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雕欄玉砌應猶在

    我來過這裏

    它位於荃灣一幢工廈的16樓,建築面積約7000呎,本來是個倉庫。2015年,9GAG從矽谷「衣錦還鄉」後約兩年,決定在香港設立總部,看中了這個地方。他們聘用本地建築公司LAAB,花了大約200萬港幣為這裏重新裝修。

    新裝修的辦公室採用開放式工作環境、採光充沛。整整三分一面積被劃成休憩空間,舖上人造草皮,還設有有乒乓波枱、豆豆袋、足球機等,感覺寫意又有活力。我來的那天,他們在這裏設了一台投影機,巨大的屏幕顯示當時Google Analytics上、9GAG網頁的瀏覽實況。後來聽說這台投影機很快又被撤走了。真符合初創的作風。

    可是這天上午,9GAG創辦人Ray卻傳來兩張人去樓空的相片。他告訴我,9GAG已決定全面讓同事們在家工作,整個總部已告清空。從今以後,一度被本地初創視為「示範單位」的9GAG總部,便成絕響(直到他們另起爐灶lol)。

    早於去年年中,Ray已有讓同事遙距辦公的想法,但因為沒有逼切性,所以從未實行過。今年年初疫症來襲,9GAG自農曆新年後一直讓卅來個同事在家工作,幾個月下來,發現工作效果並不差,於是五位合夥人向同事們徵詢了意見後,決定坐言起行,實施永久遙距辦公。才幾天功夫,便已和業主解約、清空總部、交還單位,效率驚人。還有一些輔助同事的配套和跟進,這裏就不贅述了。

    我所認識的本地初創中,9GAG不是第一家實施全面遙距辦公的。在他們之前,LifehackOneSky便已師承美國的BasecampWordPress母公司Automattic,一早「去辦公室化」。同事們在家工作或租用共享工作間,以通訊軟件和項目管理系統時刻相連,行之有效。在香港這吋金呎土之地,遙距工作不但可省下租金,還大大縮短同事的通勤時間,且讓他們有更高自由度安排自己的工作,難怪試過的都不想走回頭路。對企業來說,節省租金固然好,更大的好處是令招聘人才更加全球化,有利聚天下兵器

    不過在當時,遙距辦公未成潮流,不論在香港或在美國也沒引起太多關注。但當新冠病毒肆虐全球、令大小企業紛紛實行遙距辦公後,早著先機的美國科企,以Twitter率先宣佈將「永久」容許員工在家工作其他如Facebook和Google等,則表示今年之內,同事都沒必要回辦公室。

    曾幾何時,9GAG總部是本地不少初創辦公室的「示範單位」。乒乓波枱、豆豆袋、有型的standing desk等,是不少初創的「指定道具」;後來還有初創以按摩椅、PlayStation、無限量供應的啤酒零食等來吸引人才加入。現在風氣改變,擁有漂亮辦公室的上班族令人羨慕,還是沒有辦公室的上班族更令人羨慕?9GAG再度「先行先試」,或能又一次掀起本地初創的潮流。

    部份相關報導:TOPick – [在家工作]9GAG全面推行WorkFromHome 解除租約全面遷出荃灣七千呎總部 (轉載)

    立場新聞 – 9GAG全面#WorkFromHome 與業主解除租約 全面遷出7000呎的總部(轉載)

    香港01 – [Home Office]9GAG推行全面遙距辦公 撤7000呎總部公司上下支持 (轉載)

    信報 – 9GAG全遙距辦公月慳20萬 回應員工要求退租7000呎總部 (跟進採訪)

    頭條日報 – 9GAG退租7000呎辦公室 讓全體員工留家工作(跟進採訪)

    相關舊文:不通勤不是夢聚天下兵器

    ***

    本文率先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見報

  • 不通勤不是夢

    上週寫了「聚天下兵器」後,一直有點惴惴不安,自覺沒把觀點和邏輯說好,原因是我把兩種近來初創企業常見的做法混在一起,講得不清楚。

    兩種做法,一種是「遙距」(remote),另一種是「外判」(outsource)。

    鼓勵「遙距」辦公的表表者是軟件公司37signals,他們打從一開始就擁抱遙距上班文化,完全不設辦公室,僅通過一系列網上工具的協助,讓來自世界各地的員工們完成任務。創辦人深信如此才能發揮程式員的最大效率,因為員工們不必浪費時間天天通勤。

    另一為遙距上班背書的初創公司是「獨角獸」Automattic,但和37signals不同的是,他們是「進化」而成遙距的。Automattic本來在三藩市有一所15,000平方呎的豪裝辦公室,但它的使用率卻奇低。創辦人見狀,果斷地將之關門大吉,省下租金,改向員工們發放津貼,讓他們自己租用喜歡的共享工作間或咖啡店工作,留在家中也行。

    Automattic創辦人的看法是這樣的:好的程式員全世界都有,憑什麼非要人家在三藩市上班不可?這兒生活指數高、交通又擠塞,不少人才因此卻步。如今不設總部,企業反而有更大彈性在全國、甚至全球招聘人才,「聚天下兵器」,何樂不為?

    我剛巧看了一篇台灣程式員的自白,作者正是一位Automattic的員工,他說遙距工作,令他有更多時間流連在自己居住的小區、留在該區消費,說不定帶動了小地方的經濟呢。他這樣說:

    開始遠端工作的理由很多:脫離通勤、想要看世界、想要在世界級的公司學習,但現在想想,最重要的只得一個:回家

    『回家』這件事最先有感受的是較為個人的層面:早上省去的通勤時間可以拿來慢跑、接小孩下課後可以帶他們去玩、太太下班後我總是在;諸如此類,更能照顧自己也更能照顧家人。就這樣家裡蹲一陣子後無聊了,就開始四處探索找有趣的地方工作,這才逐漸意識到,『回家』不單是個人,更是有社區上的意義的。

    至於初創公司的「外判」,它未必和「遙距」一起發生。像前述的37signals和Automattic,或許只有遙距,不採用外判;有些初創則採用外判,但核心員工並非遙距上班。上週提到的Fable是外判供應方的一個例子。他們接下其他初創的案子,發給不同的程式員完成,從此客戶不用費神於人事管理,當然也不必再擔心團隊被挖而不知所措。

    我認識不少初創是這類外判公司的用家,對這種合作方式讚不絕口,因為創辦人可把自己的精力從煩擾的人事管理中釋放出來,聚焦更重要的事。

    一位創辦人如發現新大陸般,形容與外判公司合作的好處:僱傭之間,可以隨時重新啟動的關係,才是最長久的關係。

    ***

    相關舊文:聚天下兵器

    相關文章:我的創業切身之痛#2:工程師被挖走了怎麼辦?
    與其擔心AI或機械人搶走自己的工作,程式員或許更應擔心自己的工作被外判商(vendors)據為己有。所以值得反思的是,究竟該一直留在大企業裏「感覺」安穩,還是該化身「個體戶」,以自由之身遊走於不同的科企?此文由Fable創辦人Paul Shih所撰,提供多一個角度給大家。

    ***

    本文同日刊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

  • 聚天下兵器

    你是一家初創公司的創辦人,產品做得有聲有色,業務發展蒸蒸日上,晉身「獨角獸」指日可待…忽然美夢驚醒:你的CTO被挖角了!而且走的不止她,團隊中一半程式員將隨她蟬過別枝。

    這教許多初創創辦人半夜驚醒的情景,天天都在上演,而且越是做出成績的團隊,越容易招惹外界垂涎。這個市場痛點,反而成了台灣寓意科技(Fable)執行長施政源(Paul Shih)的機會。

    他們專注「項目管理」(Project Management),以一套經過反覆驗證的流程與文案管理制度,有效地把一群不喜歡上班的程式員的生產力,向多家初創釋放出來。三十出頭的Paul在台灣初創界小有名氣,他說今年Fable的生意漸上軌道,全年營業額有望達到3000萬台幣。

    乍聽Paul講解其業務時,我覺得難以置信。哪有初創公司願意將產品開發,外判給沒見過面的程式員完成?豈知我少見多怪,沒有程式員上班的初創已漸成趨勢。

    當中的表表者為軟件公司37signals。他們從一開始便鼓勵「遙距」文化,還為此著書立說,力抗大企業的「朝九晚五」鐵律。更著名的例子是WordPress母公司Automattic,他們在六月宣佈關閉位於三藩市那超過15000平方呎的堂皇辦公室,因為自啟用以來,這裏每天只接待三五位員工上班,太不划算。市值達「獨角獸」級的Automattic共有600多位員工散居全球各地,在本地的共享工作間、咖啡室或家中工作。

    一位經歷過團隊被搗散的初創創辦人,向我一語道破員工遙距工作、或與專案公司合作的最大好處:招聘人才不再局限於香港。

    如今他們的案子,可以由矽谷精英、東歐團隊或印度天才完成,真正聚天下兵器。
    ***

    本文10月27日刊登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