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ahoo王朝盛轉衰

    最近認識一位94年的十優狀元,他2000年於美國史丹福大學碩士畢業後,在灣區找到一份startup的工作。那間startup叫Yahoo!(雅虎)。

    2000年是科網熱的尖峰,雅虎當年的市值為$1,280億美元。那年,Google是搜尋界初哥,創辦人Larry Page和Sergey Brin不過是雅虎楊致遠的史丹福小師弟;FB還未面世,創辦人Mark Zuckerberg只是個16歲的少年。這位十優狀元回憶,同期一個準備到Google報到的同學,還向他打趣,「你要照住細佬呀」。其時雅虎欲在香港一展拳腳,遂派這位朋友回港,成為雅虎香港的第二名程式員。能得到雅虎聘書,當年是件光耀門楣的事。

    但誰想到雅虎王朝只有22年壽命?上月底雅虎被電訊巨擘Verizon宣佈以$48億美元收購,與最風光的時候相比,價值連百分之四都不到。多少人興嘆,一代江山竟淪落至此。

    雅虎幾乎是自科網泡沫爆破後便開始走下坡的。在「末代CEO」Marissa Mayer於2012年上任前三年,雅虎連換四任總裁(楊致遠也曾被力邀回巢重整旗鼓,但無法力挽狂瀾,並在2008年錯過以$450億美元將雅虎賣予微軟的機會),並一次又一次錯過互聯網轉型的時機:門戶網站很快沒落,取而代之的是社交媒體,然後是流動平台。

    而與歷史上許多王朝由盛轉衰相似,雅虎的「末代一姐」Marissa Mayer也以「洗腳唔抹腳」見稱,例如她曾一擲$60,000美元,與一位心儀設計師午膳,還把其某款針織外衣,每件買了一個顏色;她以四季酒店為家;去年聖誕,她花了公司$700萬美元開派對。她做生意的作風亦不遑多讓,2013年「疏爽」地以$11億美元買下Tumblr,卻得物無所用。

    與「末代一姐」的豪爽相比,雅虎曾錯過以$100萬美元買 Google、$10億美元買FB的機會,真諷刺。但我相信Google或FB不會高興得太早,因為互聯網世界轉型太快,難保下一個浪來臨時,不管那是人工智能抑或虛擬實境,霸主也會被不知哪裏冒出來的startup取代。切以雅虎為鑑。

    ***

    相關文章:
    The Economist: From dotcome hero to zero
    Business Insider: The luxurious life of Marissa Mayer, the CEO who just sold Yahoo to Verizon for $4.8 billion  

    ***

    本文8月19日刊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此為加長版

  • 獨角獸又如何?

    2013年,當Aileen Lee離開矽谷最具地位的風投基金Kleiner Perkins自立門戶時,她為當時的創投行業寫了一篇分析文章。其中提到有些鶴立雞群的Start-up,成立才短短幾年,尚未上市就擁有逾10億美金市值,是風投基金的寵兒。她以「獨角獸」(Unicorn)去形容這些Start-up:矜貴、罕有、可遇不可求

    兩三年間,「獨角獸」一詞被高唱入雲。科企以躋身「獨角獸」為榮,投資者為打造「獨角獸」不遺餘力。這股浪潮由矽谷席捲香港,可在東方之珠還未誕生首隻獨角獸之際,矽谷的風向卻已改變。獨角獸被抨為估值不合常理地高,跡近泡沫爆破,而常人對獨角獸以至科企霸權的反感,漸漸形成。

    這一切也從2013年年底的矽谷鄰近地區拉開序幕:三藩市居民不滿科企員工進駐該區扯高樓價,又無回饋社區,深覺科企霸權拉闊貧富差距、造成社會不公,於是向Google接載員工往返居所與辦公室的穿梭巴士示威。這一鬧喚醒了許多人:曾被視為推動社會進步、打破既得利益者壟斷的科技精英(Tech Elites),在不知不覺間,是否取代了華爾街精英,站在大街(Main Street)的對立面?

    說到壟斷,矽谷「教父」Peter Thiel有精闢見地。他曾撰文力證「壟斷是個好東西」、科企一定要有壟斷市場的能力,才毋懼競爭者挑戰、不斤斤計較於短期收益、專注提供最好的技術或服務;只有輸家(Losers)才高喊競爭、公義。他以「Do No Evil」(勿行邪惡)的Google(又是Google!)為例,指Google因為壟斷了搜尋市場,所以才有餘裕把利潤投進研發,不斷創新,為用家製造價值。

    Peter Thiel站在科技精英、成功資本家的立場,當然擁抱壟斷和「贏家通殺」;但那些代表大多數的「巴士抗爭」者,卻無法分享科技帶來的好處,未見其利先見其弊,自然抗拒新一代精英階級的形成。本地GoGoVan遇到的反彈情緒,和這類似。

    在科技創新方面,香港比矽谷慢了幾拍;但在「覺醒」方面,卻毫不遜色於脫歐的英、或巴士抗爭的美。這是香港的進步,抑或宿命?

    ***

    本文2016年7月29日刊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

  • GoGoVan闖關

    三年前的七月,GoGoVan橫空出世,一個App就把雄霸行業多年的龍頭逐一擊倒,港人電召客貨車的習慣亦隨之劇變,它為科技企業顛覆傳統作出完美示範。

    GoGoVan生逢其時,不但改變了香港的電召客貨車業,還在一輪又一輪投資者垂青下、以三次融資合共籌得的最少2,654萬美元,迅速擴大版圖:八個中國主要城市、台灣、新加坡、南韓等,都被GoGoVan進駐。它並無公佈今年最新一輪的融資額,但外間估計它市值逾三億美元。

    試想像你是GoGoVan其中一個創辦人。你的Start-up本來只有五個人,彼此全屬大學好友,你們以二萬港元起家;三年內它驟然膨脹成逾350人的「跨國企業」,轄下司機數萬名,市值逾億,你怎麼管?Start-up的成長,遠超創辦人個人的成長,這正是GoGoVan林凱源(Steven)面對的最大挑戰。

    上月GoGoVan正式開始向司機徵費(過去司機和乘客免費使用此App,平台並無抽佣),按當時的供需情況等考量,向大額值定單抽取約百分之十佣金。這是GoGoVan由負現金流轉向正值的必經之路,事前想必經過深思熟慮,但造成的反彈仍勢不可擋。

    即使GoGoVan強調平台上九成定單仍屬免費,而且會檢討抽佣制度,但已引起部份司機鼓噪。怨聲載道的司機和競爭對手藉此向GoGoVan口誅筆伐,創辦人經驗不足,黔驢技窮下釀成接二連三的「關公災難」。別的企業或許經營十年才會遇到的挑戰,GoGoVan成長太快,才三年就嚐到。

    從GoGoVan的例子可見,初創企業縱有市場和投資者加持,但從本土、走向亞太、晉身國際,每一關都是硬仗;創辦人由管理幾個人、到數百名、至數千數萬的員工,改變的不止是量,更是格局上的質變。將來能否成為「獨角獸」,這一關GoGoVan要闖,林凱源更要闖。

    ***

    相關文章:

    誰是香港第一家獨角獸?

    9GAG不做的三件事

    9GAG會做的三件事

    香港靠FINTECH突圍?

    ***

    本文2016年7月22日刊於《晴報》,此為加長版

  • 香港靠Fintech突圍?

    龍沛智(Simon)1998年大學畢業後,在銀行界打滚了15年,先後服務於渣打和花旗,擅長風險管理,熟悉借貸市場(如私人貸款、信用卡業務)。

    2013年,龍沛智從史丹福大學進修回來不久,眼見金融海嘯後,銀行監管日趨嚴謹、業務寸步難行,索性把心一橫創業,顛覆他出身的金融界。

    他的Startup叫Welab,起步快靚準,在香港,以第一批Fintech(金融科技)為名打響旗號。首輪融資2000萬美元,投資者包括紅杉資本、TOM集團、俄羅斯巨亨Yuri Milner等,一口氣在中港兩地設點,瞄準年輕人市場,強攻網上貸款、手機貸款,殺手鐧是銀行或一般放貸公司不大做的市場:又快又平地批出短期小額貸款。

    一般而言,銀行批出的貸款利息較低,但所需時間較長,因審批需時,而且成本也高;放貸公司批出貸款相對銀行快得多,因其基本不作審批,以超高利息作補償。Welab利用科技,毋須申請人露面,憑其網上申請或手機行為,便能迅速判斷其還款能力,又平又快地批出貸款。最厲害是開業以來,其30天逾期還款率低至1%,比傳統銀行信用卡還低,而且中港兩地的fraud case(虛假申請)都是零(兩地申請總額迄今為止,達港幣230億元)!顯見科技的威力。

    做中港兩地的放貸生意,市場這麼大,吸納顧客最為重要,而這需要雄厚資本驅策。今年初,Welab再度融資,規模達1.6億美元之鉅,投資者包括馬來西亞主權基金、歐資基金ING及香港的南豐集團等,難怪市場揣測,Welab市值可能已達獨角獸(Unicorn,未上市而市值逾10億美元的科技初創公司)門檻。

    對此龍沛智不作評論,一副怡然之姿。我覺得Welab在內地拓展金融科技業務,其優勢不是財力--論財力,誰堪與BAT較量--而是龍沛智以港人身份、在國際金融市場打滚的經驗,這才是投資者敢押注在Welab的信心來源。

    ***

    相關文章:
    誰是香港第一家獨角獸?
    GoGoVan闖關
    9GAG不做的三件事
    9GAG會做的三件事

    ***

    本文2016年7月15日刊於《晴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