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郁吓有錢賺

    Keith向有跑步習慣,但他最近在社交媒體上張貼有關跑步的帖子,卻和以往的不一樣。

    (相關舊文:創業行者

    Keith Li Facebook動態截圖

    圖片是一隻色彩斑斕的波鞋,配幾個奇特的符號和數字。Keith寫道:

    「今日終於儲夠2 Energy,夠我跑十分鐘,收返4.59 GST,兌美金現價 $5.06 X 4.59 = $23.22,大概港幣$180。」

    驟看令人丈八摸不著頭腦,但知情的一看就懂,原來Keith是在參與目前web3最炙手可熱的項目、一個帶起「Move to Earn」(邊運動邊賺錢)潮流的玩意,STEPN

    被名人們炒得火熱的NFT(Non-fungible Tokens),其中一個為人垢病之處,是缺乏應用場景,NFT擁有者被譏為花鉅款買一個不怎麼樣的JPEG檔案,除高價轉售圖利外別無他用。STEPN得以迅速走紅,正因為替NFT找到一個非常好的應用。

    Keith在社交平台上展示的那隻「波鞋」,其實是一個NFT。按自己的運動偏好購入此NFT後,用家才可啟動應用程式,「動著賺錢」。「錢」以STEPN發行的代幣GST發給用家,用家隨後可在加密幣的交易平台上把GST換成和美元掛鈎的穩定幣USDC,變相套現。像Keith便在其社交平台上提到,他這天跑了十分鐘,賺下4.59GST,當時每GST相當於5.06USDC,即共23.22美元,約值港幣$180。

    很有吸引力吧?但注意,想「郁吓有錢賺」,必先跨過一個不低的門檻,那就是以最低12.95SOL行文時SOL約值101美元,即總值逾1300美元)的價格,像Keith那樣購入一隻「波鞋」NFT,才能參與遊戲。不同的「波鞋」NFT有不同的「效能」,可賺的GST便有高低之分;而擁有超過一隻「波鞋」者,回報更可觀。說時遲那時快,Keith如今已買了第二隻「效能」更好的「波鞋」,他現在跑步賺的GST便成了之前的一倍。

    「窮L」哪有錢?沒問題,想無本生利者,可以玩一個類似的遊戲,本地Game-Fi開發團隊OliveX新鮮發行的「The Dustland」。OliveX的CEO也叫Keith,他從web2.0走到web3,累積大量和「運動遊戲化」相關的經驗,而且對科技潮流亦步亦趨。最近數月,Keith忙得不可開交,因為必須把握STEPN帶動的move2earn巨浪,儘快趁勢推出The Dustland。和STEPN不同之處是,玩家下載應用程式後可直接上線邊跑邊賺,而所獲「酬勞」也是他們自家發行的代幣DOSE。

    (相關舊文:有關Keith Rumjahn的文章

    因為OliveX和深具「元宇宙」概念的公司Animoca Brands為策略夥伴,而後者與其他主要元宇宙玩家包括Sandbox、Bored Ape Yacht Club、 OpenSea等關係密切,令The Dustland和DOSE的發展引人遐想。三月底DOSE的價格忽然暴升三四倍,不知是否與此有關。

    其實Keith幾年前就想買下一家設於英國的初創叫Six to Start,他們旗下的「沉浸式」(immersive)遊戲Zombies, Run!非常受歡迎,玩家被設定為廢墟中的主角,必須奔跑以逃避殭屍襲擊,寓運動於娛樂。該遊戲由2012年推出至今,每年均有嶄新劇情推進,保持新鮮感。去年OliveX終籌得665萬美元將Six to Start羅致下來,並正好把Zombies, Run!的元素加入The Dustland中,使之比STEPN的玩法更豐富。

    不論STEPN或The Dustland,它們在整個web3發展中最重要的貢獻,是把一些web3圈子以外的人,如遊戲玩家、跑手等,帶進web3之中,進一步拓寬web3的市場。再加上DOSE或GST的利誘,元宇宙的熱度看來將進一步升溫。

    (相關舊文:歡迎光臨元宇宙

    ***

    本文分上下兩集,於上周五及今天見刊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

  • 拒絕十億美元的誘惑

    正在看由兩位《紐約時報》記者發表的新書叫An Ugly Truth,揭發Facebook多年來如何靠「販賣」用戶私隱賺大錢。作者們不愧是講故事的能手,有些情節雖然耳熟能詳,但如看編年史般由頭到尾讀一遍,仍然覺得精采。

    美國「IT狗」劇集《Silicon Valley》第一集就出現小高潮:主角Richard Hendricks的產品Piped Piper才面世不久,就獲著名風投與科技巨擘同時看中,而後者為奪心頭好,不惜出價一千萬美元。主角從未試過面對千萬美元的誘惑,如何承受得住?最終他拒絕了,但此後每遇難關均後悔不已,劇集亦因這千萬美元的反差而笑料百出。而在現實中的矽谷,主角Mark Zuckerberg曾面對的誘惑,比這還大100倍。

    (相關舊文:創業煲劇指南

    真實的情節是這樣的:2004年春天,第一代Facebook(Thefacebook)面世,大受早期用家歡迎,並於那年八月得到Peter Thiel佔股10%的50萬美元投資。一年後,Mark Zuckerberg獲引薦與《華盛頓郵報》第三代繼承人兼主席Donald Graham會面,對方很欣賞他,開價600萬美元欲購10%股份,比Peter Thiel的出價高了12倍。交易還未落實,風聲已不逕而走,引來不少科技公司與風投競相出價,其中一家的出價比《郵報》高一倍多,但那未算最誇張;出手最高者是當時得令的Yahoo,對方開價十億美元全購Facebook的股份,時為2006年六月。

    要知道那時的Facebook只是面世才兩年的初創,又未有盈利,居然有人出價肯十億美元收購,那是何等的誘惑,而當時Mark才22歲。Facebook的員工、董事、Mark的顧問等,大都支持他接受Yahoo的交易。十億美元的誘惑逼Mark Zuckerberg認真審視自己的人生目標,他在一個月後終於作出決定:他根本不知道該如何花那麼多錢,到時最大的可能性,是重新建立另一個版本的Facebook。把眼前的產品做好,才是他真正的目標。認清這點後,他拒絕了十億美元的誘惑。

    如今寫來如同傳奇,但在當時,Mark Zuckerberg拒絕Yahoo收購後,面對的壓力極大,他整個管理層都因此離他而去(哪個打工的能抗拒十億美元的誘惑?僅僅百分之一都足以使人晉身千萬富翁之列啊),令他陷入人生中第一個低潮。以此對照《Silicon Valley》,可見劇情一點都不誇張。

    (相關舊文:一夕暴富的IT少女

    但世事發展往往出人意料。Mark Zuckerberg向十億美元說不一事,令他在矽谷聲名大噪,反而吸引不少力爭上游的微軟、雅虎、谷歌等員工改投Facebook麾下。一個敢向十億美元說不的領導者,志向肯定不容小覷,程式員最佩服的就是這種人。

    一個創業者什麼時候想放棄、什麼時候會堅持下去,最好的考驗就是在面對賣盤的一刻。Mark Zuckerberg才22歲就克服了十億美元的誘惑,這幾乎預示了他將來面對的考驗必將更嚴峻(不日待續)。

    ***

    本文分上下兩集,於上周五及今日見刊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

  • 普京與Facebook的恩怨情仇

    俄烏戰事持續,在戰雲密布的愁雲中出現一則消息,教我忍俊不禁:Facebook短暫變更審查設定,容許用戶在平台上以暴力語言宣泄對俄國及俄軍之不滿,包括「叫普京去死」

    說是容許百花齊放,但Facebook向有審查用戶在平台上留言的政策,這不算新鮮事。然而特別針對俄羅斯而「自搬龍門」的做法,則無法不令我聯想起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俄國情報系統利用包括Facebook在內的社交平台操縱選民情緒、左右大局的指控。Facebook對俄羅斯的差別處理,感覺有一絲報復的味道。

    (相關舊文:得Facebook得天下推翻全局的少數撼動江山的武器

    2016年12月9日清早,包括Mark Zuckerberg與Sheryl Sandberg在內的Facebook高層聚首一堂,聽取其首席保安主任(Chief Security Officer)Alex Stamos的簡報。Alex Stamos在矽谷的黑客圈子赫赫有名,他35歲就賣掉自己創立的保安顧問公司,先後加入科技巨企Yahoo和Facebook,在捍衛用戶私隱方面態度堅定,是能力和操守都得到行內敬重的人物。期間Mark Zuckerberg忍不住爆粗:「操,我們怎會一無所知?」(”Oh fuck, how did we miss this?”)

    他表示一無所知的,是聽命於普京的俄羅斯黑客,利用Facebook平台上大規模地操縱美國總統大選的民意。Stamos向高層匯報,其保安團隊發現俄方假扮成美國人,在Facebook上建立大量專頁,並利用這些專頁來散佈不利民主黨選情的消息,包括假新聞。越接近大選日,這些分化美國人的真假消息在Facebook上越頻密地出現,如一場「完美風暴」。而令人又愛又恨的地方是,懷疑由俄方操弄的專頁為增加讀者觸及率,向Facebook購買了不少廣告,對Facebook的營收有所貢獻。可惜當時Facebook並無採取行動,Stamos較早的匯報,亦似乎未能及時引起高層的重視。

    (資料來源:An Ugly Truth

    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最終由特朗普「爆冷」勝出。大選塵埃落定後,有關選舉被操弄的消息卻仍縈繞不散,導致兩年後Mark Zuckerberg親往國會面對議員質詢、2019年Facebook被罰巨款等。其實事件中被利用的社交平台不止Facebook,但Facebook無疑是輿論最關注的目標,也最受公眾鞭韃。俄羅斯干預美國總統大選一事,甚至可以說是令Facebook今天決定更改軌道,由社交平台轉戰元宇宙的間接遠因。可見Facebook與普京之間,早就結下樑子,只是Facebook要等到今日,才找到「回敬」對方的機會。

    (相關舊文:臉書教主的國會騷50億美元罰款,超值

    這邊廂Facebook容許用戶針對俄羅斯的仇恨言論,那邊廂俄國亦擬採取行動,將Facebook定為「極端組織」;真是「冤冤相報何時了」。換個角度看,敢和普京「算帳」的巨企畢竟為數不多,國家也未必有這樣的底氣,這可以說是Facebook實力雄厚的一個證明啊。

    ***

    本文同日見刊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