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玩具

    最近添置了一件「新玩具」,蘋果公司的最新智能手錶Apple Watch SE,一用就愛上。

    蘋果真是銷售高手,光是選購此環節已是樂事一樁:先挑型號、再選錶殼顏色、最後配上錶帶。錶帶又分不同顏色與質料,好配襯不同場合與衣著,結果我挑了一款金屬錶帶配合上班衣著(如圖)後,又額外買一條做運動時用。挑好才幾天,新貨就直接送到家裏來。這麼流暢的購物體驗,難怪蘋果的營運在疫下仍穩如磐石,即使全球多處封城、店舖關門,其今年首九個月的收入與純利,仍較去年同期佳。

    我是蘋果的資深用家,又註冊了Apple ID,所以啟動手錶的過程很快捷,而它的功能和設計也一如其他蘋果產品,十分便利用家(user friendly),容易上手。當初想出做手錶這一智能裝置的人真是天才,原來一戴上真的不想脫下。我認為Apple Watch主要滿足兩大需求:保健、戴在身上的iPhone。

    Apple Watch很令人「上癮」,因為它無時無刻在為用家提供反饋(feedback),比如說心跳:靜態的心跳、運動的心跳、睡眠的心跳,教你任何時候都有查看的理由,連睡覺都不想脫掉它。對越來越注重健康的城市人來說,這比秒秒鐘盯住股票價格上落更使人上癮。而且它還有許多設計上的小詭計,像估算每天消耗的能量、走路的距離、自動紀錄跑步、極方便的計時功能等,對有運動習慣的人來說,Apple Watch具有鞏固與鼓勵之效。難怪蘋果正大舉推銷其保健計劃

    說它是戴在身上的iPhone,因為Apple Watch連接了許多智能手機的功能,如收發訊息和來電、播放音樂、甚至支付等,方便得幾乎只戴一塊錶就可以出門去。但我不算日理萬機的成功人士,又受Netflix紀錄片《願者上網》的影響,所以關閉了大部份提醒(notification)功能,減少干擾。

    以上是從消費者角度看蘋果銷售和產品的成功,而我更想畫蛇添足用「觀察者」的角度,寫一個隱憂和一個啟示。

    我認為蘋果帝國真正成功之處,不止品牌和直接銷售,更是以多種設計簡潔、而功能互通互補的產品,填滿用家生活。於是它不光在產品銷售上賺錢,更透過這些產品收集大量用家訊息,充實蘋果的數據庫(毫無疑問,蘋果將比我更了解我的健康和習慣)。終有一天,蘋果擁有的數據價值將極高。如何妥善保護及保障用戶的個人私隱,是它持續經營的重點。假如有一天,蘋果被發現出賣收集所得訊息,它用心經營的帝國可能迅速崩塌。上次文章提到新加坡政府鼓勵國民配戴Apple Watch促進健康,就有不少人質疑政府可能暗地裏藉此收集國民私隱,用於監控。在各大科企中,蘋果捍衛用戶私隱的形像較佳,希望它表裏如一。

    至於啟示,對創業者來說,建立長青基業的方法之一,是緊隨帝國而生。本地初創Casetify做個人化手機殼起家,它的創辦人很早就認定這點,隨蘋果橫向發展,推出多種配件:錶帶、各種產品的保護殼、甚至充電墊等;還有如伯恩光學創辦人、香港的「玻璃大王」楊建文,據說亦因為教主喬布斯一個決定而風生水起。如果統計整理一下,相信不少中外上市公司,都和蘋果的價值鏈直接相關。

    蘋果既成龐大帝國,並仍在擴張中,你作為創業者,可以提供什麼產品或服務令自己的業務隨帝國伸延?

    相關舊文:政府送你Apple Watch玻璃大王與喬布斯

    ***

    本文精簡版率先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見報

  • 搵工跳槽捷徑?

    認識不少科技界朋友,對去留問題已去到不是考慮,而是行動的階段。科技企業雲集的矽谷,雖曰「灣區不易居」,但也是個熱門選擇。欲留在當地,首務是找到一份好工作,但有志闖進矽谷的,都自詡有一技之長,如何才能突圍而出?

    我想起最近冒起的一個網站叫Rooftop Slushie。話說科網公司一向求才若渴,其中不少大企業有舉薦制度,歡迎現任員工向公司推薦自己認識的優秀校友、朋友,壯大人才庫,增加本身的競爭優勢。不論對企業或員工,這都是個雙贏的方法,令人才和職位空缺的配對更有效率,所以深受歡迎,也行之有效。沒料到被「開發」成一門生意。

    Rooftop Slushie的創辦人們本來經營一個叫Blind的匿名論壇,吸引不少科技公司從業員來這兒來吐槽。隨論壇越做越大,網友們開始利用它的「雜項」(Misc.)功能,以小量報酬答謝為他們提供面試貼士甚至引薦工作的人。論壇負責人發現這是一門有潛力的生意,遂將這功能抽出來發揚光大,那就是Rooftop Slushie。

    我看了一篇報導,據指自去年以來,Rooftop Slushie已成功配對了11,000個引薦交易:求職者列出自己心儀的企業,「賣家」若成功為其作出引薦,即可獲20到50美元報酬,而平台從中抽取15-30%佣金。一如所料,最令求職著垂涎的企業,來自Facebook和Google。

    Rooftop Slushie的出現,令科技公司的舉薦制度有所變質。本來這是個「信任」制度:大企業信任自己的員工、在職員工又信任某自己認識的求職者,遂成配對;但當這變得商業化後,大企業僱員或為賺外快而引薦自己並不認識的人,原本的信任制度就打了折扣。無怪乎一些人力資源專家和大企業的人事部,直指Rooftop Slushie提供的服務,和賄賂無疑;Rooftop Slushie則反駁,只要使人才得到其應得的歸屬,誰管得了他怎麼得到工作?

    不知你對此有何看法,我覺得這是科技顛覆社會制度的一個典型例子。只要科技不斷進步、令人與人之間的連結更有效,類似的爭議將持續出現、自我調整,直到新的做法被接受。如果你對「明買明賣」感到猶疑,我向大家推薦這個:「矽谷港人論壇」

    我有一位年輕網友叫Ethan,他在美國東岸讀完大學後,往矽谷發展,目前正在一家挺出名的科技公司任軟件工程師。Ethan和幾位「矽谷港人」不時以廣東話舉行聯誼活動,希望在生活或工作機會上為港人提供更多支援。我上月參加了他們一個網上活動,感覺他們是優秀熱情的年輕人。如果你也想打進當地港人圈子,不妨從裏開始(利申:我並沒有接受任何贊助啊)。

    ***

    本文精簡版率先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見報

  • 北漂港人來郵

    我有一位網友「小純潔」,2013年離開香港到北京發展事業。他本來是建築工程師,卻心儀互聯網,在北京報讀一些增值課程後,轉型成為科技企業的產品經理,並留在北京,正式成為一位「北漂港人」。

    最近「小純潔」看了我寫「樊登讀書」的文章勾起興趣,來郵告訴我一些想法,我認為他的分析甚好,徵得其同意後,下面引述部份內容,大家不妨集思廣益:

    “我也試試回答文章的問題:廣東話版樊登讀書,服務海內外香港人,會否有市場?

    剛查了一下,全球(包括廣東、廣西、大馬等)使用廣東話約1.2億人。如果只包含海內外香港人,市場容量可能有點小,但是包含所有會說廣東話的人群,也許可以考慮一下。

    與此同時,我有一個可謂逆向的思路:就是做一個APP,將港版書推到內地
    我簡單推演一下,《微信讀書》有億萬級別用戶量,《得到》有千萬級別用戶量。《港版書APP》(暫稱)、一個細分領域的微信讀書,或許能達到百萬級別用戶量。如果能做出一個百萬級別用戶量的APP,引起騰訊(閱文集團)、得到的注意,收歸旗下,也是相當理想的。

    我在北京待了快7年,眼見港式美食、音樂、電影、劇集等,都是有市場的。
    同樣,在港版書中,財經、商管(包括startup)、健康、美容、小說、教育、育兒、旅遊、飲食、藝術文化等(敏感題材除外),都有很多優質內容,相信在內地也是有市場的。

    優質內容永遠稀缺,只要是好的內容,不論是來自外國、日韓、中港,都會有市場,只是未有人以高效的方式,向龐大的內地市場提供相關的產品或服務。

    如果坊間真有這樣的APP,我一定會年年訂閱。在香港我未必如此,因為公共圖書館的藏書量相當充足,但是在內地就不一樣了。”

    「小純潔」提到,香港不少書藉在內地很受歡迎,比如說和初創有關的,我剛好有親身經歷驗證此說:

    2015年我上一本書《創業大時代》出版時,第一位告訴我買下此書的人,就是一位內地科技雜誌的總編輯,他碰巧到數碼港參加座談會,一到步便去買書、一買下便在座談會上引用,還道從來不知道9GAG是香港人做的!而我當天正好在數碼港參與此座談會,碰上這幕,實在湊巧。

    港版書內銷、或深耕廣東話市場的讀書App,如果成事,大家將來會捧場嗎?

    ***

    本文精簡版在《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率先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