我都希望她能忠於自己,不為自己的能力設限,更不為別人的期望違背理想。

    ***

    本6月7日刊登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

  • 單身美女經濟學

    我與「旅遊寫作人」林輝相識多年,最近他從格魯吉亞和尼泊爾的行程間擠出丁點時間回港小休,我們趁機一敘近況。

    林輝說他三年多前創業,和女友與另外兩名同樣熱愛背包旅遊的朋友成立「輕背包Sherpas」,發揮四人「行萬里路」的專長,策劃比較冷門的目的地或路線,譬如「西藏阿里轉山行」、「 北印拉達克公路之旅 」、「 以色列及巴勒斯坦深度遊」等。既深入不毛,又穿梭古今,體驗世界之大,多元文化之美。他們的行程至少一週,較長的如冰島環島之旅長達15天,大部份每位收費約二萬餘元。去年「輕背包」帶了二十團出國,生意總算上了軌道。但回想當初創業,「完全是因為窮」,林輝道。

    五年前他完成兩年的長途旅行回港,花盡積蓄,回家時一盤如洗,窮則變,「我就想有什麼辦法既可『無本生利』,又可以維持生活和繼續旅行」。林輝和在拉薩開「風轉咖啡館」的港人「薯伯伯」是好朋友,二人決定小試牛刀,夥拍一家旅行社策劃西藏遊。他們在朋友圈子中宣傳,近兩萬元的團費,居然吸引了九個人報名!扣除給旅行社的分帳後,還稍有利潤,團友也感到滿意。林輝首度創業就小嚐甜頭,讓他有信心把興趣化成事業,踏上「輕背包」之旅。

    林輝說,三年來累積一定經驗,「發現我們找到了一個十分獨特的市場」,那就是大約28-40歳、收入不錯、高學歷的單身女性。像他去年帶團往意大利的阿爾卑斯山小徒步,八名團友都是女生,有工程師、醫生、銀行家、律師等,除了一位隨女兒來的退休人士外,全是職業女性!

    這些女生覺得參加傳統的旅行團「唔型」,而且單獨報團的她們不但要給附加費住單人房,還要和家庭客與退休人士為伍,感覺格格不入。她們收入好、有見識,對生活有一定要求,既無育兒負擔,何不讓自己旅行得更好?名牌包包和鞋子,再漂亮每天上班也不過拎一個穿一雙,買得了多少?她們捨得把錢花在美好的體驗上。林輝說,相比之下單獨參加他們旅遊團的男生較少,即使有男團友,通常陪女友或太太而來。或許男生比較大膽,深入不毛也敢一個人上路吧。

    說來這些單身女性,不但對「輕背包」來說是個很有潛力的消費市場,對許多行業來說也如是,而且隨年紀不同,她們的需要也會轉變…我一門心思「鑽研」起這門「經濟學」來,稍為有點分神,不料林輝猶在自言自語訕訕道:「有幾個團友還真漂亮,我如果不是有女友…」

    我故意打趣他,「你改信伊斯蘭教不就成了」,作為一名有國際視野的旅遊人,這算什麼嘛,哈哈。

    ***

    本文刊同日刊登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

  • 我為女兒開學校

    女性創業經常面對的一種偏見,是投資者認為她們一旦結婚生子,自然會重視家庭多於業務,結果半途而廢,連累投資者虧本。所以她們融資格外困難,起步不容易。但有一種女性,卻在婚後才創業,妻子或母親的身份反而令她的事業越做越有起色。我朋友Sharon就是表表者。

    十餘年前我認識Sharon時,她在一家私募基金任職投資經理。我們有時約在中環交易廣場午餐,她愛穿剪裁俐落的連衣裙、配簡單鑽飾、腳蹬四吋高跟鞋、手上拿一個Bottega Veneta織皮錢包。由內到外,她都是典型的中環精英。

    Sharon見多識廣,我們聊天的話題很豐富。她在本地名女校完成中學課程後到美國唸大學,畢業那年沒靠人事關係就成功獲一家美資投行聘為分析員,回港工作。中英語流利又懂金融市場的叻女不算罕見,難得的是Sharon還懂編程,而且自少女時代起便在當時並不流行的討論區上留下不少「戰績」。任何題材一旦引起她的關注,再難找的資料她都能刮出來。

    有人說,再有才華的女子,婚後都難免因為育兒與家務的擔子而庸碌起來,但Sharon是例外。她辭工後生下女兒,但觸覺依然敏銳、詞鋒一貫鋒利、思想也保持前衛。女兒出生後Sharon學會母乳哺育的種種好處,不但身體力行,而且和一些志同道合的媽媽們成立推廣母乳餵哺的組織如「自然育兒網絡」,直面社會禁忌,即使遇上冷嘲熱諷和反擊,也毫不退縮。

    女兒稍大,Sharon告訴我她在銅鑼灣的樓上舖開了一家小小的玩具店,搜羅合乎自然和華德福教育精神的、不過份精巧的玩具,因為「找不到合適的,只好自己開一家」。間中我會問起她玩具店的生意如何,她總是打哈哈道,「沒有細看,不想知蝕了幾多」。後來我想自己真是多此一舉,Sharon的理財能力遠在我之上呢。這家小店,最近又開了分舖。

    又過幾年,女兒上幼兒園,我問Sharon近況如何,她用當時開玩具店的口脗說,找不到合適的小學啊,所以在考慮自己開一間學校,應該還有別的小孩有類似的需要吧。開學校?那牽涉多少人力物力?要找合適的地方、申請牌照、聘請老師…我未聽過一個沒有辦學經驗的人能開小學,結果Sharon居然又做到了。2017年9月,她和另一位媽媽合力,於西環一處原是老人院的地方開了一家學校,是香港第一所市區的華德福小學。我真服了Sharon。從來只有「港媽」為女鑽破頭搏入名校,從未聽過坐享「世襲」資格的居然捨易取難,寧願為女兒開一家非主流學校。

    我知道Sharon的創業故事並不常見。職業婦女在結婚生子後能兼顧家庭與事業已很不容易了,有能力與資源創業的實在是少數,丈夫和家人的支持不可或缺。想深一層,幼兒和初創一樣,其茁壯成長需要「創辦人」不計回報的付出與灌溉,所以每一位媽媽都是偉大的創業家。

    ***

    本文精簡版3月1日刊登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