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要浪費彈藥

    兩個90後少女J和K,大學畢業後合夥創業。產品是「半客製化」胸圍,讓客人先作3D掃描,得到準確的量身尺寸後,再通過她們的平台訂製內衣。大約三週後,客人就可以收到仿如度身訂製的合身胸圍了。

    我問她們為什麼想做這產品。J答,身邊的女生都很喜歡網購成衣,卻很少網購內衣,因為未試過,擔心買到不合身的。K修讀內衣設計,發現很多女生對自己最貼身的衣物了解有限,在她們未推出3D掃描前,曾容許客人自己量身,然後到網頁輸入尺寸訂製內衣,竟有人「量錯十多厘米!」教她瞠目結舌。二姝想藉這個產品,助女生找到最舒適合身的胸圍。

    她倆在學期間已得到大學的創業基金支持,投身這個項目近四年,但生意增長緩慢。小妮子們曾花過一點錢在社交媒體上賣廣告,可是吸納每個新顧客的成本(customer acquisition cost)竟達數百元,根本無利可圖。她們通過朋友找上我,想看看有沒有法子幫她們增加推廣的效果。

    我一邊細細品嚐Lady M的伯爵茶千層蛋糕,一邊聽兩位女生你一言我一語地描述,聽完後我輕輕搖頭,微笑著給她們說:「別浪費彈藥做推廣了,你們還未找到product / market fit。」

    小妮子們看來大惑不解,我扮哂old seafood地向她們解釋:「找到product / market fit好比開車走上高速公路,條路順哂,一加油加速(市場推廣),可望很快到達目的地(產品銷售成功)。未找到product / market fit前就加速,有如在小路上盲頭烏蠅般橫衝直撞,還不傷亡慘重嗎?」

    她倆似乎不抗拒這些不負責任的意見,於是我繼續口若懸河地噴口水。我說,你們找到一個龐大的市場,即少女的網購市場,挑得好;此外,你們也找到市場的痛點,就是女生買不到合身內衣的煩惱,也不錯。可是你們提供的產品,卻不能徹底解決這個市場的問題:可供客製的配套有限、產品欠突破,所以無法令生意做大。

    我說認識另一家本地初創,針對的也是網購成衣不合身的問題,方案亦抱括一台3D身體掃描機。但這家初創的產品與兩位少女的頗不同:客戶量身後會得到一個3D「替身」(avatar),並可與多家品牌的網購平台對接。客戶利用「替身」,就可放心地「試穿」平台上成千上萬的衣服,體驗暢順之餘,還可減少買錯衫的機會,初創則從中抽佣。我覺得這家初創的product / market fit比較好,生意大幅增長(scale up)的機會也更高。

    少女聽完後若有所思,我接著有會要開,只好與她們怱怱告別。轉身時我心想,這產品頗有噱頭,加上由兩位少女主理,略為包裝一下,不難吸引媒體報導,拍照拍片也好看。可是我竟著她們「不要浪費彈藥」,這不是和自己的生意過不去嗎?看來我要檢討自己的product / market fit了。

    相關舊文:

    珍奶販賣機
    關於創業,只須做對一件事

    ***

    本文精簡版同日見報:《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

  • 寫推理小說成名的程式員

    上月弟弟從書展回來,丟下一句話:「倪匡說香港作家陳浩基的推理小說,比東野圭吾的還好看!」

    好睇過東野圭吾?很難吧。我是東野的忠粉,家裏的小說,除少女時代開始看的亦舒、全套金庸外,以東野的最多;他的《嫌疑犯X的獻身》,我認為是世界級推理經典;他大部份書我都看過,本本有驚喜,每每「情理之中,意料之外」。而且東野對自己要求很高,不但寫得多寫得密,還力求不重覆,常創作新鮮類型自我挑戰…(下刪8000字)推理小說寫得比東野圭吾還好看、且是香港作者、而我竟然聞所未聞?真令人汗顏,立馬找陳浩基最著名的作品《13.67》來看。

    小說之中,我認為推理小說最難寫。我常想像,一個好的推理小說家,除打開Word寫作外,還有一個Excel,寫下如數學程式的每一條線索,務必在小說完結前,像解開數學程式那樣將它們工整地逐一對好,否則便無法自圓其說。前面說東野圭吾的小說好看,因為他的故事有的結構很複雜,感覺是若這樣發展下去,那即使某道數學程式解對了,卻成為下一道的死結,會自相矛盾。故此要一次過以絕妙的答案解開連串數學題,難度極高。一旦作家成功解題,我們無不拍案叫絕。

    那陳浩基最聲名大噪的作品《13.67》又如何?這本書共六個中篇,每篇獨立成章,而主角神探關振鐸和他身邊的一些人物,則貫穿全書。「13」是指2013年,「67」則為1967年,每個故事,都發生在一個獨特的年份:2013年、2003年、1997年、1989年、1977年、1967年。看到這些數字,香港讀者大概能猜到,陳浩基的野心不止寫出一系列精采的推理小說,他還想借大時代的背景,來勾劃香港社會面貌之變遷。

    我看完第一篇(《黑與白之間的真實》)後覺得還不錯,但有點故弄玄虛(真是很難討好的讀者啊);第二篇《囚徒道義》講牽涉女明星謀殺案的黑幫雙雄對決,有些出人意表;到第三篇《最長的一日》,幾條仿似互不相關的情節同時展開(旺角女人街「鏹水彈」、中環嘉咸街意外、悍匪越獄),中段毫無頭緒,到解謎的一刻…嘩,真係好勁!我對陳浩基靈巧的心思感到嘆為觀止。此後三篇我越看越快,直到最後一個故事的最後一句,忍不住站起來深呼吸幾次以平復情緒。難怪封底語寫道:「讀到最後一頁,更是拍案叫絕,忍不住翻到第一個故事再讀一次!」

    我服了。陳浩基肯定是我看過最好的香港推理小說家。他的Excel大概有好多道複雜的數學題,而他沒有遺忘任何一道。這本《13.67》更是被文壇公認的佳作:先於2015年台北國際書展奪得大獎(是首位獲此殊榮的香港作家)、復登2017年度日本「週刊文春推理Best 10(海外部門)」及「本格推理Best 10(海外部門)」兩大推理排行榜冠軍小說(日本作品連奪兩獎的也極少,《嫌疑犯X的獻身》乃其一),還賣出了英、美、法、加、日、韓得版權。陳浩基成功以香港作家身份,打進了國際市場,小說還被導演王家衛買下電影版權。

    我上網查看陳浩基的背景,才知他畢業自中大計算機科學系,在三十歲那年決心辭工全職寫作前,是一名程式員。在一個電視訪問中,陳浩基說,寫程式正正需要推理的思維,每完成一個程式後發現bug,必須如偵探般層層推敲,把bug揪出來並解決掉。

    程式員的訓練,不但是投身科網創業的基礎,更是成為推理小說家的優勢。對陳浩基來說,兒時酷愛推理小說是興趣,投身社會成為程式員是技能。某年某刻,靈光一閃,興趣和技能如被電流同時擊活,瞬間開闢出新天地,誕生一位超群卓越的推理小說家。這是讀者的福氣,也是香港人之光。

    *相片取自《立場新聞》

    ***

    本文分上下兩篇,分別於8月30日及9月6日見報:《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

  • 創業小情侶

    「天下第一幫幫主」、Green Tomato的Sunny一天興沖沖地說,要介紹一對創業小情侶給我認識,因十分討人喜歡。那是Joey和Audrey,弄了一個新聞網站叫Journesis,冀讓讀者直接追隨喜歡的記者,且廣告收入還讓記者分成。

    網站面世月餘,獲八十多位記者加入,還賺到一點廣告收入。他們每月支出有限,相信可營運一段時間。27歲的Joey本是對沖基金分析員,三年前認識了曾任電視主播的女友Audrey後才開始接觸傳媒行業,知道女友對前景感到迷茫,遂想出這個新方向,還辭工創業,陪她一試。

    Sunny欣賞他的決心。Joey不但辭去高薪厚祿,還重新學programming,放手一搏。他自信擁有專業資格,即使一年半載後再找工作,代價也有限。Audrey嬌滴滴地說,創業之前,我們拍拖三年來可從沒吵過一次架呢。這對璧人真可愛。

    說來真巧,我也認識另一對創業小情侶,27歲的家明與玫瑰(化名),創出一個網站叫StealJobs.com,專攻廿多歲的職場資訊,做得有聲有色。

     

    去年年中,玫瑰來找我,問可否轉載我一篇文章「如何成為1%打工精英」,因為覺得很適合他們的讀者。當時SJ面世已一年,我剛巧接觸過他們一些文章,因主題鮮明,留下不錯的印象:一部份是匿名讀者「報料」,分享所屬職業的薪酬、前景、公司文化等,類似外國網站Glassdoor;另一部份是有關職場的分享,實用與抒懷俱備,頗受歡迎,像那篇「25歲才明白的10個人生無奈」,一年來累積分享兩萬多次;「麥明詩是如何煉成的」刊出後,麥媽媽還親自回應呢。

    後來見面認識了我才知道,SJ大部份文章,是家明一個人包攬的。他和玫瑰都是在中環上班的精英一族,但家明自大學時期起,一直在搞網站。2011年以來,他做過外語學習、新聞評論、圖片分享、寵物用品、時裝…等十個網站。每一次有了搞網的點子,他都興奮得徹夜難眠、覺得有機會改變世界,但沒有一次做出足夠好的成績,漸漸連朋友也不再對他有信心,只有女友仍不離不棄。

    SJ是他第十個網站。一度家明也以為這將是另一次失敗,但他不甘心放棄,即使沒有人看,他也努力地寫「潮文」,不久竟做出成績來,這次是朋友反過來向他推薦網站。如今他們每天都收到職場新鮮人的「報料」和投稿,網站每月600,000多瀏覽、130,000多訪客、FB專頁有17,000多人追隨,而且有銀行等廣告客戶主動接觸他們,正好幫補伺服器的開支。

    SJ以「九十後上位攻略」作定位,家明與玫瑰透過他們每天在中環出入的觀察,寫廿多歲年輕精英的眾生相,又真又傳神。我在27歲那年,也會懷疑工作的前景、受不了委屈、無法理解上司的決定…同時急於上位,要比同輩更快做出成績來。這種心態,正合SJ的文章風格,當時若有這個網站,我也想看。

    如今家明與玫瑰面對的一個兩難,是要不要全職做SJ。作為中環精英,他們按部就班,終會上位;但若投身科網創業,卻是大起大落、過了一關又一關的歷程。我欣賞他倆的熱忱,鼓勵他們繼續嘗試直到盡頭,畢竟27歲不嘗試,37歲更不會試,到時何必後悔。

    ***

    本文9月23日刊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此為加長版