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竟向web3說不

    NFT、元宇宙、區塊鏈等和web3有關的概念,再一次為科技界帶來劇烈的地殼變動。不少web2.0年代已冒起的團隊也在磨拳擦掌,期望藉此推陳出新,再下一城。但凡事總有例外。

    甲和乙是我認識的兩個團隊,他們的核心技術和應用接近, 而且市場都夠國際化,深得用戶和投資者歡心。但在web3掀起的巨浪下,兩者的取捨卻頗不同。

    甲團隊本來計劃在2020年大舉出擊,卻因瘟疫持續不休而作罷。幸而團隊並無因此怠慢,他們一直密切觀察全球用戶的使用習慣,並收集數據,因應這些回饋優化和改革其應用,這段時間以來已推出2.0版本,還有3.0版本蓄勢待發。其不懈努力也得到回報,半年前B輪融資到位,足夠團隊繼續按其藍圖推進。至於web3巨浪,他們卻顯得踟躕不前。

    乙團隊在2020年推出的第一代產品成績不錯,本該順著原定方向繼續前行,但忽然掀起的web3巨浪,令團隊決心全面更改航道,遂浪而上。他們發幣(token)、打造元宇宙、積極地建立web3社交平台,其全面擁抱web3熱潮的態度令團隊成為投資者的寵兒,資金湧進的速度更前所未見,團隊士氣大振。他們想不通為什麼甲團隊在這勢頭竟向web3說不,對方是不是太保守了?這等於向錢說不啊。

    我覺得兩支團隊迥異的取態很有趣,就稍為思考了一下這個問題。因為甲團隊全是精英,又非首次創業,所以我幾可肯定他們作風一點也不保守;他們只是不跟風。不跟風又代表了一種堅持:不向投資者屈服

    要知道初創和投資者之間,既須有相同理念,但也各有所取。初創的初心,總是做出驚天動地的產品,一舉改變世界;投資者著眼的則是面子和回報,至於能否改變世界、用家是否滿意,並非他們真正關心的課題。乙團隊緊貼潮流、滿盤元宇宙大計,正中投資者下懷,他們怎會不動心?不但要買,還得加注,因為投資在風口上的項目,才能增加他們低買高賣的回報,更可藉此向同行炫燿。乙團隊「深明大義」,自然成為投資者心目中的搶手貨。

    至於甲團隊,我相信他們遲遲未進軍web3的態度,必令部份投資者不滿,但明知有投資者不滿仍堅持原路,為什麼?我想到的唯一解釋,是他們對用家的重視更勝投資者。已推出的1.0和2.0產品都得到用家喜愛,為什麼不繼續優化它?為什麼要捨棄那些支持者?我估計對甲團隊而言,為用家提供更佳體驗、替用家解決痛點,是他們的首務,這比為投資者帶來回報更重要。吸資不是不重要,元宇宙也不是不做,但不必一窩蜂搶住做。因為沒有優先加入web3浪潮,才予人保守的感覺。

    據知乙團隊因為元宇宙概念得到投資者青睞,更集中資源在這方面開發,那個才面世不久的第一代產品,已被打進冷宮。我不識好歹地問一位知情者,那買剛下第一代產品的用家怎麼辦?對方聳聳肩道,購入科技產品總會遇上這樣的事吧。

    ***

    本文精簡版同日見刊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

  • 歡迎光臨元宇宙

    web3的人和上一代完全不同,如果用web2.0的思維去理解他們,你肯定無法猜透他們在想什麼。」坐在Café Landmark的阿強,身穿一件全黑連帽衛衣,上面有個獨特的白色骷髗頭像。他面前是一杯微溫的skim milk Flat White,他說話的語氣也是不慍不火的。那web3的人到底在想什麼?我急不及待地問。

    「web3的人通常很年輕,最多三十出頭,在現實世界可能是個loser,但在『元宇宙』,他或擁有好幾個CryptoPunksBoredApe,還有數萬個『eth』(ethereum,以太幣)身家和各式各樣tokens。他們在元宇宙富可敵國,是人上人。」阿強一口氣數出連串當下最火熱的名詞,然後頓了一下。

    昨晚在一個Discord平台,一群網民在阿強朋友的社群發颷,就在事情快要鬧得失控之際,阿強憑一個經認證的CyberKongz頭像僅僅說了一句話,立即令那批想鬧事的人噤聲,完全穩住局面。阿強的身份不止從頭像上得到證明,還有他那收藏了各種NFT的錢包,都讓人一目了然,並發揮威懾作用。擁有一些珍貴、罕見的NFT如CyberKongz或BAYC,不僅顯示你的財產,更證明你的眼光和地位。在元宇宙的世界,階級原來如此分明。

    接著他解答我的疑問,「web3的人喜歡嘲笑現實世界中有財有勢的人,尤其來自傳統金融界那些。他們擁有強烈的反叛之心,想改變世界。」

    前不久有個印尼的中學生把自己三年來近1000幅自拍照製成NFT拍賣,孰料竟賣出近百萬美元(執筆時在OpenSea平台的交易額為384個ETH),這樣巨大的成功恐怕連他本人也丈八金剛摸不著頭腦。然而這位中學生並不是「英雄」,故事的真正主角是幾個加密貨幣圈子中的年輕KOL如Arnold Poernomo等,他們在自己的Twitter平台吹捧這個可笑的主意,並從點石成金中獲得莫大滿足感:瞧,只要我們唱好,再「膠」的貨色也變炙手可熱!在元宇宙的世界,這幾位KOL就相當於現實中的華爾街大鱷,有能力把各股票價格隨心意舞高弄低。

    說著說著,咖啡涼了,我們離開置地廣場,相約下回再見。臨走前我轉身望了一眼阿強的背影,他已淹沒在中環的人潮裏,以不徐不疾的步伐遠去。此時要從人群中找出阿強很難,但如果你有機會光臨元宇宙,相信一眼就能認出他。

    ***

    本文精簡版同日見刊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

  • 《財科暗戰》之夜

    周末下午四、五點,晴空無雲,天色正藍。冬日太陽懶洋洋地照著小花園,屋主的愛貓「桃桃」拖著蓬鬆的尾巴從家裏溜出來,蹲在草地上咪著眼看這幾個陌生人。

    他們是LikeCoin創辦人高重建、全球第一位推出華語音樂NFT的陳奐仁香港加密幣influencer李奧、和加密幣交易平台Kikitrade香港區負責人Sky。桃桃並不知道,小花園即將迎來更多客人,他們活躍於香港的加密幣圈子,大部份很年輕,而且全是牠主人的新知舊雨:《財科暗戰》章濤直播室的嘉賓。

    年多前章濤告訴我他有個構思,想自己主持一個YouTube頻道,向觀眾介紹有關加密幣和區塊鏈的知識(他很欣賞比特幣「去中心化」的理念,是個早期投資者)。近年隨比特幣越來越為人認識,公眾對整個加密幣投資市場的興趣也越來越高漲,但章濤覺得,本地大部份有關加密幣的分享平台都過於投機導向,受眾亦似乎只有炒賣的興趣,大大忽略了由區塊鏈技術帶動的這一波互聯網3.0革命,將為世界帶來的顛覆性影響。

    他平時出於興趣,閱讀、瀏覽大量有關區塊鏈技術和加密幣圈子的原始材料(以英文為主),覺得將之消化、分析後,以一般人都聽得懂的語言作解釋,提升港人在這方面的知識水平,不是很好嗎?聽罷他的構思,我當然大表支持,鼓勵他為大家正本清源,孰料他立即把握這機會,以挑戰的眼神盯著問我,別光給予不費勁的口頭支持行不行,拿出行動來吧。

    就這樣,我硬著頭皮和章濤主持了首幾集「財科暗戰」。要知道我可是個徹頭徹尾的區塊鏈/加密幣技術門外漢啊,我連它們是什麼都講不清楚,最多只能充當發問的角色,和在場為真正的主持人提供一點穩定情緒的作用而已。剛開始時,章濤會把他要講的重點一一列出,提早給我看了作準備,甚至把對白都寫出來,然後我們才開始錄影。他是製作YouTube的新手,我是對區塊鏈一竅不通的菜鳥,二人面對鏡頭的失手次數,簡直可以用「罄竹難書」來形容。有時一段十來分鐘的片子要錄一、兩小時,令人十分沮喪。但不管如何,「財科暗戰」就這樣建立起來了。

    不久,累積一定經驗後,章濤不需寫稿就能暢所欲言;再之後,他可自己獨挑大樑;再再之後,他還能做直播、甚至邀請嘉賓參與訪談!不到一年時間,「財科暗戰」在YouTube上的訂戶人數,已超過他訂下的10K目標,執筆時已超越15K了。這頻道不以炒賣為噱頭,卻能吸引這麼多人訂閱,殊不容易。章濤告訴我,曾有幾個訂戶聯袂請他食飯交流,結果出席的都是有相當學識和投資經驗的人,能擁有這些高質素的支持者,令他樂滋滋。他不止一次向我說,開始「財科暗戰」是我一年來做得最好的決定。章濤一方面達到自己「普及教育」的使命,另一方面藉邀請嘉賓分享知識的緣故,結交到一群熱愛加密幣和區塊鏈技術的朋友,豈不樂哉?如今還能把分享過的知識重新整理、撰寫、結集成書,夫復何求呢。

    夜幕低垂,明月高掛,桃桃受不住小花園的熱鬧,早就躲回房間裏去了。喇叭溫柔地播放陳奐仁手機上的曲單,賓客們仍酒酣耳熟,興緻正高,不過大家都識趣地準備打道回府。不知誰召車後打趣道,人人都在爭車子,把gas fee都搶貴了;另一人接嘴道,定是我給的gas fee不夠高,要等十多分鐘呢。大家熙熙攘攘地,帶笑說著只有加密幣投資者才聽得懂的笑話⋯⋯隨大眾對加密幣和區塊鏈的認知在提升,這情景相信很快會在不同的地點重演呢。

    ***

    本文為章濤新書《財科暗戰》(2022年出版)的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